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22章 戏志才的踪迹
    “大姨?”

    “冯媛媛?”

    冯晓菱和胖子同时惊呼一声,两人的步调出奇的相似。

    “你们认识她?”我的眉头微微一皱。

    “我没见过,但冯家近二十年来也只有大姨失踪。”冯晓菱微微有些怯怯,毕竟从没见过面,不好意思确认。

    “冯家和齐家这三代内那些不清不楚的关系可不光是发生在你身上。”胖子有点猥琐的说了一声,便直接后退一步。

    “冯媛媛?”我喃喃自语了一声,心中不禁有些发愁。

    “砰!”

    又是一声巨响,那天上的裂痕再一次扩展开来,裂缝再次扩大。

    这一下,把我的心彻底揪了起来。

    我终于知道徐良为何说搬山道人为何拼着灭族也不愿将那个月眼之戒带到这里了,月夜双目汇聚在一起,会彻底开启天圆地方大阵,但这边的天地方圆大阵已经抵挡不住那些道族的追击者,贸然开启大阵,只会让大阵的防御雪上加霜。

    这个祭典我虽然不知道为何会存在,但听那终极与冯媛媛的意思,应该是与天地方圆大阵有关。

    虽然我救了母亲会带来无穷的灾难,但如果再让我选择一次,我依旧会这么做。

    冯媛媛怒视一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现在你们就算是回了那边也不安全,还是先想想怎么办吧。”

    “哦!你还有办法弥补这天地方圆阵?”徐良一脸笑意的看着冯媛媛。

    “哼!要不是你们打扰这祭天大典,这大阵还能维持数年。”冯媛媛一脸愤恨的说道。

    “仅仅只是维持数年而已,早毁与晚毁,有区别吗?”

    徐良不在乎的说了一声,转身便准备离开。

    “我不走,既然来了这里,我就要先救我女儿。”赵曼筠一脸坚定的说道。

    徐良一听这话,双眼微眯,神色很是不善,但他却没有反对。

    “月痕降?”冯媛媛一听这话,就看到了赵曼筠一旁的蓉蓉,不由自主的说了一声。“据我所知,这东西在外面只与夜郎古城有关,这小姑娘和齐弘一是什么关系啊?”

    当冯媛媛说出最后一句话,这里的温度瞬间降低了不少。

    “这孩子姓孔,与齐弘一没关系。”徐良老神在在的说了一声。

    冯媛媛不置信的盯了蓉蓉一下,便不再理会这件事了。

    “她也许没关系,但他呢?我可是刚刚听说有人在这里喊妈的!”

    冯媛媛一声怒吼,整个祭台瞬间颤了三颤。

    “我是齐弘一的儿子,齐成。”我淡淡地说道,双眼直对过去,毫无畏惧之色。

    “哈!那个死鬼倒是风流,在外面居然就生了一个,当真是了不得啊,你妈是赵曼华?”冯媛媛道。

    “你何必明知故问呢?”我大咧咧的说道。

    “呦!这是给我来沉香救母啊。你可真是个大孝子。”冯媛媛出言讥讽了一声,而后看了看头上的裂缝,一张俏脸瞬间垮了下来。

    “跟我来吧!现在不是和你们叙旧的时候。既然你们救下了赵曼华,破坏了这里的祭祀大典,那就要负起相应的责任。”

    冯媛媛厉声喝道。只见她手杖一敲,三只憾地虎蚯便直接窜出了地面。

    “坐上来吧!这里有自己的规矩。”

    我们互看了一眼,丑陋男子和徐良同时上了憾地虎蚯之上,我抱着我母亲也上了憾地虎蚯。

    “砰!”

    又是一声巨响,这天空的裂痕再次加大了一分。

    憾地虎蚯的速度飞快,特别是在这沙漠之中,丝毫不比地球的吉普差多少。而且这东西还没有尾气,绝对是出行必备啊。

    一路上,我们路过了不少的“人”,他们一个个都显得十分的惊慌,每一次天空中响起一个巨响,他们都会吓的发颤,在憾地虎蚯路过的时候,那个“人”都会俯身跪拜,行大礼。

    “小橙子,这些就是道族人吧?”胖子悄悄的对我说道。

    “恩!”我缓缓的点了点头。

    我们路过的这些“人”,确实都是道人没错,但却并不是我在通天艺考图中看到的那些个道人。

    在通天艺考图中,那些道人一个个都非常的凶悍,不仅会使用强大的道术,个体的力量也十分的强大,而我在这里看到的道人,虽然也保留着道人的诸多特征,但肉体的力量却十分的弱小。

    从外形来看,他们的身体普遍弓弯,高度也只有一米二三,走起路来很是滑稽。从外貌来看,他们的眼睛和嘴巴都很大,但却看不见鼻子。

    整体的形状就如同一只大号的变形蜥蜴。

    “你是在好奇这些人的长相呢?还是在好奇他们的能力?”冯媛媛淡漠的说了一声。

    “都有。”我淡淡的回了一声。

    “他们都是道族人,也许你还不知道我们人类都是道族人创造的,与所谓的生物进化一点关系都没有。另外,我们华夏自古相传的道术,也是道族人留下的,你别看这些人矮小,他们可是道族的英雄。”

    “英雄?怎么说?”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些道族人是地蜥族人,他们身体瘦弱,力量也不足,只有人数众多一个优点,但在当年的道族大撤退中正是他们牺牲了自己领地,并且用自己的族人抵挡了外族的进攻。”冯媛媛缓缓的说道。

    “牺牲?”我有点落寞的说道,真没想到这些有点丑陋,且不起眼的人竟然如此的伟大。

    “对,虽然他们很伟大,但地位却不高,自从人类来到这里之后,他们就只能生活在荒漠里,对他们来说只有牺牲才会被其他族的道族人认可,当年的道族大撤退是他们这一族唯一一次获得荣誉。他们的精神被这个城市所表彰,牺牲者也通常被看做最伟大的人,而你母亲就是这次被选出来的牺牲者。”冯媛媛一边指挥着憾地虎蚯,一边给我你解释着。

    “为什么会是我母亲?”我愤愤不平的说道。

    “选择,每一个祭典的献祭者都是教中的一员,他们拥有最好的资源,自然也必须在关键时刻奉献自己的生命。”冯媛媛妩媚的一笑,双眸中充满了诱惑。

    一瞬间,我似乎心中多了一个暗示,“来问我啊!来问我啊!”

    幻术吗?我心中不仅暗暗一惊,这冯媛媛的幻术,竟然比冯香蔓还要强。

    “什么教?”

    没等我问,一旁的徐良竟然开出了口。

    “哈哈!没想到竟然会是你。”冯媛媛浅笑一声,玉葱般的手指向前一指,说道“截教,创始人就是那个家伙。”

    我顺着冯媛媛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哪里有一座伟岸的古城,这古城的城墙足有十几米高,这在古代已经算是极高的城了,而这城中竟然有一个雕像比这城墙还高。

    当我看清这座雕像的面容后不惊为之一动。

    因为这雕像的面容竟然是,戏志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