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50章 女人的天性
    “病毒?”

    冯晓菱微微皱眉,不懂这病毒为何还有踪迹?

    对此,我只能再次和冯晓菱解释。

    在听完20年前发生的事情后,冯晓菱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彭加木是吧?你知不知道当年救你的人是整个中原八大家,死的人远比你想想的要多。”

    冯晓菱的这句话是吼出来的,她是在发泄,发泄20年来所有的不满。

    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冯晓菱和蒋颖都是中原八大家之后,但却流落在外。

    蒋颖被霍东收养,而冯晓菱则是在个孤儿,长大后才回归冯家。

    所以,冯晓菱对20年前的时候非常在乎,在知道自己父母很有可能就是为了救眼前的这个人时,她没有直接出手已经很是克制了。

    “对不起!”彭加木缓缓的说道。“20年前的事情我不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我只是想为国家做点贡献。”

    彭加木说完,对这冯晓菱深深的鞠了一躬。

    “你鞠一个躬就能解决问题?”冯晓菱大声的吼道。

    彭加木和玉儿这次都没有说话,只是无奈的低下了头。

    “你也别这么冲动,当年的事情本就没有对错之分,而且彭教授也是为了国家。”我缓缓的说道。

    “哼!”冯晓菱冷哼一声,扭过了头。

    我无奈的耸耸肩,突然看到了彭加木身上的中山装。“那中山装是怎么回事?你刚刚好像没提到?”

    彭加木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明显有了点变化。

    “这衣服的事情其实与20年前的事情关系不大,但却有些联系。”彭加木脸色有些沉重。

    “当年我从枯井里爬出来以后,就与玉儿相依为命,并渐渐的能够控制一些玉面血蝠。在朝夕相处下,我发现我身上的中山装有了与当年那些病毒相似的特征。”

    彭加木说完,还特意指了一下自己那件中山装上的一个绿苔。

    “这20年来,我只得到了这一件成品。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些病毒与玉面血蝠一定有所关联。”

    “那好,我们先去你找到的那个地方吧。”我淡淡的说了一声,对那传说中的病毒,我也十分的好奇。

    彭加木听后点点头,带着玉儿向前走去,而我则背着冯晓菱一同前往。

    这时的我,才有机会真正的观察起这个所谓的独特空间。

    从这内部的空间来看,这里与先前的我所待过的第2层碧游宫有着本质的区别。

    在那个地方,更像是个山洞。而在这个空间内,则有着大量人工的痕迹。

    这处空间依旧呈现着一种山洞隧道的感觉,但在整体上却更显的平整,在某些地方,更是有一些特殊的塑像。

    这些塑像个个造型奇特,它们的模样更多的像一种动物抽象化后的作品,这些作品绝不会是人类所造。

    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东西应该是那些道族人所造。

    既然这里有着道族人遗留的痕迹,那就说明那所谓的“病毒”就与道族有关。

    “彭教授,你知不知道那些所谓的病毒,它们是什么样子的?”我出言问道。

    “样子?”彭加木在听到这句话后,缓缓的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们的样子,只能感受到他们的存在。”

    “感受?”我皱了皱眉。“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

    “一种内心的感受,他们给我的感觉就如同我们人类三四岁的孩子,他们那些所谓的记忆,更像是一种本能。”彭加木严肃的说道。

    “本能?这么说来他们更像是动物?”我疑惑的再次问道。

    “应该不是,他们一出生的智慧就可以比拟我们三四岁的孩子,而且他们有着国家的感念,他们的智慧程度比我们只高不低。”彭加木再次凝重的说道。

    “你千万不要忘了,他们还有非常强烈的攻击本能。”

    当彭加木把这句话说出口后,我才意识到这些所谓的“病毒”究竟有多么可怕。

    我们继续一路向前,期间路过了多个分叉口。

    原本我还想记忆一下来时的路线,结果发现我根本记不住具体的路线。

    这倒不是因为我的记忆差,在解除了诅咒之后,我的记忆力明显得到了提升,比先前有诅咒时是只高不低。

    而之所以我会不记得路,则是因为这些路全部都是一模一样,而且最无奈的是,彭加木老是走错路。

    按照他的说法,玉面血蝠只是给了他一个大概的方位,却没有具体的路线。

    在经历过无数个错路之后,我终于被这些一模一样的路给搞晕了。

    “我们走的是一个幻境,这么走下去,我们是永远也走不出去的。”冯晓菱淡淡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我有一种想说脏话的冲动,可看在她为我受了重伤的份上,我忍了下来。

    “我说姑奶奶,你既然知道了,咋不早说了。”我无奈的说道。

    “你背着我,我觉的很舒服。”

    一时间,冯晓菱给出的理由竟然让我无法反驳。

    “那我们应该怎么走?”我缓缓的说道。

    “按着感觉走,别用眼看,用心看。”冯晓菱淡淡的说道。

    听了这话后,我随即闭上了眼睛。

    “说的不是你,是她们。”冯晓菱指了指彭加木说道。

    彭加木和玉儿听了这话,当即闭上了眼睛。

    “闭着眼睛,跟着感觉走。”彭加木喃喃自语了一声,便开始向外走去。

    看着彭加木和玉儿缓缓前进的脚步,我深深的看了一眼冯晓菱。

    “你别说话,听我说。”冯晓菱突然悄声在我的耳边说道。“这个人肯定不是彭加木。”

    冯晓菱的话,让我吓了一跳。

    “彭加木是一个科学家,在20年前年纪已经非常大了,他这种人对任务看的很重,如果他那中山装上真的有哪些所谓的病毒特征的话,那他不会不出现。”

    “而且他的样貌似乎20年来毫无变化,那身中山装也是一样。20年前的衣服,就算保存再好,那也不可能那么新,更何况他是每天都在穿。这件衣服是他最大的败笔,他忘记了一个女人对衣物敏感的天性。”

    “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那个所谓的玉儿。如果说那些玉面血蝠的幼体真是一种虫类的话,那这只玉儿也有虫类的特征。彭加木就算是和这些玉面血蝠活的再久,也不可能控制那些玉面血蝠去攻击别人。而控虫决计,则是张家的看门本领。”

    “从种种迹象来看,他应该不是彭加木,而是扮作彭加木的张泽江。那个玉儿应该是他的女奴,同为女性,她是骗不了我的,这是我们的天性。”

    当冯晓菱的话一说完,我当即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在冯晓菱说完这句话后,那前方不远处的玉儿则睁着双眼,满脸冷峻的看着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