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00章 传承
    见我不说话,老李头似乎也觉的没意思,便指了指照片上的那片红色的湖水。

    “这就是那罗布泊。”

    老李头在说道这时,还特意向后看了一眼,以确保霍东他们没有跟来,并再次用他的大嗓门咒骂了几句。

    “罗布泊的湖水怎么会是红色的?”

    “罗布泊地处三大地脉的中心,有点门道很正常。我听说这次是霍东那坏小子忽悠你去罗布泊的?”老李头一脸鄙夷的说着。

    “算是吧。”

    罗布泊的危险我是知道的,霍东只是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蓉蓉的病和欧阳菘瑞的线索才是让我来此的真正原因。

    并且我也想了解一下道族曾经生活在什么样的地方,那个夺取了道三爷身体的虚族人又是怎么一回事。

    “哼!是也好,不是也罢。这罗布泊你是迟早都会来的,在来这之前我曾经给你算过一卦,你会在那边遇到生命中的一个贵人,他会帮你化险为夷。”

    老李头一脸得意的说道。

    “算卦?那玩意真有用?”我略带疑惑的看着老李头,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我已经完全相信世界上有风水学,但对于卜卦算命这种可以预晓未来的事情,还是有点怀疑。

    老李头一听我在质疑他的本事,当即便一巴掌拍了过来。可这次依旧没有打到我,老李头也是彻底的放弃这个从小到大他一直对付我的手段。

    “你这个没文化的混小子,卜卦算命可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真功夫,其中涉及了天、地、人三相。正所谓天相立阵,地相摸脉,人相寻踪。那天相乃是道门的不传绝学,讲的是阵理。地相就是风水地理,人相就是卜卦算命了。这相术一脉涉及理气,方位,卦义。以五行,八卦,天干地支为纲,且涉及多种‘煞’忌,再以罗盘辅之,方可行之。”

    老李头说到自家的本事,便准备以长篇大论压倒我。我一见这又是那种口若悬河的纯理论,连忙叫住了他。

    “叔,您的学问咱已经知道了。您还准备干啥,一并说出来吧。”

    “臭小子,亏你老叔我对你那么好,这还没说几句就嫌烦了?以后你千万不要是落在我手里,要不然有你好受的。”

    老李头前几句说的还让我心生愧疚,可后一句就让我只翻白眼了。

    对此,我只能用苦笑来遮掩自己的尴尬。我是知道自己做的有点失礼了,但现在也确实不是听这些的时候。

    “我没啥要说的了,卦象上只显示你会遇到贵人,能逢凶化吉,但此行却是颇为凶险。刚刚我还特意算了一卦,你们车上的这五个人,肯定会有人死。”

    老李头说完这话,还特意回头看了一眼。

    我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如果老李头这话是真的,那胖子,冯晓苓,霍东和蒋颖之间就肯定会有一个人死了?

    “能看出是谁吗?”我悄悄的问道。

    “我那知道,你们五个人都走的是一道,命理中已经形成了一股,我只是肉眼凡胎,那能看出那东西。”

    老李头没好气的说着,说完还不忘对我翻翻白眼,显然是还在生刚刚的气。

    对此,我只能再次苦笑,谁叫人家是长辈呢。

    “哦对了,在给你卜卦的时候,我曾经看到你命理中出现了一丝变数。”老李头眉宇间有了一丝愁眉。

    “什么变数?”

    “看不出来。从卦象上看,显示的应该是个病人或者是残疾人,但你们这里面并没有那种人,所以你不用担心。”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老李头的这个卦象莫非指的就是蓉蓉?

