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57章 太心
    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发生了变化,这种情况绝对是第一次发生。

    这到底是谁?居然仅仅凭借一个声音就控制我的身体。

    “娲!娲!”

    我连忙开始呼叫娲,她也在我的身体内,我身体的情况她应该清楚一些。

    可不管我如何的呼叫,娲始终没有回答我。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的身体里?”

    我试着去寻找这个声音的源泉,并努力的回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试着寻找那个声音可能的主人。

    这里是太混山,能对此有感应,并且还有如此本事的人,我只想到了一个。

    通天。

    作为道族的三大道祖之一,通天的本事最大,方法也多,并且能以太混山作为根基,为自己制造撤退之路,这本身就是实力的象征。

    而且在风筝总部,那个疑似通天棺椁的五面石棺就被人皇尊玺给吸收了。当初,我以为人皇尊玺吸收的是玺魂,可惜这人皇尊玺在那之后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而那个石棺里面放着的,似乎就是通天的尸体。

    “我?我是谁?”

    此时,这个声音再次响起,但他似乎并不知道自己是谁。

    话音落地之后,我的身体再次得以控制。

    “齐成!”

    “主人?”

    冯晓菱和娲的声音这才传到我的耳中。

    “主人,您没事吧?”

    “齐成,你怎么了?”

    两人连忙再次同时道了一声。

    “我没事!”

    我随即回了一句,然后再次狂奔而去。

    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太阳烛照已经再次逼近了我们。

    “烛照?”

    这次,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依旧充满了威严,而且言语中竟然还带着一丝愤怒。

    “退!”

    简简单单的一个字,我竟然感觉到了无穷无尽的能量。

    一时间,我的身体屹立在半空之中,娲的虚影之体被直接驱退,玉儿、冯晓菱和彭加木全都跌落而去。

    这时的我,对于自己的身体来说似乎就是一个局外人一般。

    这种情况已经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也让我真正意识到,灵魂确实是真正存在的。

    我就这么“站”着,单手对着太阳烛照,双眼爆发出了绿色的光芒。

    在这一瞬间,我似乎感觉到了那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感觉,但这种感觉仅仅存在了一瞬,便消失殆尽。

    而对面的太阳烛照也确实因此停顿了一秒。

    但在这一秒之后,我便如断了线的风筝跌落了下来。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声音的主人充满了疑惑,他不断的说着,似乎对自己的情况很不了解。

    我的身子被娲接住,我也重新掌控了自己的身体。

    我趁此机会,一把将人皇尊玺从我的手指上摘了下来。

    “你是谁?”

    这一次,声音的主人反倒问起了我。

    “我是这具身体的主人。”我立即说道。

    “那我是谁?”声音的主人疑惑的说道。

    “你是谁我怎么知道,我连你长什么样子也不清楚。”我随即爆喝了一声。

    冯晓菱和玉儿都诧异的看着我。

    随着我话音的跌落,一个身影从人皇尊玺上缓缓的飘起。

    这是一个老人,一个身体足有两米的瘦高个老人,他面容如枯树,身体如枝干,要不是那双囧囧有神的双眼,我绝不会认为他是一个活物。

    “通天道祖?”

    这个枯瘦老人一出现,娲的声音就在我的脑中响起。

    果然是他,只是他的模样与他的尸体并不相同。

    现在的他更加的瘦了。

    “你是通天道祖。”我快速的说了出来。

    “通天道祖?”

    玉儿也发现了这边的变化,在听到这句话后也是微微一楞。

    “通天道祖?很熟悉的名字啊!”

    枯瘦老人喃喃自语了一句,但这句话只是在我的脑中响起,其他人根本没有听见。

    这时的我才意识到通天道祖只能与我产生联系。

    太阳烛照在被“退”了那一秒后,速度愈发的快了,看这架势,两分钟之内,它就能赶到这里。

    砰!!!

