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96章 不要来
    凤凰陵?

    阎立德的画像里怎么会有凤凰陵呢?

    这幅画中的一切都变了,但唯一没有变的就是那个背对着我的那个老人。

    这个老人是谁?

    是阎立德本人?还是徐福呢?

    无论如何,阎立德的画像中既然能标出凤凰陵,那就说明他接触过这个陵墓。

    我仔细的看着这幅已经改变了的画作,心中感慨万千。以我得到的信息来看,徐福的第二次苏醒,应该是在宋代,而并非唐初。这幅画到底是要透露个怎么样的信息呢?

    就这么一时半会,我根本没办法理解阎立德画这幅图的本意。但我知道一个画家是不会对一座陵墓感兴趣的,阎立德肯定是在这幅图中隐藏着某些东西。

    我缓缓的退出了阴阳眼,这幅画便回到了原本的色彩,那凤凰与宫楼已经“变”回了原本的高山。

    不管阎立德留下这幅画的本意是什么?我对这幅画家的笔法都已经敬佩万分了。

    我深吸一口气,直接打开了隐龙经,仔细的翻阅起了关于唐代奇闻异事的那些卷章,但却没有找到任何关于阎立德的消息,就连阎家的消息也没有。

    似乎阎家与陵墓,与玄灵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我立即拿出了电话,给胖子拨了过去。

    “小橙子,这么快就开始想我了。”电话中传来了胖子的声音。

    “阎立德的那幅画,你是从哪里弄来的?”我严肃的说道。

    “那是你爷爷给我的,你如果想要回去可是要付钱的啊。”胖子有些市侩的说道。

    听了他这后半句,我差点没被其噎死,这家伙居然能扯到这上面,我也真是服了。

    “别废话,我爷爷给你这幅画的时候,有没有和你说什么?或者是给过你别的东西。”

    “话到是没有,但东西有。”

    “什么东西?”我急切的问道。

    “摸金符啊。你爷爷当年给我这幅画的时候,一并将摸金符交给了我,并嘱咐我将这两样东西保存好。那幅画虽然是阎立德的真迹,但用墨和画风都与他本人的其他画作出入很大。一般人是看不出来的,只会以为那是仿品,所以卖不出什么高价。”胖子淡淡的说道。

    “我知道了。”我有点落寞的说道。

    “怎么?那幅画出问题了?”

    “这幅画中还有一副画,里面画的是徐福的凤凰陵。”

    “什么?凤凰陵?”胖子当即惊叫出声。

    “有必要这么惊讶吗?”我不解的说道。

    “有点吧。”

    电话中传来胖子刻意隐瞒的声音。

    “师叔,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我怀疑的问道。

    “没有。你别多想,我只是感慨这幅在我身边待了那么长时间的画作,居然还夹杂着另外一幅画,这是在打我的脸啊。”

    “就只是这样?”我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那当然。要是没其他事情,我就先去忙了。这事等有时间了,咱们慢慢的唠。”

    说完这些,胖子便挂了电话。

    从我的直觉中感到胖子应该对我隐瞒了一些什么,但我相信他不会做出对不起我齐家的事情,所以并没有特别的在意。

    胖子彻夜未归。关了店门之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这段时间离,法将的修炼速度并不快,我也没有刻意的去追求速度,毕竟欲速则不达。

    现在我都是以巩固境界为主。

    第二天,胖子依旧没有回来,我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人接,心中便起了一阵狐疑。

    这个时候,我才感觉到一阵孤寂,身边能帮助我的人竟然除了胖子我再也找不出一个。

    铃!铃!铃!

