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36章 昆仑天宫(下)
    楼兰王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无比激动,那只硕大的眼球也再次飞起。

    这时的透明光幕已经逐渐碎裂,眼看就有破裂之像。

    但与此同时,那西王母后背上的昆仑天宫也骤然变大。

    顷刻间,这昆仑天宫轮罩了整个楼兰城,并支撑起了天地方圆大阵。

    这昆仑天宫虽然乃是虚拟框架,只有轮廓而无实质,可它所带来的力量却不容小觑。

    铁木真望着这充斥在天地间的虚拟建筑,心有一股豪气悠然而生。

    昆仑天宫的出现,直接撼动了整个天地方圆大阵。

    这天地方圆大阵不仅得到了稳固,就连这天地之间也恢复的平静,旋转翻滚的局势得到了控制。

    虽然目光所过之处,整个“天地”已经反转,但在昆仑天宫的笼罩之下铁木真挨次感觉到了“脚踏实地”的感觉。

    引力的再次出现,铁木真信心大增。

    “抓紧时间,我的力量不足以催动昆仑天宫太久。”西王母激道一声,脸上依旧开始流出了滴滴香汗。

    “呵呵!哈哈!”楼兰王肆虐的狂笑着。“这昆仑天宫果然名不虚传啊!有了它,孤就可以离开这里,再也不用收到这天地方圆阵的束缚了。孤自由了!从现在起,孤宣布,它是孤的了。”

    西王母和楼兰王的声音同时响起,只是一个在心底,一个在天空。

    这两个声音都很急,急的让铁木真都没听清具体的话。

    但这些都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铁木真已经做出了决定。

    这时,铁木真深深的看了一眼香汗淋漓的西王母,脸上闪现出一股决绝之色。

    就这这时,铁木真狠狠的咬破了自己的舌尖,一口心血喷在了月眼之戒上。

    “不要啊!”

    西王母的声音焦急的传来。

    刹那间,月眼之戒上的赤红色光柱瞬间爆增,直接划过了昆仑天宫与天地方圆阵,再次冲着那楼兰王的硕大眼球而去。

    他的双目死死地的盯着这只的硕大眼球,深怕漏过了每一个细节。

    硕大眼球在这赤色的光柱之下,直接颤动了起来,似乎收到了很大的伤害。

    而且随着这赤色光柱的侵袭,那硕大的眼球竟然以肉眼能够看清的速度再缩小。

    看到这一幕,铁木真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你的伤势重不重?”西王母关切的问道。

    铁木真嘿嘿一笑,这是他离开草原后第一次这么会心笑了。

    “我的身体壮的很,这点伤不碍事。”

    “小心!”

    就在这时,西王母突然嘶喊一声,她的声音无比的尖锐,吐字模糊并且带有严重呲呲声。

    这一次,西王母的声音不再是在心底里传播,而是直接从口里喊出。

    铁木真没有在意这些细节,他猛然回头,只见楼兰王城中的那座巨大石像,不知何时居然“动”了起来。

    “楼兰王?”

    铁木真惊呼一声。原先以为这石雕只是那楼兰王的寄生之地,没想到这具石像竟然可以真动弹。

    但这时已经晚了,楼兰王的拳头已经出现在了两人的头顶。

    “起开!”

    西王母再次爆喝一声,蛇尾猛然一动,直接抽在了铁木真的身上。

    铁木真瞬间飞离了这里。

    “不!!!!”

    铁木真焦急的呼喊着。

    随着他的这个疾呼,石雕的拳头已经淹没在了楼兰正殿之上。他和西王母刚刚所在的地方已经消失不见。

    “哈哈!哈哈!”

    “怎么样?希望瞬间破灭的感觉怎么样?”楼兰王不屑的说道。“丽斯塔尔只是一个小家伙,她所知道的一切都是我让她知道的。”

    楼兰王的声音再次响彻在天地间,只不过这一次它是用那石雕的嘴再说。

    “丽斯塔尔,孤可爱的女儿啊,你以为你的那些小动作真的能瞒过我这双眼,这一切其实都是我安排的。就连你所谓的这个‘丈夫’也是我引来的。至于你对付我的那些手段。哈哈!其实也是我让人写在那本书里的。目的,就是这昆仑天宫。”楼兰王张狂着大声笑道。

