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94章 出发(三)
    “这三大山脉,怎么个特殊法?”冯晓苓黛眉一皱,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情。

    我看着这几处山脉,微微的一笑。

    昆仑山脉号称是华夏龙脉之祖,我齐家对昆仑山的描述也极为的多。其中去过昆仑山的更是有数位。

    根据隐龙经中的叙述,这昆仑山脉虽然是显露在外的真实山体,但它的地理方位却暗合阴阳五行之术,山峰行距颇有道家布阵的痕迹。

    我齐家祖传的寻龙摸金,乃是传自伏羲十六卦,与后来的文王八卦不一样,所以能够看出这昆仑山的不同。

    而如果要是学习了文王八卦的人过来,一般是看不出这昆仑地势的。

    按我齐家先祖的说法,这昆仑山本就是一个汇聚天地精气的地方,在这山肯定有一处范围极大的吉穴。

    但这种吉穴,因为太过庞大,已经不适合人住在里面了。它的福泽已经超过了人体所能承受的极限,如果强行住在这里面,那只会给家里带来祸乱。

    所以,敢用这处吉穴的也只有神了。

    至于天山和阿尔金山,我相对知道的少了一些。它们的名号并不亚于昆仑山,但在隐龙经中却没有详细的记载,只是在提到昆仑山时,将这两座山脉写了进去,并且将这三座山脉,取名为“三合”。

    这些都是我在隐龙经上看到过的,至于我先祖为何将这三座山脉取名三合,我并不知道。

    “主人,经你们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一个传说。”

    这时,娲的声音再次响起。

    “什么传说?”

    我不禁问道。

    “当年我还是‘娲’的首领之时,我曾经听蛇族那边的西王母说过,这昆仑山脉周围有一个巨大的法阵,是道族真正的根基所在。娲祖当年选择在昆仑扎营,也有拿此地要挟道祖的考虑。”

    娲缓缓的解释道。

    “巨大的法阵?”

    听到娲这么说,我立即就想到了在秦岭之下我们见过的那个中央通地之门。

    如果真是一个巨大的法阵,那肯定是一个天道阵法了。

    “齐成,你在想什么呢?”

    这时,霍东的声音从我耳边传来。

    “没什么。”

    我淡淡的一笑,打了一个马虎眼,娲和我说的话,自然不会和他说了。

    霍东听了这话,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便再次说道:“科学虽然有时候解释不了某些东西,但却可以证明一些东西。我们曾对这三大山脉做过一些实验和调查。研究的结果显示,这三大山脉的真正的成型时间是在万年之前。原先的三大山脉其实就是三座孤零零的主峰而已,它们现在所拥有的山脉是不存在的。”

    “你的意思是说万年之前,有人制造了这三大山脉吗?”我着重的在“有人”这两个字上加重了口音。

    “山脉的形成,也有可能是地壳运动啊?”冯晓苓道。

    霍东嘴角一撇,微微一笑。

    “齐成说的没错,我们的确有这样的怀疑,但至于是人为还是地壳的运动,我们暂时无法推断,毕竟时间过去太久了。”

    霍东说完这话,意味深长的看着我。

    与此同时,我也看向了他,虽然他没有明说,但我知道他肯定有这方面的证据,但因为某些原因不能拿出来,所以才给我这些提示。

    要是这样来想,霍东肯定是不会把剩下的话说完了。和他们这些体质内的人打交道就是这样,没事就喜欢打哑谜,剩下的估计又是让我自己脑补。

    既然这方面的事情,说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那我所幸就要点好处吧。

    “风筝除了提供一些人外,这次去罗布泊,还有什么是可以提供的?”

    我略有些期待的说道。

    “没有。”霍东一脸坦然的说道。

    “什么也没有,你都能说的这么硬气?你们什么也不提供,难道是叫我们到时候和敌人肉搏吗?”

