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03章 楼兰古城
    穆拉迪力老汉没有告诉霍东丽斯塔尔公主最后击败铁木真的办法,自然也没说出楼兰国的秘密。

    这倒不是他不愿意说,而是这个秘密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这种事情在当时都算是秘密,更何况楼兰本就是个神秘的国度,穆拉迪力的先祖知道楼兰国的大秘密是与那个神秘眼球有关。

    但却不知道铁木真是如何依靠着颗眼球“放逐”了整个楼兰,让对方再也来不到这里。

    但穆拉迪力老汉知道楼兰最后就是毁在了铁木真手里,并且夺走了楼兰国的那颗神秘眼球。

    这个消息或许在霍东眼里不算什么,但在我的心目中它的分量可不轻。

    月夜双目,那楼兰城中的那颗神秘的眼球一定是就是月夜双目中的一个,也是搬山道人们日思夜想东西。

    道三爷确实是不在了,搬山道人的族人也确实消失了,但我的手上还有月眼之戒。

    这是一份责任,从道三爷将它交给我的那一刻起,它与我的命运就已经紧紧相连了。

    而且最为关键的是,搬山道人是来自北方的一个草原民族,而且他们并不限于是一个人了种族,能同时满足这两点的,也只有铁木真手下的蒙古部族了,而且当时铁木真率领着蒙古铁骑南征北战,打下了世界历史上最大的国家,多民族融合这件事情对铁木真来说,那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也就是说铁木真是从楼兰国那里抢走的那颗眼珠,很有可能就是夜之巨眼。

    现在的我是知道了开头与结尾,却并不清楚过程,这种感觉着实有点让我心痒啊。

    相比于成吉思汗的这个消息,我们当然更加关注关于我父亲的那个消息,这才是我们能否揭开罗布泊之谜的关键。

    但穆拉迪力老汉却在这个消息上有所保留,理由很简单,胖子曾经想对他动刀,他害怕将所有的事情告诉我们之后,失去了保命的砝码。

    对于这一点,我们几个也是无可奈何。

    不过穆拉迪力也不是什么也没有说,他说了一段话,也算是给我们的定心丸。

    当黄沙在落日下起舞,月光透过了湖面,血液在大地上沸腾,那世界将为之颠倒。

    从字面上这句话并不算很难理解,但关键在于做不到。

    黄沙起舞,沙漠之上能让黄沙起舞的只有风,一场大风就能让黄沙起舞,这个不算难。

    但从第二句开始,月光透过湖面。现在罗布泊的水已经干涸,哪来的湖面。

    再说第三句话,血液在大地上沸腾。在第一句话中已经提到了关键的一点,落日。

    既然已经是落日,那就说明是太阳快要离开地平线,或者是说已经离开了地平线后的事情。沙漠因为没有土地和树木保持温度,所以这里的气温是白天很热,夜晚很冷。

    在沙漠的黑夜里,是睡觉都要打冷颤的,血液怎么可能沸腾,而且还是在大地上沸腾,这要多少血液才行。

    至于最后一句,世界将为之颠倒,这个倒是符合风筝先前的推论。

    很明显,这句话就是进入楼兰的关键,也是进入霍东口中那颗道星的关键。但这几个前提条件,却直接让我们犯了难。

    “霍将军,风筝先前是如何得出那个结论的?是不是提前就知道这些条件?”

    我疑惑的说道。

    霍东叹了一口气,微微的摇了摇头。“风筝得出的那个结论是通过你父亲曾经留下的一些资料和这二十年我们对罗布泊的了解所获得的一个猜想。要知道所有的科学都是建立在猜想的基础上的,这二十年来我们曾经派过无数的人来这里,不是无功而返,就是下落不明。”

    “所以你就忽悠了我们家的小橙子?”