    铁木真愤怒的看着楼兰王,他第一次如此恨一个“人”,这种愤怒已经超过了草原上给予他羞辱的那个家伙。

    “其实你不知道的是,这天地方圆大阵看似脆弱,但它的根本却在地下,无论收到什么样的伤,它都会自动愈合。我的月夜双目是冲不破这天地方圆大阵,同样的,我也出不了这个地方。”

    楼兰王嘿嘿一笑。

    听到这里,铁木真似乎知道了楼兰王为何大费周章的找到这昆仑天宫了,因为只有这昆仑天宫才是真正的关键所在。

    “这世间,只有一个东西能打破这天地方圆大阵,那就是昆仑天宫。你们娲族一直守护着的昆仑天宫。”

    “现在。只要从你的背上将昆仑天宫撕下来,那我就能自由了!哈哈!哈哈!”

    楼兰王肆虐的狂笑着,手指的中间已经多出人影。

    西王母。

    这时的西王母已经满身鲜血,楼兰王拖着她的蛇尾,将她倒吊了起来。

    而后,楼兰王的手指一动,丝毫不带一丝怜香惜玉,一刀便将西王母的美背便直接被裁了下来。

    “混蛋!”铁木真怒喝一声,口中再次喷出了几口心血,月眼之戒的威力再次暴增。

    那戒指上的赤色光柱已经化作了赤色的巨龙,咆哮着只奔楼兰王而去。

    “铁木真是吧!”楼兰王戏谑的说了一声,抬起另一只手直接挡住了那赤色巨龙。

    “你可是真执着,难道你不知道这月眼之戒中的力量就是来自我的月眼?你竟然用我的力量来对付我,真是好笑啊!”

    “是吗?”铁木真大笑一声。

    突然间,那赤色的巨龙上竟然多出了一丝丝蓝线,并在顷刻间沾满了整个光柱。

    “这是?”

    楼兰王大惊失色,他想撤回那只手掌,但这蓝线蔓延的速度极快,根本不给他丝毫回撤的时间。

    这些蓝线在侵袭到楼兰王的身上后,楼兰王的那根手臂便被整个冰冻了起来。

    楼兰王脚下一动,竟然在哪蓝线缠到他身体的一瞬间断开了那根手臂。

    铁木真放肆的大笑着。这一切都在西王母的预料之中。

    楼兰王故意暴露出了自己的弱点,让西王母制作出了月眼之戒和夜眼之戒,用自己的石雕真身反败为胜,抢夺昆仑天宫。

    西王母又何尝不是将计就计,利用月眼之戒和夜眼之戒来压制楼兰王的夜月双目,用昆仑天宫引诱出楼兰王的石雕真身,再用铁木真体内的托斯彼岸的寒冰之力,来冰冻楼兰王。

    而发动这一切的关键,就在铁木真身上。

    催动月眼之戒,需要一个有灵魂的人,而楼兰城中的人都没有灵魂。同样的,能喝下由托斯彼岸花制作的酒水之人,也需要一个有灵魂的。

    所以,铁木真便被楼兰王引了过来,而西王母也顺水推舟,让铁木真成为了自己的男人。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这一切的计谋看似环环重叠,但没想到那楼兰王会在最后时刻断臂求生。

    “你们竟然敢阴孤?孤要你们血流成河!”

    楼兰王爆喝一声。铁木真凄厉而笑,这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从他见到丽斯塔尔到现在楼兰王断臂,也不过是短短的几分钟而已。

    可这段时间对铁木真来说,却如一辈子那样漫长。

    就在楼兰王喝怒之后,那原本还奄奄一息的西王母突然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只见她翻身而起,直接抓向了那画着昆仑天宫的后背人皮。

    西王母虽然打了楼兰王一个措手不及,可楼兰王此时的精神却是全部紧绷,丝毫的风吹草动都能让它紧张起来。

    就在西王母动手的一刻,楼兰王也动了。

    呲的一声。

    那昆仑天宫的后背人皮被一分为二,西王母与楼兰王各执其一。

    “走!”

    西王母爆喝一声,直接冲向了铁木真。

    “气煞孤也!”

    楼兰王爆喝一声,一只巨手猛然砸下。

    这时的铁木真与西王母都已经精疲力竭,哪里还能逃得过这一拳。

    可就在这时,一只人影挡在了铁木真与西王母的的身前。

    铁木真定睛一看,此人竟然是一名道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