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17章 两滴血珠
    我看不清那女性祭品的样貌,也不知蒋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手指一动,惊鸾便回到了我的手上,我向前一步,直接抵在了霍东的头上。

    霍东淡笑的看了我一眼,就闭目养神了起来,丝毫没有表露出一丁点的害怕。

    一旁,红色的人形傀儡被娲打的节节败退,论对这具式神之体的操纵,我是远不及娲的,三对手臂被她舞的虎虎生威,死死压制着红色傀儡。

    “说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略有些急切的说道。

    霍东没有说话,就这么躺着,似乎周围的一切都与他没有关系。

    “你导演了这一切,难道就准备这样放弃了?”我淡淡的说道。

    也许是我的话,戳中了他的心事,霍东睁开了双眼,深深的看了一眼头顶的海市蜃楼。

    “那你知道她们在干什么吗?”

    很突兀,霍东说的话居然是这个。

    “祭典仪式?”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对。也不对。这确实是一个祭典的仪式,但她们想的却是怎样离开那个地方。”

    霍东不着边际的说着话,听的我眉头直皱。

    “她们已经在哪里生活了近千年了,也被困了近千年,那里其实就是一个牢笼。”

    霍东淡淡的说着,双眼深邃,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

    “我对那个不感兴趣,我只想知道那个被捆着的女人,是不是我的母亲?”

    我打断了霍东无病呻吟,直捣黄龙,问出了我想问的问题。

    “是!”

    霍东的回答非常的简单,简单的让我无法呼吸。

    母亲吗?

    我抬头望天,看着那个被捆着的女人。多少次了,我总是在梦中与她相会,一次次在睡梦中呼喊着她的名字,但从没有与她如此的接近过。

    母亲。

    这是一个既远且近的名词,它承载着我曾经所有的希望,也带给了我无边的绝望。

    “你这么做是为了救她?”我有些低沉的问道。

    霍东听了这话,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望向了一旁的人形傀儡。

    “能救你母亲的不是我,而是她。要是按照仪式的进度,那只有等你母亲被献祭之后,这天地的大门才会打开,你的机会只有一次。”

    我一听这话,紧张的望向了那红色傀儡,娲控制下的式神已经将之逼到了湖水的深处,再后退几步就是那可怕的龙吸水。根本不用我说话,娲与我心意相通,当霍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便停下了手。

    红色的人形傀儡如蒙大赦,当即躲开了娲。

    人形傀儡看了看我,又看了看霍东,脸上写满了愤怒。

    “废!物!”

    天地间突然响起了两声如雷般的怒吼,而这声音与人形傀儡的口型无比的切合。

    “你会说话?”

    我惊异的说了一句。可没等我说完,人形傀儡便直接从身后拿出了先前的那把尖刺,直接刺进了自己的胸口。

    “啊!!”

    瞬间,我听到了身后的一阵娇喘,而后身体顿时感到了无边的疼痛。

    “齐成啊!难度你齐家就没和你说,妇人之仁不能有吗?”霍东淡漠的笑了一笑。

    随着我痛苦的倒地,冯晓菱的晕却,娲也紧接着烟消云散。

    “徐教授?您的立场是什么?”霍东道。

    “你们年轻人的事情,老夫不便插手。”徐良当即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两不相帮。

    “小齐!”

    赵曼筠准备下来,却被徐良一把抓住。

    “齐成哥哥!”

    同时,蓉蓉也被丑陋男子按在了怀中。

    “哈哈哈!这当真是一场好戏啊!”胖子一脸无畏的走了下来,手里掏出了随身的匕首,昂首阔步的走上前来。

    “姓霍的,想对付我家橙子,你还要从胖爷的身上踏过去。”

    “哦!是吗?”

    霍东反问一口,双眸漂向了身后,我忍着剧痛回头看去,只见那已经到底不起的冯晓菱身边已经出现了一个深邃的青色鬼魂。

    “md!”胖子不禁暗骂一声,那蒋颖虽然已经不能行走,但一手控制鬼魂的本事却是没有丢。

    “她和你的关系不一般吧,你难道准备为了你的主子,放弃她?”霍东若有所指的看着胖子,这其中必定另有隐情。

    胖子一脸气愤的盯着霍东,手指啪啪作响。

    很显然,冯晓菱和胖子之间肯定有着另一层的故事,这个事情身为特殊部门首领的霍东是知晓的,而冯晓菱在胖子心中的地位也肯定不亚于我。

    “你只要不出手,我保证齐成不死,他的恢复力你刚刚也看到了,难道你真打算牺牲冯晓菱?”

    霍东再一次威胁了胖子,双眸中偷着浓浓的自信。

    “师叔,我没事的!”

    我缓缓的说出了这句话,拒绝了胖子的帮助,更重要的是不想让胖子为难。

    “开!始!”

    天空中再次响起了闷雷般的吼声。

    而后,只见那人形傀儡直接操纵着身旁的红色水柱,缠住了我的身体,将我带到了那龙吸水旁。

    这虽然不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这个人形傀儡,但却是我第一次心目旁骛的看着她,不知为何,我竟然在她的身上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

    我们齐家的感觉非常的准,这一次也不可能出错,这个人形傀儡我绝对是第一次见到,但她为何会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没等我多想,人形傀儡变从身上直接抽出了那把尖刺,这尖刺此时已经通体翻红,表面上漂浮着几条红色的血带,而这尖刺的内部则是悬浮着一滴鲜血。

    不用问,这滴鲜血的主人,正是我。

    看来前一次霍东能够偷袭成功,全靠这尖刺的功劳。

    人形傀儡控制着尖刺,将尖刺缓缓的送进了龙吸水之中。

    刹那间,这龙吸水的表面上也漂浮出了几条红色的血带,而那海市蜃楼之中,原本不断跳跃着的祭祀头领也停止了她的步伐,她抬头望“天”,手中多出了一个尖刺。

    如果我没看错,这个尖刺正是刚刚人形傀儡放入龙吸水中的那个。

    祭祀头领举着尖刺,猛然高高抬起,底下的众人顿时欢呼起来,前排的祭司们更是喜极而泣。

    当祭祀头领做完这一切,直接走到了我母亲身边,直接将尖刺刺入了她的胸膛。

    看到这里,我的双眼瞬间凝固,一颗心也被揪了起来。

    “齐成,你和你的母亲就是链接着两个世界的桥梁,你们的血缘将是关系着这次的成败。”

    岸边,霍东缓缓的说着,语气还很激动。

    我死死的盯着那海市蜃楼中的祭祀头领,片刻不敢放松。

    当祭祀头领将尖刺拔出的时候,尖刺中又多出了一滴血珠。

    台下的众人欢呼着,台上的祭祀雀跃着。

    祭祀头领高举尖刺,两滴血液开始慢慢的融合,两滴血液慢慢的融合在了一起,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可就在这时,两滴原本融合了的血珠,再次分离了开来。

    “这不可能!”

    当两滴血珠分开后,岸边的霍东发出了愤怒的咆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