    我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我小姨赵曼筠。

    “小姨?”我疑惑的接起了电话。

    “我现在就准备带着蓉蓉走,你有没有什么要交代的?”赵曼筠道。

    “没有。”我回了一声。

    “恩,好。”

    说完,赵曼筠便准备挂了电话。

    “对了,您对阎立德这个人了解吗?”我急忙说道。

    “阎立德?唐初的那个画家?”赵曼筠疑惑的问道。

    “对,就是他。”

    “阎立德这个人虽然是画家,但他行踪却比较神秘。当年听你父亲说他在建筑上的成就要远胜画作,但我从没听说过他建造出了什么有名的建筑。你怎么会突然问到他?”赵曼筠道。

    “没什么,只是突发奇想而已。”我当即含糊了过去。

    “哦,如果没什么事情我就先挂了。”赵曼筠有些着急的说道。

    “路上小心点。”

    “你也是。”

    和赵曼筠挂完电话之后,我便开始思考了起来。

    阎立德是唐初的人物,我父亲为什么会特意的提到他呢?阎立德在这幅画中提到了有关于凤凰陵的信息,而霍东曾说在罗布泊前,我父亲去过一次凤凰陵。

    看来,这中间还有这一层隐秘啊。

    胖子是在第二天的夜里回来的,回来时身是多了不少的东西,他将这些物品的用途一一告诉了我。

    我联系了一下霍东,让他派人将这些东西运到乌鲁木齐,当夜这些东西就装车先行了一步。

    看着远去的小车,胖子颇有些感慨。

    “怪不得前辈们都想当官盗,这其中的方便还真不是一般的多啊。”

    “你也可以当啊!”我淡淡的说道。

    “免了,伺候你齐家已经够我忙活了,更别说是那些官老爷。我还是乖乖的开我的小店,挣我的小钱吧。”胖子一脸嫌弃的说道。

    第三天,我带着胖子来到了约定好的机场,其他人也早就到达了这里。我将目的地告诉了蒋颖,蒋颖则告诉了海明瑞,用的都是一对一的方法,并且交谈的时间不超过三秒钟。

    这次行动我们是各自买票的,所用的身份也各不相同,彼此之间更是没有任何的联系,不是有心人根本发现不了我们。

    飞机起飞很准时,到达乌鲁木齐的时间也很准确。

    我和胖子下了飞机后,便坐上了的士离开了机场。

    霍东是提前将我们约在了城中的某个小旅馆的,但具体的地点却要在下飞机后以其他的形式告诉我们。

    的士在走了大约十分钟后,我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xx路,汇通宾馆,b16号房间。”

    手机里只传来了这一句话,连续说了三遍之后,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我心中暗道这霍东搞的还真是神秘,居然这样的方法告诉我汇合的地点。

    “是他们的电话?”胖子问道。

    “恩,他让我去这个地方。”

    我将那个地址写在了手机上,递给了胖子。

    “下车!”

    胖子看了地址后,双眼极瞪,直接喊了出来。

    的士司机在听到这句话后,来了一个急刹车,并恶狠狠的看向了胖子。

    “这位师傅,咱这车虽然才刚开始走,但你要中途下车的话,钱是必须付完的。”司机师傅不干,一脸郁闷的看着我们。

    胖子也没废话,直接递出了一张百元大钞,便下了车。

    我随即跟了下去,胖子一脸恶相的夺过了我的手机,扔在了一辆路过汽车的车轮下。

    我极度无语的看着这一幕,周围的人也纷纷投以了怀疑的目光。

    “你这是怎么了?”我不解的问道。

    胖子深吸了一口气,脸色有些难看的回望了机场的方向,而后带着我直接走进一条小巷子。

    “小橙子,刚刚那个虽然是风筝发来的信息。但却不是让你过去,而是在提醒你,不要去哪里。”胖子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怎么知道?”我一脸诧异的看着胖子。

    “b16的意思就是‘不要来’。当年因为你父亲的缘故我和霍东有过一些接触,这个暗号是当年你父亲定下的,霍东应该是知道我在你身边,所以才这样说的。”胖子道。

    “那你的意思是?”我疑惑的问道。

    “先找个地方观察一下,希望我说的错的。”胖子缓缓的说道。

    “好吧!”

    既然胖子这么说了,那我也只能顺着他的意思来。如果胖子说的是错的,那自然是虚惊一场,但如果胖子说的是对的,那霍东是在防备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