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198章 一个故人
    霍东轻笑一声,带着我和胖子便来到了一栋比较干净的居民楼内。这是一栋简易的两层小楼,在内地肯定算不得什么,但在这里却称得上是“豪宅”了。

    进了屋内,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透人的清香。

    “女人的房间?”我嘀咕了一声。

    “怎么?你没进过女人的房间吗?”蒋颖装出了一副惊讶的模样。

    “没,没有。”

    我尴尬的低下了头。

    “哈哈哈!你可真逗,你到底进没进过啊。”

    蒋颖娇笑一声,直接闪到了我的身边,并充满挑逗般摸着我的脸。

    我一下子便闪了出去,引得蒋颖一阵嬉笑。

    今天的蒋颖穿的比较内敛,一身淡青色的长裙,尽显小家碧玉的气质。

    “姓霍的,人我们已经来了,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现在是不是该透个底了?”

    胖子语气不善的说道。

    “王进凯,你还是这么的急躁。”

    “胖爷急不急躁,与你何干。这一趟别说不是你背后搞得鬼,你的那点把戏,二十年前胖爷就知道了,今晚你要是再玩你的那点小花样,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胖子大大咧咧的说着,手里还拿着一把它常用的匕首。

    “你要干什么?”

    蒋颖直接横在了霍东的身前,双眸猛的变成了青色。

    我没有插话,胖子这时候犯浑对我还是有好处的。

    “不碍事的!”

    霍东淡淡的回了一句。

    “这一次因为事情特殊,所以才会搞成这个样子。”

    “怎么个特殊法?”

    我冷冷的说了一声。

    “罗布泊还不够特殊吗?”

    霍东反问了一句。

    “霍将军,其实我还是挺尊敬您的。但如果您再这样搪塞我的话,那后果可不仅仅是胖子的几句威胁了。”

    “小齐啊!你是多虑了,我怎么会搪塞你呢?罗布泊本身就属于非常特殊的存在。它促成了风筝的成立,也逼迫着我们去探索真正的历史。它的地位你必须正视。”

    霍东依旧在打着马虎眼,表面上看他说的是有理有据,其实他就是不想说真正来这里的原因。

    “废话真多。”

    胖子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现在胖爷我只想知道两点。第一,你为什么会来这里。第二,这一趟到底还走不走了。”

    “第一:风筝现在内部斗争很厉害,罗布泊的这一趟又是重中之重,所以我必须确保这次行动的安全。第二,这一次罗布泊我会和你们一起去。”

    霍东缓缓的说道。

    “你也要去?”我眉头一皱,不解的问道。

    “对。夜郎古城的事情想必你已经知道了,那个诅咒应该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你爸妈当年也很确信这一点。”霍东淡淡的说道。

    “就是为了这个?”我略微诧异的说着。

    “呵呵!你是不知道这种诅咒的痛苦。”

    霍东说完,轻轻的解开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他的上身。

    只见霍东的上身布满了青黑色的斑点,而且这个斑点的形状像极了一个眼球。

    “这些斑点所在的地方,每到深夜就会钻心的疼。每一次的疼痛都是一种煎熬,而且这些斑点现在增长的速度越来越快,如果没有解决办法的话,我肯定是挺不过明年的。”

    霍东淡淡的说道。

    “我可以作证,我爸每天晚上都会被疼醒,那种竭嘶底里的尖叫简直让人发疯。”

    蒋颖有些悲凉的说道。

    我和胖子对望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到了一丝深深的担忧。

    霍东此行的目的绝对不会如此的简单,甚至蒋颖的出现都有可能是一场戏。

    但现在的我们却没有理由拒绝他,他是风筝的人,也算是我的领导。

    除了霍东的真正目的外,我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担忧。

    不管是曹操墓还是通天城,道三爷都是带着我才进去的,这罗布泊会不会也同样如此呢?

    如果这个猜测是真的,那我齐家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可以带人进入那些一般人都进不去的地方呢?

    之后,我和胖子依旧没有放过霍东,继续问着一些尖锐的问题,但都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答案。

    另外,赵曼筠带着蓉蓉还在罗布泊那边等着我,如果没有霍东,我自然可以全权做主。

    但这个人的出现,却会带来太多的变数。

    待冯晓苓回来之后,我们五个连夜便出了乌鲁木齐。

    车是胖子找的,他算是半个地头蛇了,弄辆车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霍将军,这次你的出现算是打乱了我们所有的计划,不说别的,咱准备的那些个装备,可都打了水漂,你回头必须补偿我啊。”胖子一脸认真的说道。

    “东西怎么会打了水漂,你们运的和先前你们要我准备的,我都已经安排到了库尔勒了。我们在哪里拿上东西就出发,哪里是进入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必经之地,想跟去的那些人肯定会在哪里等着我们。”

    霍东淡笑的说道。

    “都是谁想跟着去?你知道多少?”

    “现在想跟过去的有两批人,一个是风筝内部的,也就是廖局长的下属,尚俊杰应该就是他的人。另一个是倭国那边来的,属于我们的老对手,阴阳师。”

    霍东淡笑的说道。

    “又是阴阳师?”

    听到这三个字,我不禁翻了翻白眼,这群人还真是阴魂不散啊。

    “你对他们很了解?”霍东反问了一句。

    “谈不上了解,只是打过几次交道而已。”我淡淡的说道。

    “倭国的阴阳师流传已久,手段古老,而且还懂得不少的上古道术,确实是个难缠的对手,我们风筝可没少在他们手底下吃亏。”

    霍东夸了我一句,可我却没有多少喜悦在里面。

    “这次那些阴阳师还是安培家族的人领头?”我好奇的问道。

    “有可能,安培家族已经掌控了阴阳师集团几百年了,这次也既有可能是他们家族的人带头。”霍东不确定的说道。

    “你们和阴阳师集团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很了解他们吗?”

    “那你要看什么方面,如果是他们的历史,现阶段的组织架构和行事手段的话,那我倒是了解不少。”霍东道。

    “我对这些没兴趣,我想知道的是道三爷和阴阳师集团到底有什么关系?”

    “道三爷?”霍东有些意外的看了我一眼。

    “从我们得到的线报来看,道三爷应该是近几年才和阴阳师集团接触的。不过从道三爷的表现来看,他似乎与对方的高层交情很深。”霍东道。

    “安培家族?”我疑惑的问道。

    “应该不是!”霍东缓缓的摇着头。“安培家族的内部斗争也很大,如果单和一个人打交道是接触不到阴阳师集团的核心的,但道三爷却直接进入了他们的核心。所以我推断,阴阳师集团的内部,应该有一个比安培家族地位更高的人。”

    听了这句话,我心中倒是出现了一个人选,他是极有可能控制那些阴阳师的。

    但就这这时,车却猛然来了一个急刹车。

    “胖子,你干什么?”

    我当即站了起来,可就在这一瞬间,我看到我们的车前多了一个人,一个我曾经无比熟悉的人。

    胖子和我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眼神中都露出了浓浓的惊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