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86章 生命的本质
    我在接到赵曼筠电话后,心中升起了一股悲凉之情。

    蓉蓉是我的表妹,虽然与我素未谋面,但我们身上却留着相同的诅咒,血缘与诅咒将我与她紧紧的联系在了一起。

    这里的事情只能暂且放在一边,我将尚俊杰和海明瑞留在了这里。

    他们经过了风筝的培训,对付这些人肯定是手到擒来,但我明确的告诉他们不要将风筝牵扯进来。

    我现在与风筝的关系,更多是一种合作,而不是从属。七雄是我的,不是风筝。

    离开了这里后,我打车来到了那家医院。

    一进病房,我就见到了孔灵灵和赵曼筠,在他们旁边的病床上,躺着一个姑娘,应该就是蓉蓉。

    在见到蓉蓉的一刹那,我就感觉到了一种血脉相容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是与生俱来的。

    它的联系,似乎超越了精神,但我却说不出这种联系是靠什么传递的。

    蓉蓉躺在病床上,面色非常的苍白。她身材矮小,骨骼瘦弱,除了一对带着灵气的双眼外,整个活脱脱的现代版小萝卜头。

    我看着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蓉蓉,就如同看到了另一个自己。

    要是没有我爷爷的坚持和欧阳菘瑞的阳气,我估计也会和蓉蓉一样躺在病床上。

    我和赵曼筠她们打了一个招呼后,就走到了蓉蓉的床边。

    蓉蓉长的很漂亮,眼睛很有灵气,脸上的轮廓与小姨是长的是一模一样。

    “你就是齐成哥哥?”小家伙一脸正色的说道。

    “嗯。”我轻轻的握住了她的手。

    “你真健康,胳膊上的肉真大。”蓉蓉一脸艳羡的说道。

    “你也会好起来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的胳膊和我的一样粗。”我缓缓的说道。

    当我说完这句话后,背后就传来了一哭泣的声音。

    回头望去,只见赵曼筠已经泣不成声了,她与孔灵灵已经哭成了一团。

    “哥哥,我已经被下了病危通知书,估计还能再活3个多月,而且胳膊太粗会嫁不出去哦!”

    “只能再活三个月?”

    我眉头一皱,虽然只见过一面,但我对蓉蓉已经有了很大的好感。

    而且她能自己将自己的死期如此平缓的说出来,这得需要承受多大痛苦的心灵才能如此平静。

    我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孔灵灵和赵曼筠。

    “小姨,这是怎么回事?前几天您为何没和我说?”我来的时候,虽然已经知道蓉蓉的病情刻不容缓,但却没想到会如此紧急。

    “哎!”赵曼筠哀叹一声。

    “齐成,这事我来和你说吧,我妹妹的身体一直不好。自从12岁之后就连下地都成了困难。这样的病危通知书,其实已经下了好多次了,每次都会在最危险的关头挺过去。不过这次却没有那么幸运了,这里的医生已经救不了她了,如果没有奇迹,我妹妹就真的不行了。”孔灵灵哭泣道。

    “你害怕吗?”我好奇的问道。

    “不!我已经习惯了。”蓉蓉表现的非常淡定。“从小到大,我的身体就是家里的负担。”

    “不,不是的。”赵曼筠连忙说道。

    蓉蓉似乎习惯了这样的对白,她没有回答赵曼筠,而是一直看着我。

    “齐成哥哥,你刚刚是打架吧。”蓉蓉淡淡的说道。

    我眉头一皱,疑惑的看向了蓉蓉。“为什么要这么说?”

    “你的衣角有着些许的血迹,且瞳孔放大,这是你有过激烈运动的征兆。你的肌肉虽然已经松弛,但筋脉却是隆起,血液流动依旧迅速。这说明你刚刚经历的事情对你依旧有些很深的影响,综合考虑,你刚刚一定打过架。不过。”

    蓉蓉说到这里,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不过什么?”

    我轻轻一笑,对对于这个妹妹,我的心里涌起了一股好奇之心。

    “不过,你经历的应该不是普通的打架,你身上有淡淡的血腥气。配合你的特征,你应该是杀了人。”蓉蓉大有深意的看着我。

    我淡淡一笑,没想到我的这个妹妹居然如此的聪慧,这么一小会就能看出这么多。

    “小成,你真的杀人了?”赵曼筠紧张的看着我。

    我淡淡的一笑,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微笑的看着蓉蓉。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看书啊!书里有很多这样知识的。”蓉蓉理所当然的说道。

    从我进来到现在,也只有这句话是她这个年纪的人应该说的。

    “你杀人了?”

    这次说话的是孔灵灵,她一脸纠结的看着我,在抓我与不抓我之间挣扎着。

    “我没有。”我淡淡的说道。

    我刚说完这话,孔灵灵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

    赵曼筠大有深意的看着我,她可不比孔灵灵。从她的眼神中我就可以看出,她已经知道了真相。

    蓉蓉也是笑眯眯的看着我,这对母女果然够聪明。

    “小成,你和我来一下。”赵曼筠有些严肃的说道。

    我点了点头,便跟着赵曼筠出了病房。在找了一个毗邻的地方后,赵曼筠满怀忧愁的看着我。

    “小成,齐家的本事,你学了多少?”赵曼筠一脸期许的看着我。

    “您想做什么?”

    我眉头一皱,赵曼筠这话有很深的涵义啊。我齐家的老本行就是倒斗,难道赵曼筠也想学我爷爷,从墓中找到一块太岁,延续蓉蓉的生命。

    “我准备去一趟新疆,当年你妈妈曾在失踪前给我留了一段信息。信中提到了罗布泊,说哪里有着能够治疗你们诅咒方法。”赵曼筠缓缓的说道。

    “罗布泊?”

    我眉头微微一皱,看来这罗布泊就是我去新疆的目的地了。

    风筝肯定也是想让我去罗布泊的,那里是我父母失踪的地方,肯定是藏着一个大秘密。

    “小姨。您知道罗布泊哪里有什么秘密吗?”我郑重的说道。

    “知道一些,我专门调查了那个地方二十年,所有的资料都显示,罗布泊中藏着生命的本质。”赵曼筠道。

    “生命的本质?”我不置信的说道,到底是什么,才能被称为生命的本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