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27章 碧游宫(下)
    我和胖子刚进碧游宫的大门,就突然感到身后有个人影窜过。

    我嘴角微微翘起,摇了摇头。“就知道你回来。”

    “我!”

    就这一个字,却让我冷汗直流。

    我回头看去,只见我身后站着连个人,一大一小两个美人花。

    大的就是冯晓玲,也是我以为的跟进来的那人,而小的这个却是蓉蓉。

    当我看到蓉蓉的时候,也同时看到赵曼筠慌张的神情,但这时的大门已经关闭。

    “蓉蓉,你怎么?你怎么来了?”我大惊失色的说道,对这个妹妹,我是很关心的,这碧游宫一听就是一个危险的地方,她的身子这么弱,怎么能来这呢。

    “是,是,是他让我来的.”蓉蓉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

    “他?”我先是一愣,而后就知道是谁了。

    丑陋男子,这里面也只有丑陋男子能让蓉蓉这样做。

    “你知道他是谁吗?你这么听他的话?”我有些无语的看着蓉蓉,憋了半天,也只能说出这几句话了。

    “我不知道。”蓉蓉低下了头。“但我知道他不会害我,他是好人。”

    听了蓉蓉的话,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大学这几年,倒斗这几次,已经让我充分的认识到,好人与坏人,真不是简简单单的几个字能概括的。

    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坏人,自然也不会出现绝对的好人。

    但我却深刻的知道,好人绝对比坏人更难做。

    丑陋男子是谁?我虽然心中已经有了个大概的猜想,但他让蓉蓉进来这件事却让我很是无语。

    “那你又为何要进来?”

    我没法再说蓉蓉,只能转头看向冯晓玲。

    “我要跟着你。”冯晓玲直愣愣的说了这句话,便摆出了一副,你能奈我何的表情。

    “你们!”

    我正准备数落一下他们,胖子却直接拦住了我。“外面不见得比这里安全,先走吧!”

    我扁扁嘴,无奈的转身向后走去。

    ??????

    “蓉蓉,一会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能离开我的身边,遇到危险第一件事情就的躲到我身后,知道了吗?”

    “嗯!知道了。这你都已经说了十遍了。”蓉蓉翻翻白眼,无奈的说道。

    我一听这话,老脸不仅一红,这一路上我确实说了很多的话。不比我们三个,蓉蓉是第一次进入这么危险的地方,而且她的身体也不好,我说的话未免就多了一些。

    “橙子,这点子不对啊!”

    走在最前面的胖子突然说道。

    “怎么了?出什么问题了?”我疑惑的问道。

    至于胖子口中点子的意思就指的是这下来的地宫,因为倒斗下了地,如果再提起这些字眼,会犯忌讳。

    胖子指了指我们走的这条道,说道:“这点子造的门道很老,不像是宋元时期的作风,倒是更像汉朝的规格,可冯媛媛说建造这的人是元代的人,难道那个所谓的创始人是汉的。”

    我听了胖子的话,微微一笑。“你还真说对了,这碧游宫的创始人啊,他就是汉的。”

    说完,我便将戏志才与创始人的关系说了出来。

    别说冯晓玲和蓉蓉了,就是胖子,在提供的这个截教创始人就是戏志才的时候,也表现出了不可思议的眼神。

    “这家伙真的长生不老了?从汉都活到了元?”胖子一脸的不可思议。

    “不光是元,我怀疑就是现在,戏志才也没有死。”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证据呢?”胖子一脸激动的说道。

    “猜的!”我懒得搭理胖子,这里还有个小的了,没看她像是在听书一般看着我。

    胖子狠狠的看了我一眼,便朝前看了下。

    “橙子,咱这一路走了时间也不断了,咋除了路,就是路。这碧游宫到底是迷宫呀?还是啥?”胖子有些无奈的说道。

    听了这话,我也是很无奈,按理说这碧游宫应该是这里最神秘的地方。可我们这一路下来除了零星的几幅壁画之外什么也没看到。

    “我们是不是被骗了。这里根本就不是那碧游宫。别忘了,徐良可是走的别的道。”胖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着重点了‘道’字。

    我微微的摇了摇头,心中也是有些疑惑。

    “你们俩个疑心病咋比我还重了,我大姨虽然我没处过,但她的为人我还的听过的,没你们想的那么不堪。现在应该是没到地。”

    冯晓玲一脸埋怨的说道。

    冯晓玲话音刚落,这隧道里便突然传出了一个尖锐的叫声。

    我当即吓了一条,这叫声宛如一位女子在绝望中的呼喊,充满了悲凉。

    “md,终于有点特别的了。”

    胖子嘟囔了一声,一手拿匕首,一手拿手枪,率先向前走去。

    “蓉蓉在我身后,晓玲断后。”我道了一声,便直接跟了上去。

    我和胖子当即跑了过去,这通道的尽头便不再是石壁,而是变成了一个山洞。

    我们站在了山洞和石壁之间,停止了前进。

    “怪!真怪!”我喃喃自语了一声,这碧游宫中怎会有山洞,而且这条山洞给我的感觉也极其的不好。

    我开启了阴阳眼。可在这阴阳眼下,却什么也没有看见。

    但我的心却发着一阵阵的心跳。

    “哥!我怕!”

    蓉蓉喊了一声,直接抱住了我的手臂。

    “齐成!这里感觉咋这么阴了?”冯晓玲有点发怵的说道。

    胖子虽然没说话,但眼神却十分难看。

    “走吧!车到山前必有路,胖爷我走南闯北这么些年,难道还会被一条道吓住。”胖子莫名其妙的说了这么一句,便直接走了进去。

    我们几个紧随其后。

    这山洞的路并不难走,但仅仅五分钟后,我们路却没有了。

    路的尽头有四具骸骨,从骨骼的特征来看应该是两女,两男。

    “这里怎么会有死人?”我皱着眉头看了一眼,缓缓的蹲了下去。

    我仔细的检查着尸体,可其中一个细节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是一枚戒指,准确的说,这是一枚残缺的戒指。

    但这没戒指却和我手上带的一枚十分相似。

    月眼之戒。

    我的月眼之戒因为小月眼的出现,而破碎,所以不可能出现一模一样的东西,可现在我从那尸体上取下来的这枚,却与我手上带的一模一样。

    “咦!”胖子发出了一声惊疑,从地上捡起了一把刀,如果我没猜错,这把刀与胖子常用的那个是一款。“怎么会一模一样?”

    之后,冯晓玲和蓉蓉也在地上找到了只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是幻术吗?”我当即说道。

    这里有我们的专属物品,而且有四具尸体,这种寓意很明显,这就是我们的尸体。只是我们为何会见到“自己”的尸体,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幻境。

    “不是!”冯晓玲缓缓的摇头。“这里的东西应该都是真实存在的,而这四具尸体,也都是我们的。这种现象我以前在一本很老的书里看到过。如果我没说错,我们在的这个地方,应该是幻术回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