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51章 道术
    发现我们了?

    我和冯晓菱当即停下了脚步,一动不动的看着玉儿。

    可我等了少许,对方依旧没有任何的反应。

    “走的快点,刚刚我们都差点跌倒了。”玉儿有些怨气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后,我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我们走太近,会影响你们感应的效果。”冯晓菱出言解释道。

    玉儿和彭加木听了这话,只能无奈的向前走去。

    “你还看出什么了?”我悄声对冯晓菱说道。

    冯晓菱没有说话,当我回头看去,只见冯晓菱正直愣愣的盯着玉儿。

    “你是说那个终极和彭加木在第三层的入口争斗过?”冯晓菱悄声说道。

    “是的!”我点了点头。

    “他们应该等的都是光晕消失的那一刻。”冯晓菱悄声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我疑惑的问道。

    “从我们进入这碧游宫,到我们到了第三层的入口,所用的时间应该不到三个小时。截城是不可能这么快被攻陷的,而且我大姨身为截教教宗,手里的手段一定不少。别忘了她让我们下来的目的是什么?”冯晓菱道。

    “找到截教创始人对付虚族的武器。”我当即言道。

    “对,我们见到的终极和赵元佐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他们的肉体都与人类有关。我想这个才是他们被虚族派来此处的原因。而我大姨让我们进来寻找的,和终极他们提前潜入进来寻找的,应该是同样的东西。”冯晓菱道。

    “同时也是他们所要找的。”我严肃的说道,我口中的那个他们自然是指彭加木和玉儿了。

    “对,这个彭加木刚刚对我们说的不一定是假的,只是里面的人物结局需要推敲。而且他口中的那个虫母,才是真正的关键。别忘了我们曾经在通天城见到的那只虫母,那可是能够撼动建木神树的存在。”冯晓菱有些担忧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虫母,截教和虚族寻找的都是一个东西?”我道。

    “没错,那个祭坛肯定困不住虫母,它之所以不出来肯定有着别的原因。另外我还有一个问题不理解。当年,我们的先辈同样也是止步第二层,那就说明第三层是很难下的。可我的问题是,他们当时应该不知道自己直接进入的就第二层啊,那他们到的第二层是哪里?他们是从哪里找到的诛仙剑阵?”冯晓菱疑惑的说道。

    “那消失的第一层?”我立即想到这一点。

    “他们去的地方,肯定与这个消失的第一层有关,诛仙剑阵那种东西很明显不是一般地方能存放的。那就是说,20年前的那些人肯定有人进入了那消失的第一层,而我们的目标估计也是哪里。”冯晓菱缓缓的说道。

    “到了!”

    就在我和冯晓菱探讨的时候,前方的玉儿突然喊出了声。

    我抬头望去,只见彭加木和玉儿已经停在了某个路口的半中央。

    就在我准备出言询问的时候,彭加木和玉儿竟然直接穿了过去。

    “这是幻术?”我出言询问道。

    “不!”冯晓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不是幻术,这应该是传说中的道术。”

    “道术?”听到这两个字,我首先想到的就是欧阳菘瑞。

    “没错,就是道术。先前欧阳用的大多数是阵法,不管是正一教还是全真教,他们从上古道门哪里继承的大多都是阵法,真正的道术他们并没有继承下多少。”冯晓菱道。

    “那旧道门呢?”我一脸深沉的说道。

    “旧道门?这是一个不确定的称呼。”冯晓菱道。“在我冯家的记载中,宋代之前上古道门与旧道门的确有着明确的划分。但宋代之后,中原八大家崛起便没有了这个称呼,旧道门与上古道门没有了明显的界线。”

    “又是宋代?”

    当我听到这个,我知道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戏志才就化身赵元佐在宋代活动过,那些被改变的历史也正是从宋代开始,看来这中间还有别的故事啊。

    “你们冯家的古籍中,记载的东西很多吗?”我淡淡的问道。

    “很多,比你想象的还要多。我们冯家流着的是女娲的血脉,从昆仑天宫时代就有文字记载。只是汉末之前的记载,都是绝密,除了家主没有人可以观看。”冯晓菱缓缓的说道。

    “明白了!”

    我点了点头,冯家的那些记载,价值绝对无法估量,我是学习考古的,对历史文献的价值有着深刻的认知,这些珍贵的文献,就像娼妓之于嫖客,都深深的吸引着我。

    现在,我对冯家这个有着古老传承的母系氏族家族有了浓厚的兴趣,可惜现在我齐家与冯家之间的关系,却是如鲠在喉。

    我背着冯晓菱缓缓的走到了刚刚彭加木他们待的地方。用手轻轻的探进了那所谓道术造成的屏障中。

    直到我探手进来,才明白道术与幻术的区别。

    幻术即便看着再真实,那也是假的。

    道术,却是实实在在的东西。

    这道屏障,即便我探手进去,也依旧不能看到里面的情况,而我的手在进入的一瞬间,也感到了一丝阻碍。

    这就是道术?

    当我彻底从这面道术屏障中走进去,便更加深刻的认识到这道术的含义。

    实!

    “这就是道术?果然比幻术要高一个等级,可惜啊!”

    冯晓菱深深的哀叹了一声。

    “可惜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这道术利用的是另一种力量,当年人类曾经在道族手中学习过道术,而且使用的相当好,可惜现在却没有流传下来。”冯晓菱无奈的说道。

    “道族人只是在利用我们而已!”

    这时,娲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你醒了?”我有些兴奋的说道。

    “是的,主人。”娲严肃的说道。

    “你应该对道术很了解吧?”我立即问道。

    “道术吗?”娲有些为难的道了一声。“对于道术,其实我不能说是了解,而是精通。”

    “精通?”听了这话,我有些兴奋了。

    “没错。我是娲,在娲组织中,人类的娲便是道术的最强者。”娲淡淡的说道。

    “那你可以教我吗?”我有些怯怯的说道。

    “当然可以,只是学习道术,必须先开启天魂。使天魂、英魄,精魄形成一个小循环。主人您已经开启了双魄,相对应的海底轮和脐轮已经开启,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停止开启中枢魄,直接开启天魂。”娲缓缓的说道。

    “那怎么开启天魂呢?”我立即问道。

    “开启天魂需要。”

    娲正在说,可我的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强光,只见那彭加木和玉儿似乎是打开了一个门。

    从门的一道缝隙中,照出了一道强光。

    我透过这道缝隙看去,只见一个硕大的光圈雕塑耸立在那边,而且从造型来看,这东西应该就是太阳烛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