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01章 意外听到的名字
    库尔勒,地处欧亚大陆和新疆腹心地带,塔里木盆地东北边缘,北倚天山支脉库鲁克山和霍拉山,南距“死亡之海”世界第二大沙漠——塔克拉玛干沙漠直线距离仅70公里,是古丝绸之路中道的咽喉之地和西域文化的发源地之一。

    我们现在就在库尔勒,在这里拿到了我们需要的所有装备。霍东的做法很巧妙,我们一共走了在四个地方才拿到这些装备。

    这样做虽然很累,但却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毕竟这些装备在内行人眼里就如一盏明灯一般,如果我们此行正的引起了有心人的注意,那这样做无疑是最为恰当的。

    收拾好了行囊,我们一行五人便在库尔勒购买一些当地才能购买到的物资,骆驼和淡水。

    骆驼必须要多买一些,最少也是十几头。其中用来驮水的就占了一半,再加上我们五人是一人两头,再来几个驮行李的,这也才刚刚的好。

    霍东是来过这里的,所以知道当地人的一些规矩。我们是找了一个当地的老向导之后,才购买的骆驼。

    在这过程中,胖子就没停下过絮叨,因为按照他的经验,这买骆驼的钱至少溢价了一半。

    但霍东很明显不在乎这些,因为一个好的向导要远比钱重要的多。

    这就是所处阶层不同,所带来的差异。

    霍东需要的是把事情做好,钱乃是身外之物。

    而胖子则是从小受苦长大,每一分钱都是辛苦所得,讲究的是物美价廉。

    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本质观念的不同,所以两人的关系也非常的差。

    老向导叫穆拉迪力,是一个年约50岁的维吾尔族人。按他自己的话说,这片沙漠他已经走了三十多年,知道沙漠里所有的气候特征,以及绿洲和水源的位置。

    霍东也很相信穆拉迪力的话,但胖子却对此非常的质疑,不过好在他没有表现出来。

    敲定好这些事情,本来就可以出发了,而且按照霍东此前的说法,我们的时间应该是非常紧迫的,但霍东却似乎并不着急。

    他好像是在等,至于是等人还是等物,这我就不知道了。

    霍东的这种做法十分的反常,他肯定有事情瞒着我们。

    这种行为在胖子眼里是最让人生气的,大家都是一个团队的人,今后的几天内都要同生共死,如果有人在暗地里搞一些小动作,这是就是让人在那命和他玩。

    为此胖子还特意骂了霍东一顿,也不知道是霍东真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还是时间已经到了,在胖子骂了霍东的第二天一早,我们终于开始向沙漠进发了。

    不过可惜的是我一直不知道霍东为何要这样做。

    最初的一段路,自然是最为好走的,因为那不完全算是沙漠,地表属于土沙混合,在大多数时候还能看到不少的水坑。

    但一旦进了沙漠,那白天炽热的高温会立刻让你感到窒息,而夜晚寒冷刺骨的冰寒更会让你瑟瑟发抖。

    穆拉迪力选择的是一条人员行走较为频繁的沙漠之路,但这个频繁也只是限于沙漠上的人而言。

    因为在我看来,这条所谓沿着古孔雀河道前进的路线,根本没有什么人,举目而去皆是黄沙。

    在最初的几天里,我还算比较兴奋,比较没有进过沙漠,兴趣还比较浓,还有闲情和穆拉迪力学些控制骆驼的口号,但之后的几天,我就再也没有兴致。

    原因无它,单调。高温让人提不起说话的兴致,而景色的单一和燥热的天气也让人昏昏欲睡。

    “穆拉迪力,咱们还有多远?”

    我看着这一望无际的黄沙,心中升起了一股烦躁的情绪。

    “过了楼兰城,就到罗布泊了。”穆拉迪力笑呵呵的说道。

    这楼兰古城名气极大,是古代丝绸之路上最为重要的城邦之一,现在这里虽然已经荒废已久,但慕名而来的人却是众多。

    因为来往频繁,所以楼兰古城的这条线在当地人看来这里并不算太过危险。

    而与它相差不远的罗布泊也同样如此。

    在新华夏刚刚成立的那段时间,罗布泊其实并没有完全的干涸,甚至还有少许的扩大,但由于大量的开垦造田,过量的使用塔里木河的水,导致了这里没来水源,而快速的干涸。

    或许是旅途真的太过于无聊,穆拉迪力便开始讲述起了楼兰古城的一些传言。

    这楼兰古城在历史上活跃了八百年的时间,有人说他灭亡是因为战乱,有些人说它消失是因为水源匮乏,历史学家上给出的原因也是五花八门。

    但在当地人口中,楼兰的“消失”却是因为人祸,因为一个人的突然闯入,拿走了楼兰城中最为重要的一件宝物,这才导致楼兰古城的“消失”。

    那为什么不是战乱和水源匮乏这种原因呢?原因穆拉迪力也给出了答案。

    先说水源的匮乏的原因。

    楼兰城是依靠古代孔雀河建造起来的城邦,而孔雀河是塔里木河的支流。

    因为塔里木河只是在几十年前才干涸的,以前一直都有水,而且地下河的水源也比较丰富,就算是孔雀河干涸了,还有罗布泊。

    罗布泊又是整个塔里木盆地的最低点,是水流汇集之处,只要塔里木河在,罗布泊就不会消失。

    再说战乱。

    在历史上,楼兰国还有一个别名叫鄯善,也有种说法是鄯善乃楼兰更改后的国名。

    这个鄯善国就是历史学家眼中楼兰的延续,因为鄯善国是被北魏灭掉的,所以楼兰也是毁于战乱。

    但在穆拉迪力的口中,那楼兰国与鄯善国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国家。

    这两个国家虽然是在沙漠中的同一个地方,但在当地人眼中这两个国家是同时存在的,它们会不间断的交替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在路过的汉人眼里,这两个国家的人并没有什么不同,文化习俗完全一样,但在当地人眼中,他们的差别非常的大。

    他们清楚的知道自己遇到的是鄯善还是楼兰,而分辨的方法,据说是通过“眼睛”来辨认。

    所以,当地人知道被灭掉的国家是鄯善,而不是楼兰。

    楼兰古国一直延续到了公元1220年左右才消失的,最后一次出现在众人眼中时,他们还很富强,是当地的一霸。

    可因为一个人,他们不得不“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而这个“消失”,却并不是灭亡,只是永远再也“来”不到此地而已。

    说者无心是听者有意,通过霍东给讲的罗布泊理论,我们知道它是一个定期翻转的湖泊,只是没想到翻转的还有整整一个国家。

    “那这个人是谁啊?”

    我当即问道。

    穆拉迪力老汉摇头苦笑了一下。“说出来怕你们不信,那个人闯入楼兰的人还很有名,他就是铁木真。”

    “成吉思汗?”

    我们几人都微微一怔,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听到这个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