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37章 铁木真的抉择
    看着这名突然出现的道士,铁木真微微楞神,而后脸上露出了劫后余生的笑容。

    “汝是谁?”

    楼兰王疑惑的道出了声。

    西王母也同样疑惑的看了一眼这个道士的背影。

    “他是你们的人?”西王母道。

    “不是!”铁木真有些后怕的说道,要是被那楼兰王打中,那后果不堪设想。

    “贫道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贫道为谁而来。”那道士淡淡的说了一声,而后转身看向了铁木真。

    这时的铁木真才看清这道士的相貌。

    从面相上看,他的年岁并不大,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但他却留着十寸左右的长须,着实让人摸不透他的年龄。

    从穿着上看,这位道士只穿着一件洁白的道袍,道袍的中央却不是寻常的太极图案,而是一颗参天古树。

    铁木真在看到这颗参天古树时整个人竟然呆滞了一下,那种感觉就如同自己亲眼看到了那颗参天古树一般。

    在这种时刻,铁木真居然有了想要为之顶礼膜拜的冲动。

    但这种感觉仅仅存在了一瞬,那种感觉便已经消失,铁木真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动作。

    当铁木真再次看去,那道袍上的参天古树虽然惊艳和逼真,但却没有了那种摄人心魄的感觉。

    就在这时,铁木真的眼前突然闪过了一道红光,随即看去,只见那红光消失的地方,竟然是那道士的额头。

    “第三只眼?”

    铁木真微微一愣,在草原上那代表着“长生天”的第三只眼竟然真的存在?

    “娲族?天选?道族法器?竟然真的一起出现了?”道士喃喃自语了一声,脸色非常的难看。

    “多谢上仙救命之恩?”

    西王母这时突然起身作揖,丝毫不顾身上的伤势。

    铁木真不知西王母为何会这么做,只能同样作揖感恩。

    “两位施主不必客气,贫道也只是路过此地,偶感此地正有要事发生,便随着这天地异象而来。”道士淡淡说道。

    “哼!装神弄鬼之徒,汝来此地敢说不是为了昆仑天宫?”楼兰王爆喝一声,石雕之体竟然发出了淡淡的金色。

    “贫道来此地的缘由已经说明,信与不信都与贫道无关。”道士微微颔首,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好!很好!”楼兰王大笑三声。只见他单手一挥,那天地方圆大阵之外的那颗硕大巨眼蓦然一变,直接化作了一道流星,直冲此地而来。

    “月夜双目?”

    道士看到这只硕大的巨眼,微微惊异了一声。

    “上仙!还请看在娲祖面上,救救吾等道族残余。”西王母再次恳求道。

    道士听了这话,转身看向了西王母,微微的摇了摇头。

    “就算您不提娲祖,贫道也不会对此袖手旁观,任由道族覆灭。但贫道的法力低微,对付这道族法器还需要‘天选’的帮助。”

    道士说完此话,便直接顶住了铁木真。

    铁木真虽然不知道“天选”是什么意思,但他明白道士是需要他的帮助。

    “上仙请说,只要我能做到,绝不皱一下眉头。”铁木真当即作出了承诺。

    “此话当真!”道士连忙急道。

    “当真!”铁木真斩钉截铁的说道。

    “好!好!好!”道士连说了三个好字,而后单手一挥,一个法印便打在了铁木真的体内。

    “贫道只希望施主答应贫道三个要求。第一,在施主与施主之子的有生之年不可率兵踏入中原。第二,施主死后必须藏于贫道所指之处。第三,此地事成之后,马上独自离开。”

    道士连续说出了三个要求,并在“独自”这两个字上加重了口音。而后便不再言语,闭目养神了起来。

    “上仙,前两个要求都不成问题。可第三个?”铁木真低头不语,只是深深的看了一眼西王母。

    “我舍不得啊!”

    铁木真说这句话的时候,一脸深情的看着西王母。

    “上仙,小女子相信上仙的法力,可这第三个要求?”西王母也同时开口求情。

    道士依旧不言不语,双目紧闭。

    “汝等放肆,竟敢无视于孤!”楼兰王爆虐一声,单手下劈,随之而来的还有愈来愈近的“硕大”月眼。

    只是此时的月眼已经不能用大来形容了,它的体积比之先前已经小了太多,此时只有楼兰王石雕之躯的拳头大小。

    楼兰王的石拳本就刚硬无匹,那月眼此时更是已经化作了一团火球。两者同时下落,与先前的威力大了何止一倍。

    眼看着一拳一眼便要落下。铁木真紧闭双眼,大喝一声。

    “我同意!”

