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39章 半张昆仑天宫图
    监狱核心?造出一座城?”

    当我听到假冯晓菱的这几句话,心中升起了一股浓浓的无力感。

    戏志才的事情,我没有告诉任何的人。别人也不知道铁木真遇到的那个道士就是戏志才。

    在他们的心中,截教的创始人是一个神奇的道士,能做到的事情很多,造出一座城对他来说无足轻重。

    但我却知道,戏志才原本也就是与我们相同的普通人,他也并非无敌,而是与我们一样有血有肉的人。

    人类竟能够做到那些飞天遁地的事情,这绝对是颠覆了我们的认知。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戏志才与我齐家似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每一个戏志才能到的地方,似乎我齐家之人都能到,而且是只有我们能到。

    所以这个事情,我并不打算说出来。

    “那个道士的身上也镶着一颗树?”齐弘一连忙问道。

    “不是,那个道士穿的是一身白,但他却有一件玉佩,上面就雕着一颗活灵活现的参天古树。”假冯晓菱严肃的说道。

    “看来不管你说的对与不对,这第六层我们都得下去一趟了。”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没错。”齐弘一缓缓的点了点头。“儿子,这碧游宫我曾经来过一次,这其中的凶险根本不是平常人能够想象的,这第一层还不算太危险,只是能困住人。从第二层开始,这里就会出现很多你想象不到的东西,其中一些非常的凶险,你还决定去吗?”

    听了这话,我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齐弘一是知道我本事的,我的功夫并不逊色于他,他之所以这么做,更多的是因为爱护,父亲对儿子的爱护。

    “师兄,你这可就小看橙子了。橙子在我的英明指导之下,那本事可是蹭蹭的长,现在七魄都已经开了两了,比您当年可是不差分毫啊!”

    胖子连忙帮我开口,听这自豪的口气,不知道的还以为说的是他的儿子。

    “他的本事我在楼兰古城的时候就见识过了,确实不容小觑,但这下面毕竟太危险了。”齐弘一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

    “老爹,你就不用担心我了,这一趟我是飞去不可的。我们还是说说你吧,冯媛媛好像提过,这碧游宫一人一生只能来一次,你是如何能下到这里的?”我有些疑惑的说道。

    “这个就与20年前的事情有关了,其实我现在的身体已经与你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了,而你小姨与你妈妈之间。”

    齐弘一说到这里,不由自主的看了一下蓉蓉。

    “我只能和你说,这中间牵扯到的事情与虚族有关,也与这碧游宫有关,我们暂时没有时间细说。”

    听到这里,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胖子说赵曼筠的身体是我母亲的,那我母亲现在的身体自然就是赵曼筠的。而齐弘一之所以能下来,肯定也是与他的新身体有关。

    “我妈妈怎么了?”蓉蓉瞪大了双眼,有点可怜兮兮的问道。

    “没什么,这个你以后会知道的。”齐弘一上前轻轻的摸了摸蓉蓉的头,将其搂在了自己的怀中。

    “好了,能不能别煽情了,说说暂咋出去吧!”胖子很是不满的说道。

    “你先进我的身体吧,我们负责把你带出去。”我回头对着假冯晓菱说道。

    假冯晓菱犹豫了片刻,缓缓的点点头,只是她没有进入我的身子,而是去了人皇尊玺里面。

    冯晓菱这才悠悠的转醒,醒来后一脸茫然的看着我们。

    我简单的和她交代了几句后,冯晓菱这才释然,并直言以后一定要见见这个精通幻术的虚族人。

    至于这个虚族人的名字,她自己也已经忘记了,直言叫她虚1就可以了。

    对此,我并没有太多的意见。

    没有了虚1,这幻术的问题自然便解决了。

    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出去,这里是幻术回廊,除却虚1之外,这个山洞本身就有问题,要不然也不会困住虚1如此之久。

    “说下你们来到这里时的情况吧?说的越详细越好。”齐弘一淡淡的问道。

    接下来,我便将我们的遭遇与齐弘一说了一遍。

    齐弘一听后微微皱眉。“你确定你们下来的时候,不是直接到的这里?而是到了山洞的另一边?”

    “肯定不是这里。”我肯定的说道。

    “是啊,师兄。我和橙子下来的时候去的是那一边,虽然与这里长的一样,但也应该是那虚1搞的鬼。我们是下来之后,再次返回来的。”胖子附和道。

    冯晓菱和蓉蓉都点了点头,表示说的没错。

    “可问题是,我也是从你们那个门进来的,一路直行,直接到的这里。而且我们的出发点一样,这终点却不一样,说明我们两拨人中,有人的方向被改变了。”齐弘一有些无奈的说道。

    “鬼打墙吗?可不对啊,这是一条直道,怎么可能出现鬼打墙呢?”胖子有些疑惑的说道。

    “这不是鬼打墙,鬼打墙是困不住我们这些摸金校尉的,摸金符本身就带有破除邪魅的功效。”齐弘一缓缓的摇着头。

    “走!我们去那一边看看。”

    “我先留在这里吧,也许你们一会就能看到我了。”我淡淡的说道。

    齐弘一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便点了点头。“那你自己小心点,我们走!”

    齐弘一带着众人离开了这里,在看这他们离去之后,我迅速将虚1放了出来。

    “你刚刚说的可是真的?”我当即说道。

    “你可以选择不信。”虚1淡淡的说道。

    这时的虚1几近透明,要不是有一个人形的轮廓,我肯会打开阴阳眼来找她,此时的她手里拿着的是一张人皮图。

    这张人皮图,就是我从楼兰古城广场下的那处密室里取出的。

    那处密室造的极其隐蔽,要不是月眼之戒我根本不可能进去,里面的人瓮少女也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刚刚我是准备和齐弘一他们一起走的,可虚1却说她曾经见过一张与这图极为相似的人皮图。

    另外的一张是在当年他见过的那名道士手中,两张图相似之处有很多,但因为时间太久,所以记不太清。

    我深深的看了眼,这张齐弘一口中的天眼月阵图,心中泛起了沉思。

    齐弘一和赵曼筠是合起来对付徐良的,那他提到的天眼月阵图就极有可能是编出来的,目的就是骗徐良。

    虚1当年看到的那个道士极有可能就是戏志才,他很有可能得到了西王母手里的那半张昆仑天宫图。

    而铁木真在离开这里的时,带走的另一半昆仑天宫图,就应该是我手里的这张了。

    要知道那密室的通道是用月眼之戒打开的,而月眼之戒就在铁木真的手里。

    另外那些人瓮少女也是证据。

    徐良说过,这些人瓮少女的体内必须有楼兰王室的血脉,而当年铁木真纵横西域,建立了大元,找到几个古楼兰王室血脉之女并不困难。

    我怔怔的看着手里的这张人皮图,这还是我在得到它后第一次观摩它。不管它是不是铁木真手里的那半张昆仑天宫图,这都是一个好东西。

    只是让我奇怪的是,这张图上的画风为何与阎立德如此之像呢?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万古阁中那副阎立德的画。那画里藏着的就是凤凰陵的消息。

    这幅画会不会也是一样呢?

    想到这里,我连忙用出了阴阳眼,而这人皮上的画影,果然发生了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