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07章 人瓮少女
    这个奇异的图案散发着幽暗色的光芒,我的视力极好,但似乎这图案前似乎有什么模糊的物质挡住了我的视线。

    我的本能告诉我,这个图案非常的重要。

    可也就在同时,这些人瓮少女的头发宛如一根根的长鞭,肆意的穿插而来。

    这些人瓮少女的头发细长且尖,如果被其缠住肯定讨不了好。

    “妈呀!这些娘们都疯了吧!”

    胖子一见这情景也是急忙向后退去,手中的来福也再次响了几声。可这子弹威力再大,也抵不住这密集的发群啊。

    我和胖子虽然都开启海底轮,比一般人要强很多,但那是单对单,对付这种密集型的东西,我们依旧是束手无策。

    我们退的很快,那些头发追的更快。几乎就在眨眼之间,这些头发依旧对我们形成了包围之势。

    “式神,娲!”

    我急忙呼喝一声,将胖子拉进了虚影之体中。

    几乎就在我拉进胖子的瞬间,这些头发就将我们包裹在了里面。

    虚影之体开的不大,将我和胖子包裹在里面已经是娲的极限。

    “现在怎么办?”胖子急忙喊道。

    “先顶着!”

    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这些人瓮少女肯定是古人利用某种邪术祭炼而成,以前对付这些东西都是欧阳菘瑞出马,现在她不在了,我一时间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娲!娲!”

    我连忙呼喊了几声。

    我如果没有记错,娲的道法修为应该也不弱。

    “主人!这,这是?”

    娲的声音出现在了我的脑中,语气还很惊讶,她这段时间都在修炼,所以并不知道我的情况。

    “我们被一群人瓮给缠住了,这些都是那些人瓮的头发,那你有什么办法没?”

    我心中抱着一线希望,如果这也不行,那我只能再想他法了。

    “人瓮?”

    娲的声音充满了疑惑,很显然她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我连忙给她解释了一番。

    “降头邪术!”

    听了我的话后,娲缓缓的吐出了这四个字。

    “这也是降头?”我有些疑惑了,这降头术不都是通关灵魂在下咒,这些人瓮少女比起降头术,更像是痋术。

    “这是一种植降之术,属于道族中的木人所创。在制作的时候,木人会在瓮里装上一枚植物的种子,待种子快要发芽之际,将种子插入怀孕的少女子宫之中。种子会侵蚀掉尚未成型的孩子,并占据这些孩子的身体和灵魂。然后再将母亲连同孩子装入瓮中,通过孩子与母亲的联系,种子会慢慢改变母亲的身体结构和思维,最终控制了整个母体,让母体成为种子的傀儡。”

    “当初木人用的第一批试验品就是我们人类。木人本身不坏,在他们意识到这种植降之术对人类侵害之后,就将植降之术封存了。”

    娲不紧不慢的说着,但我却已经不能再等下去了。

    “我不想知道它们是怎么来的,我就想知道他们是怎么没的。”

    没办法,我直接用上了赵大爷的名言,而且那些木人用人类做实验还不坏,果然是一个时代,一个思维。

    “用火烧!木人最怕的就是火,那些种子也不例外。”

    娲当即给出了一个答案。

    “胖子,有火吗?”

    我急忙喊道。

    “火?”胖子微微一愣,他是听不见娲声音的,但他极度的相信我,从身后快速的掏出了一个打火机。

    “这个行吗?”胖子喝道。

    “应该可以!”我随口一声,单手一晃,虚影之刀直接直接斩过,切断了千根发丝,露出了一刀的间隙。“师叔,扔向那些火烛!”

    胖子当即一掷,打火机稳稳的落在了那火烛之上,我的虚影之刀紧随而至,一刀切断了那打火机。

    在这摩擦与明火的交汇中,打火机爆炸开来,火烛上的火势随之变大,而后扩散开来。

    刚刚那些火烛争相而亮,用的就是特殊的油道,现在打火机爆炸,直接将沿着这条油道尽数燃起!

    这些人瓮少女就紧挨着这些火烛,巨大的火光跌落在她们的头发上,随之引燃到了她们的身上。

    “啊!!!”

    一阵阵凄厉的叫喊瞬间激荡在整个地下室中。

    我们的危局也随之消散。

    火势来的极其凶猛,整个空间都弥漫着火光。

    就在这时,那副图案前的薄膜在火势之下缓缓的消散开来。虽然火光遮掩了一部分的样貌,但这图案的样貌也凸显出来。

    这是一幅画,材质应该是某种动物的皮,但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幅画边角的一个转体的印章,上面写了四个字。

    戏志才书。

    在看到这四个字后,我的双眸猛然一动。不管这画的主人真是戏志才还是个同名同姓之人,我都必须拿到手。

    可现在的情况是,火势愈烧愈旺,漫天之中还飞舞着人瓮的头发,在火势和头发的双重击打下,这个不知存在了多少年的地下室已经快要崩塌。

    我要是闹个来回,很可能就会落在里面。

    “小橙子,快走!”

    胖子急喝一声,拽着我的手就准备往外跑。

    砰!

    就在这时,地下室下的一个横梁倒了下来。

    我再也不能犹豫了,一手甩掉了胖子,整个人钻了进去。

    “小橙子!”

    我的身后,传来了胖子焦急的呼喊,但我连和他解释的世界都不曾拥有。

    我的速度奇快,在虚影之体的保护之下,那些火势也对我造不成伤害,唯一的困难就是这些头顶掉落的石块。

    我瞬间逼近了那薄膜之处,穿过之后只见此处竟然还有两个人瓮少女,而且还是两个完好无损的人瓮少女。

    这两个人瓮少女的容貌明显比先前的那二十几个要高出许多,比那些影视明星都丝毫不逊,但现在却被当做了人瓮,也不知这美貌带给这些人的是幸还是不幸。

    我没有时间去管这些,因为这两个人瓮少女在看到我后,黑色的长发瞬间****而出。

    我手中的虚影之刀,连续晃动,挡住了这人瓮少女第一波的攻势,整个人也到了那副画的跟前。

    我抬手一抓,直接取下戏志才的这幅画,也没时间整理,直接放进了人人皇尊玺之中。

    这两个人瓮少女在见我拿走那副画后,神情瞬间奔溃,头发再次凌空飞舞,而且这次的攻势明显要比先前强的多。

    不仅是这两个人瓮少女,外面的那二十个人瓮少女似乎也受到了什么刺激,叫声恰然而止,那些长发,带着火星就冲了过来。

    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这幅画到底藏着什么,能让这些人瓮少女如此紧张,连大火都能全然不顾。

    现在,所有的人瓮少女都将头发再次袭向了我,而且随着火势的蔓延,整个房子也坍塌了一半,形式岌岌可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