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52章 太混山
    这病毒怎么会与太阳烛照有关系?

    还没等我想明白,彭加木便已经推开了那扇门,将门后的景象彻底释放了出来。

    这是一股强光,强烈的光幕彻底轮罩了我的双眼。

    待我渐渐适应了这股强光,才真正看清这太阳烛照。

    只见这太阳烛照的雕塑的周边是一圈强光,在这强光之中,刻画着无数错综复杂的纹路,在这纹路的最中央,却是一只巨大的眼球。

    当看到这只眼球雕塑的时候,我竟感觉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手上的那个残破的月眼之戒。

    难道这里面还有什么关系?

    我眉头微皱,如果说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与夜月双目有关系的话,那就说明这只在传说中存在的东西,是真正存在过的。

    “这难道真的是太阳烛照?”娲的声音在我的脑中响起。“主人,如果这个雕塑上刻画的东西正是太阳烛照的话,那我估计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了。”

    “这是什么地方?”我马上回道。

    “太混山。”娲缓缓的说出了这三个字。“当年我晋位为娲的时候,曾经了解到了一些道族的密文。道族的三大道祖都是从一个地方孕育出来的,而孕育他们的地方就是太混山。”

    “太混山?”我喃喃自语了一声。“这和太阳烛照有什么关系?”

    “传说中,太混山乃是天地之间第一个道族。为了孕育后代,他演化出了三大道祖,三大道祖则孕育出了整个道族。不过相传太混山当年总共孕育了6位道祖,只是在三大道祖相继诞生之后,三大道祖乘机将虚弱的太混山封印,也使得另外的三位道祖陷入了沉睡。而剩余的三大道祖中,快要成型的就是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娲缓缓的说道。

    “那最后一个了?”我饶有兴趣的问道。

    “听说最后一位道祖只是孕育出一个道心,并没有成型。而太混山在孕育出六大道祖后,便彻底陷入了沉睡,先前的身躯也只留下了一点。而另外三位道祖则与太混山一起陷入了沉睡。”娲淡淡的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喃喃自语道。

    “齐成!你在说什么?”冯晓菱疑惑的问道。

    “抽时间和你细说。”我随声回道。

    而这时,彭加木和玉儿已经彻底走入了那道门,我也快速的跟了上去。

    当我跨入那道门,便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激情,似乎我本身就生长在这边一样。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空间,整个空间充满了鸟语花香,这里有山有水,还有一些奇特的小型生物。

    所有的生物都其乐融融的生活在这里。

    如果不是我明确的知道自己是怎么进入的这里,简直以为这里就是人间仙境。

    “这是不是幻术?”我有些不解的问道。

    “不,这是个真实的世界,没有比这个世界更真实的了。”冯晓菱淡淡的说道。

    “彭教授?这里就是那病毒的世界?”我疑惑的问道。

    “应该是,玉面血蝠发回来的信息显示的就是这里。”彭加木也有些疑惑的看着周边的环境。

    “这就是太阳烛照的世界了。”娲淡淡的说道。

    “太阳烛照的世界?什么意思?”

    “太混山虽然名义上是山,但却代表的是整个世界的各大基础,三大道祖各自继承了最大的三个分支,分别是草木,鳞金和兽土。而太阳烛照则代表的是光火,太阴幽荧则代表的是暗水,相传最后一个道祖,代表的是生机和传承。”娲缓缓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这里就是太阳烛照所代表的光火的世界?”我淡淡的说道。

    “对,这里就是光火的世界,这一面应该就是光,在这个雕塑的后面,就应该是火了。”娲有些无奈的说道。

    “光与火吗?”我微微一笑。顺手打在了不远处一个类似与兔子的生物身上。

    而那个兔子一样的生物则在我眼前迅速的消失,并在不远处重新生长了出来。

    “真是个奇特的世界。”冯晓菱若有所思的说道。

    那个与兔子一般的生物在“复活”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对于这一眼,我猛然感到一阵心悸。

    这是一种在面对恐怖生物时,才有的感觉。

    随后,一道强光猛然从远处照射而来,这强光的来源就是哪太阳烛照的雕塑。

    在看到这一幕后,我就知道自己惹下大麻烦了。

    果不其然,那太阳烛照的光,愈演愈烈,我周身的温度也越来越高。

    温度急速的增加,让我如同着火了一般,我连忙将冯晓菱放到一边,自己跑了出来。

    那强光似乎只是打在我身上,冯晓菱在被我放下后便没有了事情。

    “齐成!”冯晓菱焦急的大叫一声,奈何这太阳烛照的强光增温太快,根本不是她能解决的了的。

    “娲!”

    我急忙大喝一声,虚影之体直接笼罩在身上。

    可惜的是,这虚影之体根本无法挡住这太阳烛照的强光。

    整个虚影之体直接被焚烧出了一个大洞。

    就在我以为全身都要被焚毁的时候,人皇尊玺突然亮了起来。

    那最下方太字直接亮了起来。

    随即,我身上的温度也骤然直降。

    当我身边的温度彻底降了下来,我才知道劫后余生四个字的真正含义。

    “彭教授,咱能解释一下吗?”我没好气的看着彭加木,准备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对方的身上,让他忘记刚刚人皇尊玺的反应。

    “我不知道。但这些小东西,给我的感觉却和当年的那些病毒一模一样。你刚刚那个是?”彭加木面露疑色。

    “这些就是那病毒?这就是那所谓的国家?”我看着此处,快速的说道,将话题岔开。

    “不,这些只是那病毒曾经的躯体。”彭加木突然说道,而后着急的向远处望去。

    “那些是不是人?”彭加木手臂一抬,直接指向了一边。

    我顺着他的手臂看去,以我的眼力,远处的确有几个地方像人。在看到这些后,我直接开启了阴阳眼。

    在阴阳眼的世界中,整个世界竟然充满了色彩。那太阳烛照的雕塑,更是一团火光。

    这是一个与外界截然不同的地方,阴阳眼在这里并没有多大的用。

    “应该是。”我淡淡的回了一声,退出了阴阳眼。

    “走吧!去见见我的老朋友。”彭加木嘿嘿一声,直接走了过去。

    “他真是彭加木?”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彭加木的背影。对于眼前这个彭加木的表现,要不是冯晓菱的解释,我根本不会怀疑他。

    “他绝对不是,我的直觉不会出错。看来这个彭加木,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冯晓菱道。

    “走吧!去看看那几个人,也许真是当年的那些工作者。”

    我淡淡的说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