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56章 一个声音
    看着歇斯底里的玉儿,我的心猛然就是一触,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疯狂,这是一种压抑已久的愤怒,这是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

    玉儿和谁有仇?

    或者说,张泽江和谁有仇?

    回想起先前她和我说的那些,那她诅咒的对象极有可能就是虫母。那只被关在蝠冢内的虫母。

    按照玉儿那时的描述,那个祭坛显然是困不住那只虫母的,虫母需要的祭品另有它图。

    现在,张泽江、齐弘一和彭加木都“活”了下来。只是活着的方式发生了改变。

    果然,20年前的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具有极强攻击性且有着自我思维意识的病毒,身体和思维互换的赵氏姐妹,冯媛媛的截教教宗之位,中原八大家其他几家的下落,冯晓菱和蒋颖的身世,彭加木的遭遇,以及张泽江和齐弘一最后的结局,都是没有解开的谜团。

    如果再加上20年前齐弘一从碧游宫中拿出的诛仙剑阵,截教创始人的下落,以及虚族的态度。

    那这次遇到的问题就太多了。

    20年前和20年后,这中间的牵扯实在是太多了。

    玉儿的狂笑,让我陷入了思维的困境,这也算是诅咒消除后的一个坏处,想的总是太多,而且想的也极快。

    我回想了下20年前留下的一些谜团,仅仅是用了不到一个呼吸的时间。在想完这些之后,便立即抓着玉儿向远处跑去。

    虽说整个空间都在崩塌,但这倾盆而下的流水和不断落地的岩浆则没有毁坏这地面丝毫。

    这空间的地面如同不在此处一般,依旧坚硬异常。

    玉儿依旧是在狂笑,而那太阳烛照则向着此处奋力的狂奔而来。

    在确定了太阳烛照的方向之后,我哪里还敢瞎想,带着玉儿再次狂奔而去。

    “我不管你是玉儿还是张泽江,如果你现在不说出太阳烛照为什么追杀我们,那我们就都得死!”

    我爆喝一声,脚下的步伐丝毫不敢懈怠。但即便娲便的再高,脚步再大,比起太阳烛照的速度,那都是小巫见大巫。

    “活?”玉儿似乎听到了什么无比好笑的事情。“别想了!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已经被太混山困的太久了,久的连它们自己也忘记了时间。现在你手里有它们能出去的唯一办法,你觉的他们会放过你吗?”

    “是这个玉佩?”我连忙说道。

    “哈!哈!哈!玉佩?”玉儿轻蔑的看了我一眼。

    “你确定你是齐家的子孙?你难道不知道你的血脉有什么作用?”玉儿狂笑一声,一脸不屑的看着我。

    “别给我说废话!”

    我暴怒一声,左手一握,娲的身体自己做出了反应,玉儿的身躯也瞬间被捏了一下,一股献血瞬间喷洒而出。

    “咳!咳!咳!你可以捏的再狠一点。”玉儿一边咳着血,一边凄笑的望着我。

    面对这样视死如归的人,一时间我也没了办法,只能加速奔跑。

    啪!啪!啪!

    几个巨大的破碎声从空中传来,那天空之上的裂缝再次得以扩大。

    我抽空向上看了一眼,心中的恐惧骤然增加。

    只见这所谓的天空,正在被一个巨大的生物拍击着。

    随着这裂缝的扩大,水流下潜所形成的漩涡也越来越大,那处在水中的物体也露出了冰山一角。

    终于,随着水流的越来越大,一个巨大的生物终于出现了天空之下。

    那是一只硕大无比的虫子。

    这应该就是玉儿所说的虫母。

    这只虫母比起通天城的那只要小了不少,但它的狰狞程度却丝毫不下于那只。

    更为可怕的是,这只虫母的身体上,似乎还长着两只巨大的手臂,而这两只手臂的末端,则不是手,更没有所谓的手指。

    在这只虫母的手臂末端,长着的是两个巨大的嘴。

    这形状宛如是两个无比巨大的口气,就如同大象的鼻子一般。

    我的眼力极佳,在看到这只虫母的时候,也看清了那两根手臂上长的东西。

    那是无数张人脸,宛如人体手臂上的无数根汗毛一样。

    在看到这个后,我差点恶心的吐了出来。

    随着这只虫母的到来,无数的“东西”也随着这大水流了出来。

    那是些黑色的虫子,只是这些虫子绝不想当初玉儿说的那么小。

    以这些虫子的大小,它们绝对不可能是尸虫。

    颇为奇怪的是,这些黑色的虫子竟然和我在第三层门口看到的那些玉面血蝠的白色幼虫一模一样。

    难道它们的身体内也藏着什么东西?

    我的这种想法仅仅是在我的脑中存在了不到一秒钟,那太阳烛照已经发出了类似怒吼般的行动。

    那太阳烛照身上露出了无数根火鞭,不断的向上抽打而去。

    太阳烛照边跑边打,这无数根的火鞭威力无匹,虽然是水克火,但在太阳烛照的火鞭之下,那些流水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而那所谓的虫母也被太阳烛照上的火鞭抽打的伤痕累累。

    “好!打的好!”

    玉儿不断的狂笑着,对于口中喷出的献血,毫不在意。

    “就是它把你变成这个样子的吧?”

    这时,冯晓菱突然插了口。

    我微微的看了她一眼,只见她的双眼灵动,这是发动幻术的标志。

    “呵呵!”玉儿狂笑着,不屑的看了冯晓菱一眼。“冯家的小姑娘,你的幻术还是留给别人用吧。现在我的身子既不是道族的也不是人类的,你的幻术根本没用。”

    冯晓菱被戳穿了心思,也所幸把幻术扯了。

    “张泽江,你好歹也是张家的嫡系子弟,天之骄子,20年前八大家族年轻一辈中数一数二的豪杰。虽然变成了这幅模样,但你那骄傲的心并不应该因此而改变。”冯晓菱一个大帽子扣了下来。

    “张家嫡系!张家嫡系!”玉儿喃喃自语的说道了两声。“张家势力是大,但总归只是虫母的傀儡而已!”

    “不!不!我不是张泽江,我是玉儿,我不是张泽江,我是玉儿。我是玉儿。”

    玉儿大叫了两声,身体连续挣扎了起来。

    “人格分裂?”

    我看到这里,那里还能不懂,这就是人格分裂啊,看来张泽江的思维存在这玉儿的体内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玉儿的现状根本无法回答我们的问题,更加不可能解决眼前的麻烦。

    而我却已经能够感受到太阳烛照所散发的热度。

    就在这个时候,冯晓菱手中的半月吊坠却突然发出了光亮,而我手中的人皇尊玺也骤然变大。

    人皇尊玺上的五个人面飞速的旋转了起来,一个声音出现在了我的脑中。

    “这里是?太混山?”

    这是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听到这个声音后,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挺立了起来,整个人站立不动,就如同一颗松树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