    胖子一听到这里,直接嗡哼一声,双眼似乎是要喷出火来一般。

    “王进凯同志,你这话可就说错了。齐成能来此地,我确实是做了一些思想上的工作,但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他手里。而且你刚刚那句话的意思很明显是在说这里危险,那既然危险,我为何还要来此地呢?”霍东没有咄咄逼人,但他的话却充满了侵略性。

    在我看来,罗布泊这个地方确实存在了很多未知的危险,但身为风筝高层的霍东既然亲自来到了此地,那就表明了他的一个态度。

    不管此地危不危险,这都不能作为攻击点。

    不过胖子可不会去管这些,他只关心我的生命安全,对于霍东的生死和职位的大小根本不在乎。

    而且胖子本来就是个能说之人,在听了这句话后更是直接冷哼一声,不屑之情毫不遮掩。

    “笑话,你都当了二十年的缩头乌龟了?以为现在蹦跶出来就能了事吗?”

    胖子这句话很明显是话里有话,看来二十年前的事情还另有隐情。

    我正准备悄悄问下这其中的秘密,可穆拉迪力老汉却在此刻大喊了起来。

    “楼兰古城到了!”

    我们听了这话,都很自然的放下了刚刚的矛盾。

    按先前的说法,这楼兰古城应该就是那鄯善国的王城了,准确的说这应该是鄯善古城才对,但这楼兰古城的名字却是已经叫惯了,现在就算是改口也是无用了。

    此刻正值落日时分,在这晚霞的辉映之下,楼兰古城的黄土色城墙上呈现出了一片金光绚丽的色彩。

    我们迎着这片日光,感受着这座古城带给我们的沧桑之气。

    暴风和沙尘摧毁不了这座千年的伟城,但它却毁在了人祸之上。

    看到这,我不禁发出一声叹息。

    穆拉迪力老汉带着我们进入了这座著名的楼兰古城,岁月已经带走了文明,却留下了历史。

    从这黄土矮墙之上,我依稀可以看到这座城市曾经的辉煌。

    作为一个考古系的学生,西域文化是必须涉猎的一部分,而这西域曾经的三十六国中,鄯善国的国力无疑最为强大,最强盛时期曾连灭数个小国,控制整个丝绸之路。

    “各位,今晚也不早了,咱们今晚就住在这古城里吧,老汉我知道一处地方,哪里有老口井,现在还产水,最适合咱们这种人过夜了。”穆拉迪力老汉笑呵呵的说着。

    “听你的。”

    霍东当即开了口。

    对此,其他人也没有反对,毕竟能住在一个有屋檐的地方了,咋也比自己扎的帐篷里要强。

    我走在了最前面,与穆拉迪力老汉并排而行,这倒不是我着急,而是我知道赵曼筠应该就在这古城里。

    赵曼筠虽然和我约定的地方是在罗布泊上,但那里现在就是一片盐壳,楼兰古城离罗布泊并不远,她带着蓉蓉要是准备等我,在这里的可能性非常的大。

    我走在最前面也是想第一时间发现她们,提前知会一声。

    穆拉迪力老汉一看就是经常来此地,他带着我们没有多走了一个弯路,直接来到了那处古井旁。

    当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我也正好看到了赵曼筠,她也选择在这里扎营。在看到他的一瞬间,我就给他使了眼色。

    赵曼筠的身边有三个人,两男一女,女的自然是我的表妹蓉蓉,她在看到我后,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

    而那两个男的却是双眼一紧,手很自然的插进了腰间。

    赵曼筠看到我很是高兴,在看到我使出的信号后,眉头微皱,当再看到我身后的霍东时,脸色却为之一沉。

    穆拉迪力老汉在看到赵曼筠后,上前打了个招呼。

    “美丽的女士,我们也是途径此地的旅人,能否行个方便,让我们借宿一宿?”

    穆拉迪力老汉以充满谦卑的口吻说道。

    没等赵曼筠回话,霍东却是朗声失笑。

    “赵主任,正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没想到我们居然会在这里见面。”

    霍东的话带着很浓的嘲讽味,说完他还特意瞄了我一眼。

    不过此刻的我却没有去管这些,我的双眼一直在盯着穆拉迪力,现在的我却从这位老汉的眼神中瞧出了一丝阴谋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