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11章 月光仪式(一)
    落日已经出现,那接下来便是起舞的黄沙和沸腾的血液。

    起舞的黄沙好解释,那沸腾的血液会不会就是这红色的湖水呢?

    从颜色上来看,这红色的湖水确实能解释了那沸腾的血液,而我见到的第一个红色湖水则是老李头给我看的那张照片。

    那张照片里有一个男人的背影,而老李头说拍摄者才是我父亲齐弘一。

    现在红色的湖水已经可以确定是在罗布泊了,那照片中的那个背影究竟是谁呢?

    老李头来真的只是为了一个阎立德的画?

    我一想到阎立德的画,双眸猛然盯向了赵曼筠手里的天眼月阵图。我一把夺过了天眼月阵图,直接观摩了起来。

    赵曼筠不解的看了我一眼,但并没有多说什么话。

    昨夜犹豫太累,所以在制图的时候并没有太过注意,而在徐良完成这副天眼月阵图之时,我就感觉似乎这里面有什么东西是我似曾相识的。

    现在我才知道,是画风。

    我的眼力极佳,记忆力也不错,虽然之时匆匆扫过一眼,但这天眼月阵图与楼兰古城地下室的那一幅在结构上并没有太大的不同。

    也就是说我手里的这幅画虽然是赝品,但相似度却是极高。

    而这幅画的画风,与阎立德的画风极为相似,如果我有时间来看那幅画的话,应该可以更为确定我的观点。

    楼兰古城地下室的那幅画是戏志才所作,而我手上的这幅画是徐良所做,再加上我曾经看过的那副阎立德的画,三幅画的画风竟然是一样的。

    这可以说是巧合,但又不光是巧合,阎立德的画作里有凤凰陵,这就是三者紧密相连的证据。

    怪不得老李头在得到阎立德的画中有凤凰陵的消息后,就急速的赶来,看来这里面还牵扯着另外的一些事情。

    摸金齐家,我现在对这四个字的理解,越来越深了。

    罗布泊的红色湖水,涨幅非常的快,就如同火山喷发一般,很快就蔓延到我的脚边。

    我低下身,轻轻的沾了一点湖水,尝了尝,味道有点怪,不算咸也不算淡,倒是有点苦。

    做完这些后,我便开始向后跑去,刚跑上一个沙丘,一个黑色的人影便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丑陋男子。

    虽然还很远,但我一眼就认出了他,而在他的身边,还有一个瘦弱的身影,蓉蓉。

    “小姨!”

    我大喊了一声,赵曼筠快速的爬了上来,在看到那个身影之后,抬腿便跑了过去。

    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受到一股凉意袭来,回头一看,只见那红色湖水的中心处,已经有了一个不大的漩涡。

    风就是从哪里来的。

    罗布泊的秘密,终于要出现了。

    我看了一眼不远处的胖子等人,只见他们几个也是登上了这沙丘,正看着这湖中央的漩涡。

    如果这漩涡在大几倍,就能卷动这黄沙了。看来穆拉迪力说的那句话是真的,但以他的表现来看,这句话真正的含义,他是不懂的,我现在可以非常肯定的猜出,真正了解这句话含义的就是霍东。

    既然霍东知道这事情,那就说明风筝也知道,那为什么他会说这几十年都没能进去呢?

    难道真的是因为我。

    当我想到这的时候,霍东微眯着双眼,正在盯着我。

    我从这个眼神中看到了太多的东西,其中就有一层意思为占有。

    一个男人对另一个男人表现出了强烈的占有欲,这让我瞬间打了两个冷颤。

    不管霍东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在的他都是我的敌人。

    我没有多做停留,直接向前跑去,我必须在赵曼筠与丑陋男子接触之前,赶到她的身边。

    赵曼筠速度不快,我很快就追上了她,对面的丑陋男子也是从容不迫,大步流星的带着蓉蓉走了过来。

    “蓉蓉!蓉蓉!你没事吧,蓉蓉!”

    刚一见面,赵曼筠便紧张的喊道。

    “妈!我没事!”

    蓉蓉喊了一声,便抬头看了一眼丑陋男子,从蓉蓉的眼神中,我居然看到了一丝依赖,着仅仅只是一天,曾会让她出现这种眼神。

    从蓉蓉的身体特征来看,她应该非常的健康,与前段时间卧床不起的样子有着鲜明的对比。

    “你到底是谁?”

    我厉声喝问道,手中的惊鸾瞬间显现。

    “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们吧。”

    丑陋男子说话了,声音非常的低哑,似乎嗓子被烧坏了一般。

    “你是这的守护人?”赵曼筠先是惊讶的道了一声,而后急忙拿出了那副假的天眼月阵图。“东西我们拿来了,还我女儿!”

    丑陋男子淡淡的看了我们一眼,直接伸出了一只手。“我先瞅瞅!”

    “不行!”我大喝一声,直接挡在了赵曼筠身边。“蓉蓉你必须先放!”

    丑陋男子冷冷的看了我一眼,随手推了一下蓉蓉。

    我没想到这个丑陋男子竟会如此的配合,只不过蓉蓉被这么推了一下后,眼神明显有点落寞,回头深望了丑陋男子一眼。

    “蓉蓉快过来!”赵曼筠焦急的喊道。

    就在这时,对面银光一闪,双圣刀再次浮现。

    我一见此景,一把将天眼月阵图抢来,直接扔向了空中。

    只见丑陋男子纵身一跃,直接飞奔而起。

    与此同时,我的脚下也是一蹬,同时跃到了空中,我的目标就是双圣刀。

    我瞬间开启了双魄,打开了式神的虚影之体,这一次我不再轻敌,右手一动,人皇尊玺的力量便轮罩在我的身上。

    自从与撒骂王的棺椁结合后,人皇尊玺就没有先前用的那么自然了,这种变化非常的细微,我也是最近才察觉到。

    我虽然跳的慢,但我的虚影之体却可以延伸,所以后发先至,将那天眼月阵图拿在了手中。

    而那丑陋男子也没有多话,在看到这一幕后,直接临空转身,手中的双圣刀直接插在了我的虚影之体身上。

    就在这时,只见对付的双圣刀发出一阵赤芒,一个圆轮虚影瞬间浮现在刀身之上。

    虽然这个圆轮虚影的模样非常的黯淡,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就是太阳烛照。

    “人皇尊玺?”

    “太阳烛照?”

    我们两人同时喊道,眼中都多出了一份势在必得的神色。

    而就在这时,一道狂风瞬间袭来,我快速的向后看了一眼,只见那微小的漩涡,已经形成了一个冲天而起的红色龙卷,黄沙已经开始飞舞起来。

    现在三个先决条件只剩下了月光,可在这红色龙卷之下,我们的头顶都是乌云闭幕,那来的月光。

    看来这原先最简单达到的条件“月光”,才是最难达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