    当这三个字被喊出声,这天地似乎同时凝固了起来。

    铁木真看了看身边的西王母,此时的西王母正一脸的悲痛,张口欲言,但却并无声音。

    头顶上的火眼与石拳定格在了头顶三尺之处。就连那火眼上的炽热之感都能清晰的感觉到。

    这时,铁木真的眼前缓缓的走来了一个人。

    “上仙?这?这?”铁木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事情,他根本没有听过,更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

    “这是命数。”道士缓缓的说道,而后从西王母的手上拿过了那半张画着昆仑天宫的人皮。

    “你拿好此物,昆仑天宫上留存着人类的生命本源,你一定要妥善保管。而你的葬身之地贫道已经存在了你的脑中,一旦离开此地,你自会知晓。切记,此物你必须妥善保管,关键时刻一定要贴身收藏。”

    道士再三嘱咐了铁木真,并缓缓的拍了他肩膀三次。

    铁木真拿着这半张昆仑天宫,他还不知道道士拍他的用意。

    可就在这之后,铁木真眼前的景象“恢复”了正常,而刚刚还站在他身前的道士已经消失不见。

    “不!!!”

    西王母大喊一声。

    那楼兰王的石拳与天空上的火眼已经同时落下。

    这时,铁木真突然感受到体内窜出了一股澎湃肆虐的力量。只见他大口一张,一口心血再次喷出,直接射在了石拳之上。

    几乎就是刹那之间,以这石拳为几点,楼兰王的石雕之躯整个化为了一团寒冰。

    在这之后,铁木真猛然抬起右手,那月眼之戒咆哮般的射出了一道赤红色光龙,直接吞下了整个月眼。

    几乎是在眨眼之间,铁木真便解决了石拳和月眼。

    可也就在此时,这“天地”再次为之一动。铁木真脚下一个踉跄,直接跌落在了地上。

    先前昆仑天宫定格这“天地”的时候,这片天地就几乎已经是“垂直”的了。

    此时没了昆仑天宫,也没了月眼。

    这“天地”反转的速度,再次加快。

    西王母本就受了重伤,在“天地”反转的一瞬间,整个人便向着那“天地”间的空隙落去。

    在这“天地”的空隙深处,那是一片漆黑。

    不用去想,也知道哪里十分危险。

    在收了月眼之后,铁木真已经知晓了月眼的用法。他没有时间去缅怀这一切,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救下西王母。

    而救下西王母只有一个办法。

    化身为眼。

    铁木真缓缓的释放了自己的身心,将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到了月眼直接上。

    当铁木真彻底放“空”自己之后,他突然“看”到了这片“天地”的尽头,也“看”了自己原先的家,那片肥沃的草原。

    “起!”

    铁木真爆喝一声,整个身子带着那一只直径约三尺的巨眼直冲云霄。

    这只巨眼越变越大,最终消失在了那云层之中。

    铁木真深深的“看”了一眼西王母,一抹悲痛瞬间浸透全身。

    而在这一撇之下,铁木真竟然看到了一个人,那人身穿道袍,一脸淡漠的看着自己。

    那是一个绣着参天古树的道袍。

    这一次,铁木真再次感受到了那参天古树的威力,也知道了这颗参天古树的名字。

    “建木!”

    当铁木真吐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他双眸猛然睁开,连同这脚下的月眼,直接向着“天地”翻转相反的方向飞去。

    这夜月双目就是控制这片“天地”的钥匙,那夜目的主人楼兰王已经化为了冰雕,而这月眼却是有人操纵。

    此消彼长之下,这“天地”的翻转的方向被彻底改变。

    当夜月双目再次与天地相互垂直的时候,整个天地也“恢复”了平静。

    这时的铁木真再次“看”到了西王母,知道她没事之后,脸上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

    可就在这一刻,铁木真消失在空中,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那只硕大的月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