    一声震天的巨响,顿时炸开。

    天空之上的裂缝,直接扩大了数十倍。

    大水如泄洪般直落而下。

    虫母的身体也彻底暴露了出来。

    原来,在这虫母宽大肥硕身体的背后,是同样一只巨大的眼球。

    这只眼球的体型要比太阳烛照还大一轮,它通体泛蓝,眼球上有众多奇异的纹路。

    而这只虫母就长在这只眼球的瞳孔之上。

    难道这就是太阴幽荧?同样是眼球,它为何就是这般模样。这又是一个怎样的共生关系?

    “怎?怎么会这样?”

    玉儿当即发出一声惊叹,她嗖的一声飞到了空中,直愣愣的看着那从天而降的太阴幽荧。

    “幽荧?”

    通天道祖再次喃喃自语了一声,在看向太阴幽荧的目光中明显要比太阳烛照要温和的多。

    “主人,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娲迅速的说了一声。

    我回头看了一眼冯晓菱和彭加木。

    彭加木的伤势依旧严重,这段时间根本没有时间给他治疗伤口,现在的他比之前更加的虚弱了。

    冯晓菱则是一脸焦急的看着我,不知为何,我竟然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喜悦。

    我不知道这种感觉是怎么来的。但我知道我感觉的不会错。

    “我们唯一的生路,就是这枚玉佩和通天了。”

    我喃喃自语了一声,即是给自己说,也是给他们说。

    远处的太阴幽荧还未落地,但它眼眸上的虫母就开始发出了一阵刺骨的叫声。

    玉儿在听到这个声音后,直接从天上掉了下来。

    而早已经落地的那些黑色长虫,则开始不断的在地面上翻腾。

    当叫声消失后,那些黑色长虫竟然开始大规模的向我这边移动,这种景象宛如兽潮一般。

    在秦岭之下,我虽然也见过无数的霍罗天龙,但不管是霍罗天龙王还是霍罗天龙群,与现在的虫母和虫潮都不能相比。

    而在我的背后,也涌出了无数的奇异生物。这些奇异生物一看就是这个空间里的生物,其中有几个身影明显就是人类。

    在太阳烛照旁边的那些生物早已化作了光点,补充到了太阳烛照的身体内,只有这些距离较远的生物没有被吸收。

    很不巧,这些生物的目标似乎也是我们。

    “玉儿,我不管你最初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现在如果你还不将它们狂暴的目的说出来,那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了。”我爆喝一声,直接抓起了玉儿,恶狠狠的看向了她。

    “太混山就是个大监狱,这里关着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三层的空间和四层的空间就如同太极的阴阳双鱼一般,驱动着整个太混山的。但太混山的第五层和第六层才是太混山真正的核心。而进入这两层的方法早在600年前就被人篡改了。”玉儿淡漠的说着。

    “600年前?”我当即想到了戏志才,也同时想到了进入第三层时需要的遗传血脉。

    看来我的血脉就是开启这第五层和第六层的关键。

    “那这和烛照、幽荧有什么关系?”冯晓菱也直接问出了口。

    “烛照和幽荧都是不成熟的道祖,它们空有力量,却没有真正的道心,所以它们需要太混山中诞生的最后一位道祖,那个只孕育出一个心的道祖。”玉儿道。

    “太心?。”

    这时,通天道祖喃喃自语了一声,而后看向了他脚下的人皇尊玺。

    “原来他们是为了你而来。”

    通天道祖喃喃自语着,这句话只有我能听到。

    在听到这句话后,我立即意识到情况不妙,就在准备将人皇尊玺再次带上的时候,通天道祖却直接钻了进去,将人皇尊玺内的所有东西都扔了出来。

    其中一个白色的身影却直接牵动了我的心弦。

    “欧阳!”

    我大喊一声,快步走过,但欧阳菘瑞的命魂却根本不是我能抱住的。

    欧阳菘瑞的命魂在穿过我的身体之后,直接跌向了地面。

    而这地面显然也不能让她停留,几乎就是一瞬,欧阳菘瑞的身子就要消失在我的眼前。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一只手拉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