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38章 造出一座城
    齐弘一慢慢的讲完了这个故事,声行并茂的将整个故事叙述完毕。

    我拿过了他手里的羊皮纸,仔细的翻阅了起来。

    这些羊皮纸与我们现在的羊皮纸有很大的不同,因为这些羊皮纸真的是用羊皮制作而成。

    就和霍东用白骆驼的皮制造人皮是差不多的过程。

    我手里的这些羊皮纸,用料绝对讲究,如果我没看错,这些羊皮用的乃是羊胎皮。

    这种皮白,但是有些软,必须经过特殊处理才可以。

    一般来说,能用的起这些东西,都是古代贵族中的贵族。

    “这些您是从那里弄出来的?”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东西不是我弄的,是你爷爷给我的。我当年从这里逃出去后,遇到了一场很大的暴风,失了忆。”

    “在通天城的时候,意外喝下了建木心眼的汁液,恢复了记忆,离开了风筝,找到了你爷爷。你爷爷知道了我的遭遇之后就给了我这些羊皮纸。”

    “据你爷爷说,这些东西是老祖宗祖传的,并不是从墓里捣鼓出来的。”齐弘一缓缓的说道。

    “我爷爷知道你活着?”我大惊失色道。

    “当然知道!”齐弘一笑吟吟的说道。“你之所以会这么晚才接触这些,除了你爷爷不想让你进这行以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祖训。祖训有云,一个家族同时只能有两人入世,你爷爷不死,你是不能代表齐家的。”

    齐弘一的这话,道三爷也曾经说过,他也十分肯定齐弘一还活着,只是齐弘一的行踪,他并不清楚。

    “看来被蒙在鼓里的,只有我了。”我有些落寞的说道。

    “其实这个也不能怨你爷爷。”齐弘一深深的叹了口气。“当年我找到你爷爷,同时也见到了你。你的身体状况让我们非常担心,所以我们齐家就发动了所有的人,一口气将祖宗留下的几百个王墓线索全部扫了一遍。这才找到了保你命的东西。”

    “按我的打算,是你爷爷将所有的东西教给你。但你爷爷却留下了大部分的东西让我叫,只对你说了些理论。他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你我父子相见之时,我能有东西教你,以此来拉近咱父子的感情。”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不禁为之动容。我爷爷为我想的,要比我想的还要周到。

    “我母亲呢?”我换了一个话题问道。

    齐弘一到了这里面,但我却并没有见到我母亲,这一点十分的奇怪。

    “你母亲和冯媛媛在一起,我还是小瞧了她。其实她从一开始就已经认出了我。”齐弘一有些尴尬了。

    “她对您这么了解?”我有些好笑的看着他。

    “小橙子啊!这你就不知道了,当年冯媛媛对师兄的爱,那可是。呜!呜!”胖子一见此景,直接发出了感慨,却被齐弘一直接堵在了嘴里。

    “当年我与冯媛媛却是有过那么一些纠葛,但事情已经很久了。冯媛媛在你们进来之后,就直接与我摊了牌,并告诉我她只能防住虚族一天半的时间,如果一天半之后我们回不去,那他们也只能放弃地面,全部退到这碧游宫中了。你母亲救是她留下威胁我的人质。”齐弘一道。

    我深深的看了齐弘一与胖子一眼,从这两个人的表情中我可以看出,冯媛媛与我父亲之间的虐缘,绝不会低于我爷爷与冯香蔓之间的纠葛。

    “您知道那个道士是谁吗?”

    我再次换了一个话题,对上一辈人的感情,我不想多说什么,既然齐弘一相信冯媛媛,那就应该问题不大。

    可我的内心总有一些担忧。按我父亲这么说,现在虚族应该没有攻进来,可我却在这里清晰的感觉到了赵元佐的痕迹。

    尸丹的反应肯定与赵元佐有关,而赵元佐却是与虚族有莫大的联系。现在的我只能希望自己想错了,要不然虚族攻破冯媛媛的防御要快的多。

    对于赵元佐的事情,我并不打算告诉齐弘一,以免他担心。

    齐弘一缓缓的摇了摇头。“这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不是我们这种人能知道的。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上面的东西可以帮助我们。”

    “您说的是这上面提到的那半张昆仑天宫图?”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没错!”齐弘一淡淡的说道。

    “昆仑天宫?这么多年了,没想到还能听到它的消息。”这时,娲的声音突然传来,声音中更多的是感慨。

    “昆仑天宫有这么大的作用?”我在心里回应了娲。

    “昆仑天宫乃是道族蛇人的传世之宝,但这件法器也不是娲族所造,我只知道在道族迫害人类的时候,是娲族带着人类来到了昆仑山,这昆仑天宫当时就在山上。至于昆仑天宫的秘密,并不是我们人类可以知道的。真正了解昆仑天宫的也只有历代西王母。”娲淡淡的回应道。

    “那你对昆仑天宫了解吗?”我急忙说道。

    “算是了解吧。”从娲的口气来说,她对此并没有太大的自信。按理来说当年娲的地位在人类中乃是最高的,连她对此都不甚了解,就可以知道人类在道族蛇人中的地位其实也不高。

    这时,齐弘一见我没回话,特意看了我两眼。

    见我没有什么反应,齐弘一便收起了羊皮纸,说道:“这中间的一切都与二十年的事情有关,但现在时间紧迫,其中的关系有颇为复杂,所以只能事后再和你细说。”

    “我现在要和你说的是,我怀疑在铁木真走后,那道士将剩下的那一半昆仑天宫做成了现在的碧游宫。”

    “就算如此,那又能怎样?”我淡淡的说道。

    齐弘一神秘的一笑。“这羊皮纸上曾经提到过,这天地方圆大阵的根本是在地下。”

    “当年的昆仑天宫可以支撑起整个天地方圆大阵,那现在的碧游宫呢?”齐弘一淡淡的笑了笑。“那道士费劲心机的制造出了碧游宫,并建造了截教,其目的就是为了提示后人,这地下还有一线的生机。而我们的一线生机就在这碧游宫上。有了碧游宫,这天地方圆大阵我们就能多坚持一段时间。”

    “只能多坚持一段时间?”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对!只能坚持一段时间,昆仑天宫只有一半,我们只有找到铁木真手里的另一半,才有机会稳固这天地方圆大阵。”齐弘一淡淡的说道。

    “如果你们说的那昆仑天宫是半张人皮的话,那我知道在哪?”

    这时,假冯晓菱突然插了嘴。

    “在哪?”我急忙问道。

    “第六层。监狱的第六层,当年的那个道士随手拿着就是一章人皮,我见过一面。而且他曾经提到过,要利用第六层的监狱核心,造出一座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