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23章 月眼之用
    当我看到这座雕像的时候,整个人不禁站了起来。

    戏志才,这个人可真是无所不在啊,即便是在这天地方圆大阵的另一面,也依然能找到他的足迹。

    而且刚刚冯媛媛说他还建立了一个教派?

    截教?

    这不是小说封神榜里通天教主所创的教派?

    戏志才竟然也在这里建了一个截教,这难道是偶然吗?

    我不信。

    虽然戏志才我接触的不多,但不管是从哪个角度来说,这个人都不会做无用之事。

    “截教?应截而生,为截而灭。果真是个好名字啊!”徐良悠然自得的感叹了一声。

    我闻言望去,只见这徐良似乎陷入沉思,凝思的神情凝固其上。

    我微微的皱了皱眉,在罗布泊那边,这徐良教授要不是温怒,要不是冷酷,要不是自信。这凝思而重的神情还是头一次见。

    “这位老先生,还没请教您尊姓大名?”冯媛媛缓缓的说道。

    “徐良!”徐良教授缓缓的言道。

    “原来是徐先生,幸会!幸会!您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是什么?”冯媛媛微笑着说道。

    “当然是这‘截’字的来历了!”徐良理所当然的说道。

    “难道不是《封神演义》那本小说?”冯媛媛再次追问道。

    “封神演义?”徐良微微皱眉。“这本小说很有名吗?”

    徐良的反问着实让我吃惊,这封神演义虽然不是四大名著,性没有那四本强,但其故事性还是非常的棒,流传也很广。

    这徐良明显是一个熟读古史,且深谙道韵的人,他竟然不知道封神演义,这可是与他身份极为不符啊。

    我环顾一周,这在憾地虎蚯上的众人都对此颇感意外。

    “也不是很有名,只是流传的年代比较久而已。”冯媛媛随口一说,便继续驱赶着憾地虎蚯前行。

    砰!

    天空中的惊响已经越来越频繁,同时也意味着我们的时间不多。

    “冯小姐,看这‘天’的情景似乎不妙啊,你为何非要把我们带回城中,有什么事情这里不可以说吗?”我缓缓的说道。

    冯媛媛一听这话,当即扭过头来,而且她的脸色非常的差。

    “第一,我是你的长辈,而且以我的年龄已经当不了什么‘小姐’了。第二,大阵被毁这样的事情我们已经预计了几百年,这截教就是因此而生的。我们不回城中,难道还准备去当逃兵?”

    冯媛媛刻意在逃兵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我有些无奈,不过如果对方没有骗我的话,那这件事我也是有很大责任的,另外我也想知道看看这所谓的截教。

    “如果真有截教的话?那有碧游宫吗?”这时,胖子突然插了一句话。

    冯媛媛笑了笑,语气坚定的说道:“不知是巧合还是刻意,这位截教创始人还真在这城下建造了一座碧游宫,并且还留下了一个大阵抵御虚族。”

    “诛仙剑阵?”胖子当即双眼闪烁的说道。

    “对,就是诛仙剑阵。”冯媛媛点点头说道。

    “真的?那这截教创始人岂不就是通天教主了?”胖子一脸兴奋的说道。

    “不是!这位截教的创始人并没有留下他的名字。他只是推翻了原先统治这里的哪位残暴女皇,建立了对抗虚族的截教,并离开了这里。”冯媛媛淡淡的说道。

    “他去了那?”我尽量让自己不显得那么突兀,说话的语气控制的很淡。

    “外面。”冯媛媛一脸向往的说道。“天地方圆大阵的外面,他去了那个陌生的世界。”

    外面?

    我深深的看了眼这天地方圆大阵,对戏志才的这个决定很是不解。

    他为何要出去呢?外面的危险他不知道吗?难道他是为了探究道族的遗迹才出去的?

    “能说下他离开的时间吗?”我有些期许的问道。

    “具体的时间不知道,但我们可以进行推断。”冯晓菱微微的笑道。“按你母亲的算法,这石像建成的年限应该是在600多年前,那这个截教创始人离开的时间也应该在这段时间内。”

    “元?”我喃喃自语了一声。

    “对,就是哪个时候。另外这里有一个传说,与铁木真有很大的关系哦。”冯媛媛娇笑的说道。

    “铁木真?”我和胖子等人同时惊呼一声,难道那穆拉迪力老汉说的那个故事是真的?

    “对!就是铁木真。这个城在以前被称作是楼兰,它的最后一个皇帝是位女皇,而她只有一个‘妃子’,那就是铁木真。说来也巧,这截教的建立其实也有铁木真的一份功劳在里面。当年的截教的创始人来到这里,铁木真便利用了他的力量,击伤了女皇,抢走了月之巨眼和控制它的月戒,并成功离开这里,那女皇临死前则燃烧了自己最后的生命,诅咒了铁木真。”冯媛媛简简单单的便将这个故事说了个大概,但我只对其中的两个名词感兴趣。

    “月之巨眼?月戒?”我大声的吼了一声。

    “没错,你天上看到的这个就是夜之巨眼,而我手上就有一枚夜戒。”冯媛媛说完,便对我展示了一下她的戒指。

    这枚夜戒除了颜色为红之外,与我那枚月眼之戒是一模一样。

    看到这个,我已经完全相信了冯媛媛的话。

    如果她说的没错,那搬山道人的先祖就是铁木真一族,而当年他们抢到的巨眼,也不是夜之巨眼,而是月之巨眼,就是用我手里的那枚戒指操纵的。

    到底是搬山道人们的传承出了问题,还是故意为之呢?

    我深吸了一口气,这其中肯定是另有隐情的,铁木真如果真的与那个女皇结婚的话,那就不可能连着月夜双目的名字都搞错。

    “那则月夜双目除了是这天地方圆大阵的法器外,还有什么作用呢?”我紧张的说道。

    “作用很多,但最主要的作用就是‘生与死’。”冯媛媛轻轻的说道。

    “生与死?”我喃喃自语着。

    “月眼可以保人不死,而夜眼则可以恢复身体。像这小姑娘的病,只要过了这几天,那我就能用夜眼将她的病治好。”

    冯媛媛刚说完这话,赵曼筠的脸上直接显现出了一阵喜悦。

    “可惜啊!这小姑娘能用到夜眼的机会实在是渺茫。”

    冯媛媛一脸可惜的说道。

    “那月眼如何保人不死?”我不解的问道。

    冯媛媛听了这话,一脸正色的说道:“在月眼的照射下,被施加了诅咒的人会变成不死的骷髅,无论什么力量都不能将之杀死,他们会变成最骁勇善战的勇士,不摧毁敌人决不罢休。”

    “这么厉害?”胖子惊讶的说道。

    “厉害是厉害,只可惜代价也很大。”冯媛媛指了指下面的地蜥族人“看看他们,他们的祖先就是在月眼帮助下,才成功抵御了虚族。但他们的生命却比他们的先祖要短一半,即便是我的夜眼,也帮不了他们。”

    我听了这话,不禁再次深深的看了眼这些地蜥族的人,他们的情况与搬山道人是何其的相似啊。

    “如果我没猜错,正是因为有了这月眼,铁木真才会以10万草原铁骑,横扫亚欧大陆。”冯媛媛一脸坚毅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