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49章 20年前(四)
    在虫母冲破祭台底部的一瞬间,齐弘一和张泽江也瞬间分离开来,两个人分立虫母的两侧。

    齐弘一看向了虫母,对虫母这样的举动他很是不解。

    要是虫母可以冲破祭坛的封印,那为何还需要祭品。

    除非这祭品对虫母的作用,并不是助她脱困。

    张泽江在看到这一幕后,直接跪俯,口中还不断的絮叨着一些常人听不懂的话。

    彭加木在看到这情况后,快速的跑到了齐弘一身后。

    同时跑来的居然还有那只叫做玉儿的玉面血蝠。

    两人一蝠就这么看着那只虫母。

    虫母在冲破祭台之后,身躯再次向上顶去。

    当虫母的半个头颅都出现在祭台上时,一个声音再次出现在了众人的耳中。

    “想生?想死?”

    简简单单四个字,直接响彻在众人的耳中。

    彭加木和齐弘一都面露难色,这等于是直接决定自己的生死。

    别说这只无比巨大的虫母,单单是祭台外的那群尸虫,就不是自己两人能够解决的。

    彭加木很想说自己想生,但这话怎么也不敢说出口,在面对生与死的选择题上,每一个人的反应都是一样的。

    齐弘一一直没有说话,但对面的张泽江却开了口。

    “生与死,全凭母皇做主。”

    当张泽江说出这句话后,虫母头上的一根触角直接窜透了他的身子。

    彭加木狠狠的咽下了一口气,这虫母说动手就动手,彻底的吓坏了这个科研工作者。

    可接下来一幕,却让彭加木更加心颤。

    只见那张泽江的身体,在被虫母的触须击穿后,直接发生了变化。

    可没等彭加木看清,齐弘一便直接拉他向外退去,直至祭台门口。

    “一会我将尸虫引走,你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齐弘一快速的将话说完,便直接冲了进去,只见他快速的飞身而起,手中双圣刀划过天际。

    与此同时,刀身之上蓦然升起了一轮极其刺眼的光轮。

    在这轮刺眼的光轮之下,齐弘一手中的双圣刀猛然增长,一股灼热之感也如海浪般冲击到了彭加木的身上。

    在这股热浪的冲击下,齐弘一挥出一刀,砍在了那虫母的触须之上。

    张泽江也随即跌在了地上,在虫母触须的断裂之处,留出了红多深绿色血液。

    张泽江在接触到这些绿色的血液后,直接惨叫了起来。

    “太阳烛照?没想到这么多年来竟然还能看到它,真是怀念啊!”

    虫母似乎并没有生气,反而淡淡的说着话,仿佛刚刚被砍断的那个并不是它的触须一般。

    在齐弘一砍断虫母触须的那一刻,那些祭台外的尸虫如同疯狂了一般,纷纷涌入了这祭台之内。

    这些尸虫前赴后继的涌到了张泽江的身上,以血肉之躯为张泽江抵挡那绿色血液的侵蚀,在踩到地上深绿色血液的时候,那些尸虫只能坚持不到一秒,便要消失,但即便如此,它们也依旧义无反顾的冲了上去。

    “走!”

    齐弘一大喝一声。

    彭加木在听到这一声后,这才意识到齐弘一这么做是为了给自己创造后路。而自己身为“祭品”,那些尸虫也不敢对自己怎样。

    彭加木抓紧了机会,直接冲入了尸虫群中。与彭加木一同离开的还有那玉儿。

    在彭加木离开这里后,他不禁回往一眼,只见那些尸虫已经包围了齐弘一。

    而对面的张泽江则已经站了起来,只见此时的张泽江全身被爬满了一种尸虫。

    这种绿色的血液有很高的腐蚀作用,张泽江的脸已经被腐蚀成魔鬼的模样。

    对于彭加木的离开,张泽江和虫母都不在意。虫母将另一只触须插进了齐弘一的胸膛。

    这就是彭加木所看到的一切。

    20年前彭加木与齐弘一直接经历的就是这样的故事。

    在彭加木的叙述中,齐弘一最后是被那神秘的虫母所杀,活下来的张泽江。

    而张泽江曾被虫母的血液所腐蚀,毁容已经是铁板钉钉了。

    现在我遇到的“齐弘一”则是面容被毁,在形象上与张泽江非常的相似。

    从彭加木这方面的角度来说,我现在遇到的“齐弘一”那肯定就是张泽江无疑。

    从这方面来说,20年前从罗布泊回来的,也就是扮成齐弘一的张泽江。

    所以这个所谓的“齐弘一”在回到中原之后,并没有长待的真正原因。

    从这方面来看,似乎“齐弘一”是张泽江所扮,已经没有任何的问题。

    可问题有两个。

    一个是我从通天城哪里找到的托斯洛夫照的那张相里,确实是我父亲的容貌,没有毁容。以风筝的能力,齐弘一是非常重要的,有没有带着人皮面具不可能看不出来。

    而另一个则比较近,那就是这个被张泽江所扮的“齐弘一”为何要救我。如果我猜的没错,徐良最后在第三层入口劈出的那条通道就是通往那口枯井的通道,而最终他们肯定会遇到虫母。

    到了虫母哪里,人类生还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那他为何要救我,而且知道我能通过那个光晕。

    想到这里,一种莫名的担心瞬间传遍全身,跟着那个“齐弘一”的有胖子,有蓉蓉,这两个人都是我最亲的人,如果他们有什么不测,那我绝不会原谅自己的。

    “有什么办法能从这里出去?”

    几乎没有经过思考,我便说出了这样的话。

    “回不去的,我想进入这里已经二十年,最初是因为任务,现在更多的则是一种信念。这二十年来,进来的办法只有那么一个,出去的我就不知道了。”

    听到彭加木的话,我只能默默的为胖子他们祈祷了。

    就在这时,一声娇喘从我的身边传来。

    我回头一看,只见冯晓菱已经缓缓的从地上醒来,她吃力的坐起了身,在看到彭加木和玉儿的时候,明显吓了一跳。

    在我的解释下,冯晓菱这才释然。

    “既然都醒来了,那我们就准备一下,我的玉面血蝠已经找到了那些病毒的一些踪迹。”

    这时,彭加木的声音再次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