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45章 彭加木
    这一拍让我的精神为之一怔,要知道现在的我可是在娲的附体下,身体的四周都有虚影之体的存在,这虚影之体能抵挡大部分的攻击。

    可这只手竟然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我的身后,要是他不拍我而是伤我,那后果就不堪设想,难道又是一个类似霍东尖刺的东西?

    我急速的向后扭去。随即,我便知道了那个拍我的人是谁了。

    彭加木。

    回头这一探,只见这个80年代就已经失踪的华夏科学家,正一脸凶煞的看着我。

    此时的彭加木身边已经没有了那些到处乱飞的玉面血蝠,却多了一只半人高的超长玉面血蝠。

    这只玉面血蝠的身体与它的同类截然不同。其他的玉面血蝠都是横向发展,而这只玉面血蝠的身体则是纵向生长。

    虽然只是一个目测,但这只玉面血蝠少说也有1米多高,配上她那酷似人类的娇美面容,当真像极了人类。

    如果给这只玉面血蝠配上一些黑色长袍的话,那从外表看,她已经与人类已经没有任何差别了。

    我仅仅看到这些,便眼前一黑,一只大手迎面擒来。

    彭加木直接出手了。

    我的脑袋下意识的向旁边闪了过去,身体随之下潜。虚影之刃立即向后刺出,整个人趁势向前探了几步,躲过了对方的下一个动作。

    但彭加木似乎没有停下的意思,两手再次一动,化作两只利爪向我抓来,而他身边的那只玉面血蝠也乘机露出了嘴中的尖牙,飞身而起后向我扑来。

    我的手上也立即取出了惊鸾,身体整个前倾,离开了娲的虚影之体,并同时让虚影之体带着冯晓菱离开这里。

    手中的惊鸾一刀射出,直奔那玉面血蝠的面门而去。双手化拳,顶在了彭加木的双爪之下。

    双拳对双爪。

    以力道来算,彭加木绝对是没有胜算的,可我没想的是,他的力量大的出奇,双爪更是直接刺进了我的双拳之中。

    蓦然间,我的身体为之一颤,一股酸麻之感立刻传遍全身。

    没来得及多想,我双魄齐开,而后双脚离地,借助对方的两手为支点,身体整个腾空而起,直接双脚踹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彭加木直接被踹在了墙上,对方脑袋一晕,直接倒了下去。

    但就在这时,那只玉面血蝠却扑到了我的面前,一对尖牙直接咬在了我的胸口之上。

    我单手向上一拳,直接打在了玉面血蝠的面门之上,那玉面血蝠瞬间被打在了上方的石壁上。

    可也就在这时,那酸麻之感已经遍及了我的全身,那彭加木的双爪之上,竟然有如此猛烈之极的毒素。

    此时的我已经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所幸的是彭加木和那只玉面血蝠已经倒在了地上,而我的身边还有娲。

    这时的我再也顶不住这股酸麻之感,脑袋一疼,直接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只见那彭加木与玉面血蝠早已经醒来,只是他们并没有对付我,而是拿着原先挂在我脖颈上的半月项链盯个不停。

    这股半月项链是在进这天圆地方之时,齐弘一亲手交给我的。

    我环顾一周,发现娲已经不知去了何处,而冯晓菱则静静的躺在了地上。

    我随即感受了一下,发现娲已经回到了我的体内,但我却始终联系不到她。

    虽然彭加木一直拿着那半月玉佩,但他的目光却至始至终没有离开过我,他就这么淡漠的看着我,就像我们普通人在看一些普通的花草一般。

    我们之间的对视大概持续了三分钟,相互之间没有任何的交流。

    我清楚的知道自己是被那个月牙玉佩所救,彭加木也知道这个玉佩所包含的意思,但就这样干耗着,却也不是个事。

    “您好,我叫齐成。”我率先开了口,并很有礼貌的鞠了个躬。

    彭加木淡然的点点头,但依旧没有说话。

    “你姓齐?是摸金齐家的人吗?”

    这时,开口说话的人竟然不是彭加木,而是他旁边的那只玉面血蝠。

    虽然知道这种玉面血蝠与人类的相似度很高,但真正听到她们将人话说出来,还是颇为惊讶的。

    “我叫玉儿,他是不能说话的,但我能知道他想说什么,他的所有话都有我来代劳。”玉面血蝠玉儿淡淡的说道。

    听了玉儿的话,我好奇的多看了对方几眼,这种情况我还以为只是在小说里出现,没想到现实中竟然真的出现这种情况。

    “我是齐家的人”。我缓缓的点了点头,并承认了这一点。

    彭加木听了这话后有些高兴,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并不断的点着头,而后那玉儿便再次说道:“当年我来到这里之后,曾经遇到过齐弘一。齐家是一个神奇的家族,懂的很多关于这个神秘种族的事情,当年他帮了我不少忙,本来我们是决定一起出去的。可惜啊!”

    玉儿说完这话,彭加木还十分惋惜的摇着头。

    “可惜?”

    听了这话,我不禁愕然。彭加木最后的这两个可惜,明显包含着一丝遗憾的成分在里面。

    “是啊!当年我们三人本来准备一起离开这里,可齐弘一却因为救我,亲自挡在了那群玉面血蝠前。待我能够控制住这些玉面血蝠后,还曾亲手埋葬了他。当时他死的很惨,要是他还活着,我想我们应该已经探究完了这座地下迷宫。他的死着实可惜了一些。“彭加木(彭加木的话全部是由玉儿代口)缓缓的说道。

    “惨死?”我眉头紧皱,怎么会这样,彭加木为何会说齐弘一已经惨死,那刚刚和我在一起的那个人是谁呢?

    “是的!”

    彭加木有些悲痛的低下了头。“对了,他是你什么人?你怎么会有这个玉佩?当年他说这个玉佩只有你们家族的嫡系传人才会有。”

    “嫡系传人吗?”

    我不解的望着那只玉佩,对于这个玉佩的事情,我是知之甚少。在我爷爷那里,我也没有见过这个东西,但听彭加木这意思,他应该是听我父亲说过才对。

    “我是齐弘一的儿子,只是您确定他已经死了?”我特意在“死”这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原来是齐老弟的亲子,怪不得长的这般像象。齐老弟的尸首都是我埋葬的,当时那个玉佩也一同随他入了土。只是你为何会和张泽江在一起,当初他可是亲手加害了你的父亲。”彭加木再次开口道。

    “张泽江?”

    我大惊失色的看着彭加木,没想到我会从他的嘴里听到这个名字,难道刚刚一直与我在一起的并不是齐弘一,而是张泽江?

    怪不得在那第三层门口彭加木会在看到“齐弘一”后那么大的反应。

    但如果刚刚在我身边的人是张泽江,那他为何会对我齐家的事情如此了解。

    看来这中间是有什么误会。而最大的可能就是在齐弘一和张泽江身上,发生了赵曼华与赵曼筠同样的换体事件,不过这种事情的变数很多,还需要我再观察一番。

    “彭教授,我父亲的事情咱们暂且放下,能不能说一下当年您遇到的事情?”我有些好奇的问道。

    彭加木听后淡淡的一笑,他将半月玉佩还给了我,并看了看他身上的那件中山装。

    “其实当年我们一直苦苦追寻的东西,就在这件衣服上。要是早些知道那东西早已经附着在我们的衣服上,我们那批人也不会冒险来到这,更不会发生那么多的事情。”

    彭加木有些伤感的说道,并且缓缓的摸着自己身上的那件中山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