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08章 徐良
    看着这些在空中肆意扭转而来的头发和愈演愈烈的火势,我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冲!”

    我给自己加了一股气,在虚影之体的带动下直接冲进了人瓮少女的发群之中。

    虚影之刀虽然锋利,但面对如此密集的发群,它的刀锋显得太过无助。

    几乎只让我挪移了十步左右,发群已经将我缠成了一团。

    “砰!砰!砰!”

    连续三声枪响,“砰!砰!砰!”我知道这是胖子在那边帮我,但这点威力却依旧不能让我脱困。

    “主人,变大吧!我能撑得住。”

    这时,娲急切的喊道。

    “不行!头发坚韧,房子易碎。如果我们硬撑而起,最先遭殃的肯定是这房子,到时候我们就真的被困在这里了。”

    “砰!砰!砰!”

    枪声依旧,随着枪声的逼近,缠绕在虚影之体上的头发也渐渐变少。

    我大力一扯,身上的头发瞬间被撕下来一半,因为这发群是缠绕在虚影之体上的,所以露出的空隙比我的身体要大的多。

    我的身体一动,整个人就穿过了这个空隙,落地之后刚好看到胖子正举着来福对着那人瓮少女开枪。

    这次胖子没有对头发开枪,而是对着那些人瓮少女,一枪一头,效率是出奇的高。

    在离开这个地下室的时候,我还看到一个碎裂的瓮,里面露出了人瓮少女的身体。

    原来在这些人瓮少女也只是保留了身前的样貌而已,在头部以下意见完全浮肿,而且身体上居然还长满了青色的肉芽。

    如果我没有看错,这些肉芽的末端还长着粉红色的吸盘。

    但这些都不是最吓人的,最吓人的当属这些少女的腹部。

    整个的腹部完全隆起,占据了整个身子的三分之一,外皮都已经变成了树木的表皮,但最中间的一个地方且长着一个干瘪的脸。

    看到这一幕,我再也不能压制自己的愤怒,我一把夺过了胖子的枪,冲着这个人瓮少女的腹部就是两枪。

    枪声过后,一个类似孩啼的叫声响了起来。

    与此同时,那人瓮少女腹部也完全裂开,一个只有婴孩大小,面部干枯,体态柔滑的家伙跌落出来。

    之所以叫不出这东西的名字,是因为这东西的面部竟然是长在脖子上,并没有“头”这个部件,不过四肢却是颇为粗壮。

    看到这个怪物,我的无名火一下子便窜了出来,手中的来福再次举起,冲着这东西就是一枪。

    怪物被来福达成了塞子,但其余的人瓮少女却立即发出了阵阵的啼哭,竟然是这怪物的同伴,在为它悲啼。

    “快走吧,这里火势这么大,那些怪物跑不了的。”胖子连忙叫唤道,手还轻轻的拉了我一把。

    我也知道此地不宜久留,狠狠的啐了一声,便向外跑去。

    刚刚跑出地道,就看见赵曼筠和霍东正往这边赶来。

    “怎么回事?”

    霍东一见我们两人,直接开口询问道。

    “下面有个地下室,现在着火了。”

    胖子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脸上没有任何的不自然。

    “什么?地下室?”赵曼筠焦急的说道。

    胖子这话没引起霍东的情绪,却将赵曼筠弄了一个手足无措,见她如此的担忧,我的心莫名的揪了起来。

    “地下室里面有什么?”赵曼筠焦急的看向了我,她的模样像极了一个丢失孩子的母亲。

    “有,有。”

    我开了几次口,都没能将里面的东西说出来,因为随着赵曼筠和霍东而来的,竟然还有一个陌生人。

    从这个人的面容来看,他是一个老者,比穆拉迪力还要苍老,但他的身板却异常的坚硬,走起路来虎虎生威,面容不怒自威,一看就是一个上位者。

    他难道就是赵曼筠最后等的那个人?

    这个人是谁呢?

    “齐成,你没事吧。”

    冯晓菱和蒋颖同时喊道。

    我微微愣神,扫了这两个美女一眼。

    “哎!都是一起下地狱的两口子,咋就没人关注下我呢?”

    胖子自怨自艾的道了一声,满脸的哀愁。

    “胖爷,你没事吧!”

    还是冯晓菱地道,到底是一起患难过的,直接就化解了这点尴尬。

    “小齐!那地下室里到底有什么?”赵曼筠再次焦急的出声。

    “是些个怪物,装在瓮里面的少女。”我将人瓮少女说了出来,却将那戏志才的画隐瞒了下来。

    “怪物?人瓮?”

    赵曼筠喃喃自语起来。很显然,赵曼筠不知道这些东西有什么含义。

    “人瓮?看来你们刚刚出来的那个地下室是一个祭坛喽!”

    这时,那个不知名的老者缓缓的说了一句。

    “祭坛?”我和胖子面面相觑,那个地下室从那个方面讲都和祭坛没关系啊。

    “这种人瓮乃是古楼兰人的习俗,这种人瓮少女一般会用在大型的祭祀之上,由国内的大祭司主持,用来祭祀国内重大的仪式。值得一提的是,这些用来作为人瓮的少女,可不是一般人,她们都必须有皇室血统才行。”老者凯凯而谈,而且非常的自信。

    “皇室血统?那帮贵族也是疯了,竟然把自己的闺女弄成那样?还算他们有良心,没用贫民女子。”

    胖子没好气的说道,他是最恨阶级压迫的。

    “这位小友,从某些意义上来说,你说的没错。每一个人瓮少女都必须拥有皇室血统,但这个皇室血统却不是指的少女本人,而是指的她肚里的孩子。”老者笑吟吟的看着胖子。

    “呸!”

    胖子直接啐了一口。

    “这位是?”

    我疑惑的看向了老者,面露询问之色。

    “哦!这位是徐良教授,对古代文化有着非常深厚的研究,也是我的老师。”赵曼筠十分客气的说道。

    “徐良?”我微微的摇头,这个名字我并没有听过,我也是考古专业出身,国内有名的考古学家我都有过一定的了解。

    “你没听说过就对了。徐良教授是来自倭国,属于倭国华侨。”赵曼筠介绍道。

    “哈!还是一个假鬼子!”

    胖子笑吟吟的说了一声,脸上的表情极其精彩。

    “王进凯,你是皮有痒了是吧!”

    随着胖子话音一落,赵曼筠直接发了彪,凶神恶煞的看向了胖子。

    胖子没会话,一双小眼死死的盯着那徐良。

    “小赵,你也是个教授,为人师表的怎能这么说话。这位小友,我是华夏人,只是在倭国工作而已,我的国籍依旧是华夏。”徐良笑呵呵的说着。“不过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哪个地下室,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楼兰人不会轻易的将人瓮放在某个地方,因为人瓮对他们太重要了,所以我敢断定,在这地下室内,应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东西。”

    徐良说完这句话,便看向了我和胖子,眼神中还带着一丝戏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