    “这种变数带来的后果会是怎样?”我当即紧张的问道。

    “卦象中的变数,乃是不可揣摩之路。我要是能看出来,还能被称为变数吗?不过变数这东西却是有吉有凶,吉可保你安然无恙,凶也能使你万劫不复,所以卦师一般都不喜欢变数,因为它并不可控。”

    老李头的话说完之后,还特意看了我一眼,但他没有问我为什么会这么问,只是眉头却紧皱了起来。

    他不在与我说什么,而是大声的冲着胖子大喊了一声,叫他过来。对方当即破口大骂,一脸不忿的走了过来。

    这次的罗布泊之行不用想也知道是危险之极,只不过这“变数”竟然是蓉蓉,她到底会带来怎样的结果呢?

    胖子过来之后,便对我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

    我微微的点点头,表示已经释怀了。

    “小子,你虽然是咱老齐家的传人,但你却没有接受咱齐家最正统的传承,等你回来,我们老哥几个在好好的教你这些。但这次出门是要靠你自己了,有什么不懂的就问胖子,他虽然都学了个一知半解,不过却是出师了。”

    老李头叫过来胖子后,便对我郑重的嘱咐道。

    “姓李的,你的嘴上就不能积点德吗?胖爷是不会你那套老舍子的相术,但胖爷寻龙点穴的功夫可是比你强多了。”

    胖子一边反驳着,一边将我拉到了身后,并拍了我一下,我知道这是让我先走。

    我见老李头似乎是有话要对胖子单独说,便疑窦重重的往回走,并频频回头张望?

    在我走后,胖子和老李头两人便又开始争吵了。这给了我回头的借口,但在一次回头后,我竟看到他们两人同时显出一脸忧愁的表情。

    “齐成,你没事吧?”

    冯晓苓见我回来,关切的问道。

    “没事的。”我微笑的摇了摇头。

    可冯晓苓似乎不相信我,依旧仔细的检查了一番我的身体,并说这是代替欧阳做的。

    蒋颖似乎也向对我说什么,可再看到冯晓苓对我如此关心之后,便退了回去,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倒是霍东,他在这期间可是什么也没说,甚至连车也没下,似乎在车上闭目养神一般。

    可等我们上了车,他却是不屑的开了口。

    “事情交代完了,就叫胖子开车。你们老齐家的演技那么差,就别在我眼前再装了。”

    在说完这话后,霍东还露出了一副一切尽在掌握中的自信神情。

    对于这话,我只是简单的冷笑了一声。

    虽然他说的没错,不过我却没有理会他,因为我知道他现在这话只是在试探我而已,如果他真觉的我们是在演戏的话,那会直接去拆穿胖子,而不是对我说这话。

    霍东见我没回话,也没有多做声。

    不多会,胖子和老李头两人,相互骂骂咧咧的走了回来。

    胖子一言不发的直接坐回了车上,而老李头则是走到我车窗前,缓缓的说道:“臭小子,出门在外不比在家,要是遇到什么人欺负你了,就回来告诉我,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老李头说完,还狠狠的看了一眼霍东。

    “李国富,你就别指桑骂槐了,齐成是国家最需要的人才,没人会欺负他,也没人敢欺负他。”霍东淡淡的说道。

    “哼!这事可说不准,这世界上多的是那种道貌岸然的家伙。”

    老李头丝毫没客气,再次絮叨了一句。

    这话也许是连胖子都听不下去了。他根本没给霍东和老李头再次说话的机会,直接一脚油门,车瞬间窜了出去。

    “您老咋来的就咋回去吧。”

    胖子开车后不久,便从车上探出头,直接回敬了一句,但最后却一脸晦气的咒骂了一句。

    “md,都老胳膊老腿了,跑的还挺快。”

    我听了这话,回头望了一眼,可这道上那里还有老李头的影子,我的目力过人,即使胖子开的再快也不可能什么也看不见啊。

    我瞬间开了阴阳眼,可这眼中依旧虚无,那刚刚老李头站着的地方,似乎从来就没有过人。

    老李头的突然出现和突然消失,让我对自家的本事有了一个崭新的认识。

    中原八大家,摸金神相。这几个字代表的不光是个称号,还有着几百年的玄灵传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