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19章 大脑
    徐良缓缓的说着,并坐到了我的脚下,同时示意我也一起坐下。“哎!人老了,腿脚不利索,稍微一动就累的不行。”

    对于徐良的这话,我本能的选择了无视,他虽然头发花白,但却根本不显老。

    “起点?”

    我微微的皱着眉,心中似乎懂了徐良的意思,但又似乎更加的模糊了。

    “对,就是起点,也可以说是原点。物理上都有宏观物理学和微观物理学,其中微观的物理学就是量子力学,分析的是原子与分子,这些最简单,最初级的东西。而阵法也是一样,它的组成也是由无数个原子与分子结合而成,不同的是释放的方式不一样。用机械释放出来的就是科学,而用剑笔释放出来的就是阵法和道法了。”

    徐良缓缓的说着,似乎是在解释,但我听起来这更像是一种传授。

    “按现在的说法,道族只是研究了宏观而忽略了微观,他们可以造出如此庞大且雄伟的天地方圆阵,却依旧输给了他们。”

    当我从徐良口中再一次听到“他们”的时候,我的心猛然一触,毕竟这两个字我已经很久没听过了。

    “他们指的是虚族吗?”

    我有点疑惑的说道,在那个侵占了道三爷灵魂的那个虚族人身上,我看到了所谓“他们”的影子。

    “不是!”徐良缓缓的说道。“准确的说虚族只是‘他们’的打手而已,真正击败道族的是这里。”

    徐良缓缓的指了指自己的胸脯。

    我心头一怔,徐良说的是人类?转念一想,这根本不对,人类本就是道族制造出来的,怎么会是人类呢?

    难道是?

    “灵魂?”

    我当即说道,眼神中透露出了浓浓的不信。

    徐良这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灵魂只是我们的称呼,而灵魂是不是‘他们’,这只是老夫的一个猜测而已,不过从种种迹象表明,道族所指的‘他们’与灵魂的关系及其密切。其实道族的被迫离开,老夫更认为是生命的研究已经彻底威胁到的‘他们’,所以道族才会受到迫害。”

    “道族的生命研究?那个方面?”我急切的问道,徐良的话有种让我茅塞顿开的感觉。

    “道族是没有灵魂的,只有身体,身体的来源更是五花八门,但道族却有这个‘他们’最害怕的东西,大脑。”

    “大脑?”我不解的看着徐良。

    “以我的研究来看,我们的大脑就像一个存储器,百分之90多都不能用,只有不到10%的空间在运作,但就是如此小的一部分,却创造出了如此灿烂的科技。那另外的百分之90在干什么呢?道族既然造了大脑,为何会只给我10%的使用权呢?”

    徐良抛出了一个问题,看似是在提问,但实际的用途应该是让我去联想。

    “那大脑剩余90%的空间,是道族的封印?”我试探性的说道。

    “对,那是道族研究的精华,是‘他们’最为害怕的东西,那里有着道族的智慧,这才是我们真正的财富。也是唯一能够获得自由的依仗。”

    徐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回头望向了那罗布泊中的龙吸水。我也随之看去,而这时的胖子已经将霍东拉了上来。不出所料,此时的霍东的双眼黯淡无光,一幅颓废之像。

    “霍东这孩子那你也看到了,他是个出色的娃娃,脑子很好用,对目标明确,做事情缜密。但他的心思太重了,一点小小的挫折都承受不了。”

    很显然,徐良是知道我的小动作的,但他却并不在乎。

    “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我有些忐忑的问道。

    “算是吧!”徐良叹了一口气。“道族的故乡,就是我们即将要前往的那个世界,当你能看到那个红色月亮的时候,那就说明我们到了地方,而上面的那些人也就到了我们这里。霍东的目的就是把那边的人在世界颠倒之前转移过来,这样就能再一天之后的世界回转时彻底留在这个世界。”

    “彻底留在这个世界?”我微微皱眉,霍东大费周章难道就是为了这个?“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那边有认识的人?”

    徐良抬起一只手,向下一指。“如果我没猜错,那个断腿的姑娘就是在上面出生的,所以这其中的缘由她应该是了解的。”

    我抬头望天,我们的上面就是海市蜃楼的世界,蒋颖是出身那那边的?她是如何过来的?

    “摸金齐家。中原八大玄灵世家之一,精通奇门遁甲,周易八卦,寻龙点穴以及”

    徐良说到这里却是岔开了话题,并且故意顿了一顿。

    我看着徐良的眼睛,他的这一顿有很深层的意味。

    “古境探险。”

    听到这,我的眉头再次一皱,古境探险是什么鬼?

    “据老夫所知。齐家的玄灵世家身份,一直都是掩人耳目的招数,背后的齐家另有目的。最为重要的是,齐家从宋代起便一脉单传,不管历经何种险境都能大难不死。齐成小友,如果你信得过老夫,是否能将你齐家的最终目的说一说呢?老夫自认为也是学识渊博之人,应该能够帮的了你,要不你们齐家东奔西走的,也确实是累。”

    徐良缓缓的说道,言语中带着一丝不容反驳的味道。

    “我不知道。”我淡淡的说了一句,对于徐良的这句话,我倒不是第一次听说,道三爷在通天城的时候就说过我齐家的血脉特殊。

    “你不用着急拒绝,先听听老夫的筹码。”徐良笑呵呵的看着我,而后对着天上的海市蜃楼说道:“那个被捆着的确实是你母亲,身份如假包换,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你齐家的秘密,那我愿意帮你将你母亲救回来。”

    “他们是真的母子?”

    这时,一旁不远处的霍东猛然抬起了头,不置信的看着我。

    “他们的确是母子,只不过他们这对母子有点特殊,你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

    徐良表面上是在回霍东的话,其实是在对我说。

    “你有什么证据?”我淡淡的说道。

    “证据?”徐良笑吟吟的看着我,缓缓的摇着头。“你要的证据就在这群人中间。”

    就在徐良说完这句话时,我本能的看向了赵曼筠,可这时,徐良的手指却指向了别的地方。

    而这个地方却站着两个人,丑陋男子与蓉蓉。

    “我现在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霍东想要救的根本不是你母亲。而且这道族的大阵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如果你这次不救你母亲,那就再也没有机会救她了。”

    徐良缓缓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