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53章 太皇尊玺
    彭加木和玉儿走在前面,我和冯晓菱紧随其后。

    这一次,我不敢再动这里的一草一木。

    “娲!娲!”我连喊两声。

    “主人!”娲的声音在我的内心响起。

    “在你那个时代,有没有关于这人皇尊玺的传说?”我悄声问道。

    “人皇尊玺?”娲听到这话,有了些疑惑。“主人是想说刚刚人皇尊玺挡住太阳烛照的事情?”

    “对。如果说这太阳烛照是太混山的后代,是一个不成熟的道祖的话。那这人皇尊玺也肯定与太混山有关系。”我坚定的说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四符五玺本就是道族的根本,具体的作用我们没权利知道。不过这四符五玺曾经都是伏羲大神保管着的,而这人皇尊玺则是其中五玺中最重要的一个,一直由娲皇携带。”娲道。

    “最重要的?”听了这话我暗自点头,这五玺我曾经接触过两枚,幽冥鬼玺和人皇尊玺。幽冥鬼玺的作用比这人皇尊玺要少的多。

    只是这幽冥鬼玺已经被赵元佐带到了这边,现在不是在他的手里,就是在虚族人手中。

    “那你知道这人皇尊玺下面这个太字是什么含义吗?”我立即问道。

    “其实原本的人皇尊玺叫太皇尊玺,当年道族转移到此地之后,依旧被虚族追杀,形式非常的危急。而娲祖创造了人类,并在最终之战帮助道族反败为胜,所以娲祖才将最重要的太皇尊玺改名为人皇尊玺,这是当年人类最大的贡献。”娲缓缓的说着,一股自豪之感油然而生。

    “原来这东西叫太皇尊玺啊。”我喃喃的说着。

    这人皇尊玺肯定是最特殊的。那通天道祖死后的棺椁能与它产生联系,这太混山中的太阳烛照也能与它产生联系。

    我有一种预感,这人皇尊玺的秘密就在这太混山中。

    “对了,那道族与虚族的最终之战是在哪里打的。”我饶有兴趣的问。

    “两族的最终之战,虚族的战场我不知道。但道族这边的战场是丰都。”娲淡淡的说道。

    “丰都?”我当即一愣。

    “是丰都鬼城吗?”

    这句话我直接喊了出来,彭加木继续往前走,仿佛没有听到一般,而玉儿和冯晓菱则是回头往来,两人都一幅疑惑之色。

    “呵呵!我是觉的这里像丰都而已。”我尴尬的笑了笑。

    玉儿皱皱眉,说道:“别瞎看了,快点走。”

    冯晓菱则是一脸浅笑的看着我,但是她却没有揭穿我,而是一直看着玉儿。

    “我不知道是不是丰都鬼城,单当时那个地方的名字就叫丰都。”娲缓缓的说道。

    我听了这话,缓缓的将自己的心放松。没想到丰都居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在。而那里之所以被叫做鬼都,也肯定与这最终一战有一定的关系。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齐家的隐龙诀中对丰都也只是表明慎入,具体的原因却没有给出。

    “对了,你既然提到了四符五玺,那这四符五玺都是什么啊?”

    “四符五玺我也是只知道名字,四符有蛇眉铜鱼、无眼青龙、红头恶鬼和千面兽首。五玺则是人皇尊玺、幽冥鬼玺、无影龙玺、兽印道玺和鲲麟幻玺。”娲道。

    想起这四符五玺,我就想起了欧阳菘瑞。

    我暗自摸了摸手上的人皇尊玺,感受了一下人皇尊玺内欧阳菘瑞的情况。

    她依旧是那么的安详,那么的自然。

    “你放心,这次我一定帮你夺回身体。”我暗自下定了决心,下一次再遇到终极,最先做的就是抢回欧阳菘瑞的身子。绝不能再让意外出现。

    “主人好像对这四符五玺很感兴趣?”娲缓缓的问道。

    “这四符五玺我曾经接触过,他们的确是有自己的妙用,如果有机会能看一下它们也好。”我淡淡的说道。

    “这个恐怕主人要失望了。我曾经听上一代的娲说过,这四符五玺并不是全部都带到了这边。”娲道。

    “不是全部?你确定?”我听了这话立即皱了皱眉。

    “这个消息应该错不了,当年道族大撤退的时候,三大道祖各自带领着一部分道族人撤退。这四符五玺也就分散开来。我们的通天道祖势力最大,撤退的也最全,所以这四符五玺只是大部分留在了这边。”娲道。

    “明白了!”我悄悄的点点头。

    就在这时,冯晓菱突然拉了拉我的手。

    我这才注意到自己和娲聊天太过入神,以至于忘记观察周边的情况了。

    “看看那个是不是人?”冯晓菱神色严肃的说道。

    我顺着她的眼光看去,只见一个同样身穿中山装的年轻男子正安静的站在不远处。

    我直接打开了阴阳眼。

    在阴阳眼下,这位年轻的男子周身流淌着的是一股金色的气流,他似乎除了有“人”的外貌之外,已经没有了“人”所拥有的器官。

    如果不算他的外形,那么在阴阳眼下,他就只是一堆金色的能量而已。

    我缓缓的摇了摇头,说道:“他应该不是人类。”

    冯晓菱也突然双眼翻白,用出了玄灵法眼。

    “的确不是!我的幻术对他没用。”冯晓菱缓缓的摇头。

    与我和冯晓菱相反,彭加木在看到这个人后似乎非常的激动,他快速的跑了过去。

    而这时,我却注意到一个细节,彭加木的嘴在动,而玉儿则没有把他的声音喊出去。

    从彭加木的嘴型来看,他似乎是在喊一个人的名字。

    “小李!”

    过了两个呼吸的功夫,玉儿才干干的喊出了这两个字。

    我微微一笑,不是因为玉儿喊的时间慢,而是因为她喊错了。

    以彭加木的口型来看,他喊的字,绝不是“小李”。

    很快,彭加木便跑到了那人身边,一把抱住了他。

    彭加木激动的不断摇晃着那人的身子,而那人则是一脸漠然的看着他。

    可就在这时,彭加木的身体却是猛然一动,那男子的手臂直接穿过了他的胸膛。而那个男子的两个嘴角却是直接向上一撇,脸上露出了一个非常“假”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