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15章 血色傀儡
    “什么是灵与肉的完美融合?”冯晓菱再次问道。

    “灵指的就是灵魂,肉便值得是肉体。道族在生命研究的领域有很高的造诣,但道族本身的肉体力量却很低,所以他们才需要不断的研究,进化自身。人类就是道族研究出来的,但人类的灵魂却不是,它们属于灵界,所以不管我们承不承认,灵魂与肉体的关系就像是脚与鞋子的关系,它们相互符合,但却绝不融合。”

    徐良这话点的很深,不是对灵魂和肉体极度了解的人是说不出这种话的。

    记得我第一次听到灵魂来自灵界的事情,还是欧阳菘瑞在李家宅里说的,现在又听到这样的话。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欧阳菘瑞曾说灵界这个观点是它们道家的观点,佛家似乎称此地为极乐世界。

    难道这徐良也是一个道家中人?

    “真tm的深奥。老人家,您就时候咋就能灵与肉完美融合吧。”胖子一脸不介意的说道。

    “道族虽然不能创造灵魂,但却能给灵魂施加封印。三魂七魄,便是封印,如果能同时打开三魂七魄,那灵肉自然合一。”徐良缓缓的说道。

    “三魂七魄?三魂七魄可以同时修炼?”

    我有些不解了,如果两者可以同时修炼,为何欧阳菘瑞不知道这件事,她和我都是以各自修炼为主。

    “三魂七魄当然可以在一起修炼,只是其难度太大,且有它的特殊过程,一般人很难知道。这其中涉及到了道族与道门的根本,你不懂很正常。”

    徐良淡淡的说道,意味深长的盯了我一眼,似乎在我拜我为师吧,我教你啊。

    “可惜啊!”

    突然,徐良又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

    “可惜什么?”我疑惑的问道。

    “可惜当年道族不管如何努力都造不出完美的人之终极,最后只有一个无限接近的人之终极。你虽然也是终极,但你却是男的,并不是当年那个人!不过。”

    徐良缓缓的摇着头,虽然是满脸的可惜样,但他后面的那句“不过”却将他的心思都说了出来。

    我虽然懂徐良的意思,不过我却选择了装傻,而他也没有说太多,我们对这个问题都是点到而至。

    不过,这无限接近的人之终极肯定就是欧阳菘瑞了,他应该是没有去过通天城的,为何会对人之终极事情如此了解呢?

    而且刚刚赵曼筠在阻拦他的时候,他还说了一句“背叛我的下场”,难道赵曼筠一直都是他的人?

    可赵曼筠刚刚却说两人是在这里才见面的。

    很明显,赵曼筠先前骗了我,至少她在徐良和她的关系这方面骗了我。不过看她样子,她应该是不想让我和徐良有太多的接触,是在保护我。

    那这个徐良到底是谁呢?他又有什么样的秘密?这样的人绝不会是一个普通的大学教授,他肯定有个隐藏着的身份。

    我深深的看了一眼赵曼筠,虽然她的确骗了我,但她也保护了我,这其中的孰是孰非,又岂是能用是非黑白来说清的。

    “老人家,您到底是那冒出来的,咋知道的这么多?”胖子有些发憷的看着徐良。

    “哈哈哈!老夫知道的事情,可比你想的多,就拿这个东西来说,你们又知道多少呢?”

    徐良伸手一指,方向正是那黑色眼球,并一脸严肃的看着我。

    “你知道这东西的出现,会带来什么后果吗?你知道当年的搬山道人们为何拼着全族灭亡都不愿将之带到这里吗?你知道道三爷为何拥有此物多年,却临死也不愿说出它的真实用途吗?”

    徐良的每一句话都如同一柄重锤,重重的砸在了我的脑中。

    “你都不知道,也许在你的心中,这就是一枚普通的戒指,只是有些历史而已,而这也是他们想让你认为的,可他们没想到你却将这东西真的带到了这里。”

    徐良淡淡的说着这些话,并一脸的惋惜。

    是啊!如同那些前辈真的是用命在让着东西远离这里,那我这样做,确实是辜负了他们的心血。

    我没有说什么话,因为我已经陷入了浓浓的自责中。

    “老人家,您知道就说出来吧,大家也能有个心理准备。如果这东西正的危险,那姓霍的偷袭我家橙子的罪过就大了,可您在这里和我们说这么一滩有用吗?”

    胖子知道我有些内疚,直接开始帮我说起了话。

    徐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罗布泊一眼,说道:“事情已经发生了,那我们也只能静观其变。摸金齐家的血确实是两个世界颠倒的‘引子’,但重要的却是这月眼。只要月眼出现,不管有没有齐家的这血,世界终归会颠倒,不同的只是时间而已。”

    我深深的看了一下这个小小的月眼,没想到它才是整个仪式的关键。

    现在,那海市蜃楼中,巨大的眼球也正在不断吸收着红色月亮的能量。

    两个眼球,一个月亮,一个罗布泊,就能颠倒一个世界,链接两个不同的星球。

    这是自然是神迹?还是人为的结果?

    不管它是怎么来的,这都是奇迹。

    此时,海市蜃楼那边的人,还在不断的膜拜,为首的那个女祭司现在正跳着一段“奇怪”的舞蹈。

    她们似乎很兴奋,不管是台上的人,还是台下的人,都在不断的跪拜着。

    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那边的祭品,那应该是一个女人。因为距离太大看不清模样,不过我可以看到她身上缠绕着的应该是绳索。

    人祭?

    真是个丧尽天良的祭祀仪式啊!

    徐良没有去管霍东,他认为这种明知结果的事情,就不需要再去管。但徐良不是我,我没他那么老,也没他看的那么透,我要做的就是有仇必报。

    我悄悄远离了胖子他们,也许现在的我不是霍东的对手,但我也绝不可以让他轻易的得逞。

    “式神,娲!”

    虚影之体再次凝现,这三翻四次使用式神,对娲的伤害是极大的,但对付霍东,我却不得不使用它。

    我快速的跑向了罗布泊那边,只见那红色的湖水,此时已经快速的凝聚。那最中央的龙卷风,已经将一部分的红色湖水吸到了天空。

    从我这里看去,这就是一个巨大的龙吸水。

    红色的湖水,遮天的乌云,漫天的风沙,奇异的银光,组成了这个特殊的环境。

    而霍东,就在这湖水的边上,此刻的他正全神贯注的对着那红色湖水,双手不断的切着一个个的道印。

    如果远看这湖水像是血液的话,那这近看之下,这就是一片血浆。

    就在这时,霍东手里的道印切完了,一个血红色的人型傀儡突然出现在这红色的湖水之上。

    看到这个人形傀儡的时候,我抬头向上看去,因为眼前这个血红色的人形傀儡除了这身皮肤之外,与那海市蜃楼里的祭祀首领是一模一样。

    当这血红色的人形傀儡走到岸边的时候,霍东将手里的尖刺郑重的递了过去,并对其做了一个礼节性的动作。

    当这个血红色的任性傀儡拿到这枚尖刺之后,便在上面深深的吸了一口,而后猛然盯向了我。

    一瞬间,整个湖水猛烈的翻腾了起来。

    在这一眸之下,我的心如同被穿过了千万根尖刺,顿时疼痛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