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10章 抵达罗布泊
    (本章会改,明天再看,)

    我们在楼兰古城里又待了一天,一方面霍东要制作人皮,另一方面徐良教授和赵曼筠并不放心,在地下室里翻检了一番,想看看里面有没有天眼月阵图的线索。

    整个队伍被分为了两组,我和胖子因为是地下室的发现者,所以很自然的被分到了赵曼筠这一组。

    有了希望的赵曼筠已经停止了哭泣,从她的表现来看,她是十分在乎她的女儿的。

    可我的心头缠绕的却是胖子的话,这个人是赵曼华,是我的母亲。

    我微微的摇了摇头,无论如何我都问不出这样的话,看着焦急的废墟中寻找东西的赵曼华,我心有些隐隐作痛。

    我将这些心事都收了起来,努力的作出了一幅帮忙的样子,但结局和预想的一样,一无所获。

    不过这里面最失望的人并不是赵曼筠,而是徐良。

    这位来自倭国的华侨教授对楼兰文化表现出的痴迷,远超常人,他知道的事情比赵曼筠这个西域专家都多。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从徐良的动作和力道来看,这个人应该也是一名法将,而且等级还不低,至少不应该在我之下。

    我们回到了暂时的营地,便看到霍东正在仔细的熏烤着一张薄皮。在他们旁边我还看到了已经被肢解了的白骆驼。

    霍东的手法极为的古老,工序虽然繁杂,但所有的用料都是取自沙漠,其中光设计到其余动物的血液就有十几种。

    而最重要的则要属霍东的刀工了。

    人皮薄而脆,比起其他动物的皮来说自然是不适合作为绘画和传承工具的。

    但人皮有一个优点,那就是白。其余的动物毛皮天生具有色泽。而人的皮却可以做到非常的白,在经过一定工序的处理,那人皮就可以做到坚韧和易存了。

    白骆驼的皮与人皮唯一相同的一点就是色泽,白。只有达到了这个最基础的条件,才能继续接下来的工作。

    首先,霍东会选取白骆驼腹部最柔软的一块地方切割下来,先用火烤,将其中的水分散发掉一些,但不能全部挥发。

    这个时候整张皮会变的轻一些,但厚度却要比人皮厚,如果要做到以假乱真,那就必须在这极薄的皮上割掉一部分。

    而霍东做的就是这最难的一部分,他的刀是一把极其灵巧的薄刀,长度比惊鸾要长,但厚度却只有两毫米。

    我也是用刀的行家,知道这种刀极其难以掌握,非常考验用刀者的力度,而霍东居然随身携带这么一把刀,那他的功夫也弱不到那里去。

    霍东在做完人皮总共用了十道工序,当做完之后,那张薄皮已经与人皮没有什么区别。

    光制作人皮,就花费了将近一天的时间,霍东做完这一切已经到了半夜。

    做完人皮之后,便要上色绘图,依照着我的记忆,我将大部分的细节都说了出来。

    徐良教授不仅对古楼兰的生活习惯非常清楚,而且还有极其深厚的国画艺术。

    在听了我的叙述之后,徐良教授便在这人皮上绘起了画,他所用的手法并不是用毛笔作画,而是用针来做,通过针孔的大小和方位,配合一些动物的血液,将一幅假的天眼月阵图制作完成。

    看完徐良与霍东的手法之后,我对华夏古老的艺术技艺弄弄的折服了,这种我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在他们的手里竟然实现了。

    也许古人在科技方面已经完全辗轧了现代人,但在手工艺术方面,现代人拍马也比不上古人的智慧。

    在彻底解决完了天眼月阵图的事情之后,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我们没有时间休息,做上骆驼就朝着罗布泊出发。

    虽然制作这图的人是徐良和霍东,但最累的人其实是我和胖子,白天帮赵曼筠查找地下室,又帮霍东制作人皮,晚上再将天眼月阵图的细节告诉徐良。

    他们三个人有机会休息,我和胖子却一直强打精神。

    待上了骆驼,我就直接趴在了上面,深深的睡了过去。

    楼兰古城在罗布泊的西北岸,两者距离并不远,我们的速度也很快,大约半天的时间就到了罗布泊上。

    到达这里的时候,我还处于梦乡之中。

    现在的罗布泊是一大片的盐壳,以前是华夏第二大的咸水湖。我们到达这里之后,便找了个地方开始扎营。

    这里可以被我们看做是此次旅行的目的地,也可以说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