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58章 五指山
    在看到这只抓住欧阳菘瑞的手,我悬着的心本来可以放下,但这只手的主人却让我的心不得不一直提着。

    因为这只手的主人就是通天道祖。不知何时,他竟然再次从人皇尊玺里面站了出来。

    而再次出现的它,竟然比前一秒的身体要光滑的多,似乎就这么短短的一瞬,他便发生了锐变。

    通天道祖缓缓的将欧阳菘瑞拉了起来,他看向欧阳菘瑞眼神就如同是在看一件珍宝,一件古董或是一幅书画。

    这种眼神我曾经在我爷爷的身上看到过多次。

    “终极之魂?”

    通天道祖缓缓的说出了这四个字。

    “可惜了,最终一步还是有点瑕疵。”通天道祖不紧不慢的继续说着。

    说完之后,通天道祖便伸出了自己的手,手上还散发着点点的乳白色光芒。

    不知为何,我在看到这点白光之后,心猛的揪了起来。

    我快步上前,伸手便挡在了通天道祖的手前,可他的手却直接透过了我的身体。

    白光渐渐靠近了欧阳菘瑞的命魂,我的直觉告诉我,这种情况非常危险。

    突然间,我的眼眸瞅到悬浮在空中的人皇尊玺。

    我的手直闪而下,直接将其抓住,在接触到人皇尊玺的一刹那,心念一动,直接将通天道祖和欧阳菘瑞的命魂摄了进去。

    “娲,帮我!”

    我大喊一声,娲也连忙钻进了人皇尊玺之中。

    通天道祖虽然被我摄入了人皇尊玺,但欧阳菘瑞的命魂也在里面,情况依旧严峻。

    随着娲的进入,我也看清了人皇尊玺内部的情况,可入眼之后,我却再也找不到通天道祖和欧阳菘瑞的下落。

    “欧阳!!!”

    我狂喊了一声,迅速感应了整个人皇尊玺,可依旧没有通天道祖和欧阳菘瑞的踪迹。

    “娲!你能找到他们在那吗?”我焦急的说道。

    “找不到。这人皇尊玺是娲祖的至宝,里面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但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肯定是待在某个特殊的空间内。”娲道。

    “啊!!!”

    我愤怒的大吼一声,一拳打在地上,地面的硬度超出了我的想象,但依旧被我砸出了一个拳印。

    “主人,我们其实还有一个办法。”娲急忙说道。

    “说!”我怒喝一声。

    “主人,我现在是您的式神,与您的灵魂已经有了紧密的联系。而您也得到了人皇尊玺的认可,是这一代的持有者。如果您让我成为人皇尊玺的魂灵,那我自然就能知道他们的去处。”娲连忙说道。

    “魂灵?对你有什么影响?”我当即说道。

    我曾经见过红头恶鬼符,也见过红头恶鬼的威力。在通天城中,红头恶鬼就曾经控制过张灵素,这种魂灵给我的印象,并不好。

    娲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了我一秒。“没有”

    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感觉她在骗我,但我依旧选择了回避。

    “我还能再见到你吗?”我再次询问了一句。

    “可以!我只是从您的式神,变成了人皇尊玺的魂灵而已。”娲淡淡的说了一声。

    “好!”我极快的答道。

    娲在听到我这句话后,直接融入了我的体内。

    “跟着我念,莫罗天上,蔚光岌岌,阴若印上,吾心荡荡。”

    “莫罗天上,蔚光岌岌,阴若印上,吾心荡荡。”

    我快速的跟了一遍。

    娲又说了几句,我每跟一句,心中就仿佛丢掉了什么。当最后一句话说完,我身上的那块娲的浮印彻底消散。

    随即,我便随着娲进入到了人皇尊玺的世界之内。在人皇尊玺的世界里喜怒哀乐威五面分立于世界的前后左右上五个方位,而在整个世界的最中央则有一座大山耸立于此。

    这应该就人皇尊玺下最大的那个太字。“娲?你能感觉到他们在那吗?”我极速的问道。

    “山上,他们就在那座山上。”娲快速的答道。

    在娲的牵引下,我飞到了山顶之上。那通天道祖手里的白光已经插进了欧阳菘瑞的体内。

    这种泛着乳白色的光泽正闪耀在欧阳菘瑞的身周,它的每一次闪耀都让我的心颤动一下。

    “住手!”

    我大喝一声,飞起一脚便踹向了通天道祖。

    但通天道祖连头也没抬,我便被飞弹了回来。

    通天道祖依旧在一丝不苟的对着欧阳菘瑞,他细心的模样如同一位尽职的医生在对待自己的病人。

    但通天道祖越是细致,那就说明他对欧阳菘瑞的改变就越大。像这种肩负着一族命运的大人物,心中对利益成败的取舍要远超对情感的在乎。

    “主人!我们是近不了他身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利用人皇尊玺的空间特性来对付他。”娲连忙说道。

    “怎么用?”我焦急的说道。

    “您是人皇尊玺这一代的主人,我虽然成为了它的魂灵,但我能感觉到,这人皇尊玺内,还沉睡着一个真正的‘庞然大物’,只要您能联系到它,就一定能对付的了通天。”娲道。

    “还有一个魂灵?”

    我听了这话,连忙去感受着空间内的一切。

    可焦急的内心始终让我无法平静。

    “主人,让我来帮您。”娲道了一声,便直接摄入了我的体内。

    当娲进入我的身体后,我的内心似乎一下子变的空灵了起来,也变的更加容易感受这各空间世界。

    慢慢的一种浩然之气涌入了我的内心,我感受着这边无边的浑厚,宛如在一片无尽的大海中遨游。

    突然间,一股喜悦之情浸透了我的内心,我的心神开始变的荡漾,想起了与欧阳菘瑞之间快乐的时光。

    紧接着,一个怒气冲冲的身影闯入了我的心灵,他就是老李头,在老家,除了我爷爷以外,我和他的感情最好,但他骂我也是最多,每天逼着我学东学西,一张脸很少舒展。

    画风一转,我来到了我与欧阳菘瑞结阴魂的那天。那一天是我大婚的日子,但也同样是我爷爷过世的日子,爷爷一生都没有为自己而活,他离开了心爱的女人,忍受着心中的悔恨,承受着生活的孤独。临到末了,他还为了我,与欧阳菘瑞互换了位置,蒙蔽了天道。爷爷的一生,都充满了悲情。

    画风再转,我竟然看到了两个满脸堆笑的人影,他们是一男一女,男的非常英俊,脸上带着浓浓的喜悦,女的一脸疲惫,但面容却是一脸的欣喜。在他们的中间,一只小手不断的来回摇摆。他们就是齐弘一与赵曼华,是我的父母,这应该是我出生的那天,一家最欢乐的日子。

    最后,我的面前竟然出了一张人脸,这张脸我不是没有见过,但它却不是真实存在的。

    它就是威脸。

    原本我以为,最后出现的应该是道三爷,但没想到这次出现的竟然不是我身边存在着的人。

    当这五张脸陆续出现之后,便又陆续再次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喜怒哀乐威,五面齐聚。

    可就在这时,我的脚下却突然多出了一只手,这只手看似不大,却在一握之间将五面彻底击碎。

    我被这只手握在了中间,当他再次舒展开来的时候,五面已经各自出现在了他的五根手指上。

    “时间是过去了多久,竟然又有人来到了五指山。现在,你需要做一道有关生与死的题,一生,四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