    我顿时怒了,暗道这风筝也忒小气了吧。

    “人就是最大的资源。你自己去想一想,霸虎,蒋颖,尚俊杰和海明瑞,那一个不是一等一的人才。要不是风筝,你能找下这些人?”霍东理所当然的说道。

    “还有我。”

    冯晓苓适时的插了一句,眨着可爱的大眼睛,一脸淳朴的看着我。

    我正准备再说点话,给自己弄点好处,可没想到霍东直接从旁边的抽屉内拿出了一个文件。

    看到这个文件,我顿时心中有数万只羊驼奔腾而过。

    “还记得这个文件吧,是你前几天刚刚签订的,人皇尊玺可是国家一等一的宝贝,你都已经借走了它,难道不想付一点租金?”

    霍东抖了抖手上的文件。

    我翻了翻白眼,这霍东果然是个老狐狸,当初签这份协议原来不是准备把人皇尊玺要回去,而是在这上面等着我。

    如果这要是以前,我肯定没话可说,乖乖的任他摆布,可现在的我却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个人了。

    “你是在说租金啊?”我面露为难之色。“最近我手头还真有点不宽裕,要不等我先出去打几天短工,赚点路费再走?”

    扑哧一声!

    冯晓苓浅笑一声,满怀笑意的看着我们。

    “呦!都学会以退为进了啊,明知道这趟活急,还敢和我说这种话。你如果想要钱的话,那我倒是可以提供不少。”霍东淡淡的一笑。

    我嘿嘿一笑,将脸上的笑意尽数收回。

    “谁稀罕你那点钱,先说说二十年前的事情吧。二十年前罗布泊能吞下八大家那么多好手,我想你们肯定有这方面的记录,先说下他们都是怎么死的吧。”我淡淡的道。

    “不知道。”霍东一脸严肃的说道。“正所谓未知的事情才是最可怕的,要是我们知道罗布泊究竟有什么危险,那我们也不用一次次的派人过去了。另外,二十年前的那次行动,其实并不全是官方组织的,齐弘一才是真正的组织者,我们也只是配合他的行动,给他提供了一些方便而已。”

    “我父亲?”

    我喃喃自语了一声,难道他是为了帮我找治疗灵魂的办法,才聚集起八大家的,但转念一想,我就知道霍东又在骗我了。

    “正因为你父亲和八大家的失踪,我们才知道这个世界的另一面,风筝也才会成立。你虽然不是你父亲,但华夏人讲究父债子偿,你难道就不愿意给其他家一个交代,比如说蒋颖,比如说冯晓苓。”

    霍东继续徐徐善诱的说着这些话。

    而在听了霍东的话后,冯晓苓的脸色一阵难看,很显然,她也是刚知道这个消息。

    我冷冷的一笑,伸了一个懒腰,淡淡的说道:“霍东先生,其实你不需要拿这个来激我。你觉的我会信你的话吗?八大家族出动,这么大的事情,你们仅仅是给了一点支持?我想那次行动的背后就是你们吧。”

    霍东没有说话,而是一脸淡然的看着我。

    “我承认你刚刚说的那些很符合逻辑,我父亲也确实需要那么做,但你却忽略了一点。”

    说完这话,我抬手一指冯晓苓。

    “冯家是由女人当家做主的,我齐家又与冯家有婚约,但我父亲却没有娶冯家的女人。我们齐家连续两代人,都对不住冯家,难道你觉的冯家的人还会义无反顾的帮我们?而且我齐家和张家是有大仇的,我父亲会去主动联系张家的人吗?”

    我微微的摇了摇头,很显然,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事情是过去二十年了,你们的保密工作也做的很好,但如果你们再把这种脏水泼在我齐家身上,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我义正言辞的说道,直接将霍东顶了回去。

    霍东一直静静的看着我,直到我说完,他才哈哈大笑一声。

    “你笑什么?”我皱着眉头,不解的看着他。

    “就知道骗不了你,还以为你出去才能想明白,没想到现场就拆穿了我。”霍东淡然的说道。

    “二十年前的事情,我不能对你明说。但我可以告诉你,那次的行动是我们风筝与八大家之间的第三次合作。先前我也没有骗你,你父亲齐弘一本就是风筝的缔造者之一,行动虽然有我们的支持,但执行和策划都是你父亲来做的,八大家也是他找来的。”霍东淡淡的说道。

    我听了霍东的话,虽然释怀了一部分,但对他先前说的“风筝与八大家之间的第三次合作”有了很大的触动。

    “前两次的行动是什么?”

    没等我开口,冯晓苓便直接说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