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59章 天魂开启
    “一生?四死?”

    当这个声音缓缓的说出这句话后,我微微一怔。

    这个所谓的五指山上有五根手指,但却有六个人面显示在上面,分别是欧阳菘瑞,老李头,我爷爷齐少松,我的父母和威面。

    威面暂时可以不用管,但其余的五个人都和我息息相关,这里面欧阳菘瑞的身体和灵魂分离,我爷爷虽然躺在了那个棺椁中,但他却拿到了欧阳菘瑞的尸丹,欧阳菘瑞都能在棺椁里面活了近千年,所以我的心中还是对我爷爷的情况有一丝期待。

    另外,老李头和我父母依旧健在,他们之间让谁死都是不可行的。

    这突然面对生与死的抉择,一时间让我无法适从。

    “如果我不选呢?”我淡淡的说了一声,双眼立即切入了阴阳眼的状态。

    但在阴阳眼的状态下,我不仅无法看透这一切,就连那五指山都消失不见,只有一片灰茫茫的雾气呈现在了我的眼前。

    这是我以前从没有看到过的,这阴阳眼是来自欧阳菘瑞,而欧阳菘瑞的阴阳眼却是来自通天道祖。

    阴阳眼的失利让我瞬间变得紧张了起来。我的阴阳眼很特殊,从它能看到天书上的东西我就能看出端倪来。

    “娲?娲?”我连叫几声,却根本无法得到回应。

    “你到底是谁?”我大喝一声,但还是没有回应。

    “五指山?五指山?”

    没想到我竟然遇到了西游记中孙悟空的境遇。

    五指山上的五根手指依旧在不停的播放着我刚刚看到的那些画面。

    一生?四死?这五个人我一个也不想让他们死。

    就在我不停纠结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那个威面。

    这个威面出现的非常不合情理,其余的几个面上都是我的亲近之人,为何威面上出现的却是原本的面貌。

    我缓缓的走到了威面旁边,伸手在这威面摸了一下。瞬间,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萦绕在了我的身边。

    “这种感觉是?”

    我一时间想不起这种感觉的来源,但我这种感觉却让我的心情越来越好。

    这种感觉似乎是让我回到了母亲的怀抱。是那么的温馨,那么的柔和。

    在这种感觉下,我的身心渐渐的放空,整个身体宛如进入了一种奇异的状态。我再次感受到了那种大海一般的浑厚,这让我的心彻彻底底的放松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我的身体再次有了知觉,这一次我“看”到了一片星光,这片星光虽然暗淡,但却充满了生机,它们正在不断的闪耀,发出微弱的光,向着外界发出自己的声音。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的目光渐渐的向后退去,这些星光组成的轮廓也渐渐的映入了眼帘。

    他们是我。

    这些星光组成的图案竟然是我。

    这些星光竟然是我的一部分。

    怎么这样?

    怎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渐渐的,他们与我的联系愈来愈深,我也终于知道了他们的名字。

    天魂。

    但与普通天魂不同的是,我的天魂继承了娲的一部分。

    这种感觉就如同自己早已知道一般。至于我的天魂为何与娲发生了联系,这个我倒是知道一点。

    因为五指山。

    五指山将我与娲分开,并让她也进行了一次选择。最终娲选择了我,由于她曾经是我的式神,现在又成了人皇尊玺的魂灵。所以她在选择了我后,决定与我的天魂融合。

    而我因此也继承了娲一部分的记忆,这部分的记忆是她专门留给我的。

    从今天起,娲便与我的天魂合二为一,我生则她生,我死则她死。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在继承了娲的记忆后,我也终于知道了这五指山的来历。

    这五指山其实就是太,在人皇尊玺上雕刻着的五面,就是太的五种面貌。每一个面貌都有其特殊的作用。

    至于太的来历,娲也只能感觉到她与太混山有着紧密的联系。

    我粗略的看了下娲给我留下的记忆,她为了不给我造成影响,留下的都是有关道法的,其中也有道族关于三魂七魄的理解和解开方法。

    有了这个,我在开启三魂七魄的路上,将会更加的顺畅。以后我的修炼之路将不限于只修七魄的法将,而是魂魄合修。

    这种方法只有道族统治时代的少部分人类能学会。

    至于娲的其他记忆,则被她自己保存了起来。

    结合了娲的记忆后,我快速的搜索了一下,一个增强瞳力的术法立即浮现在了我的脑中。

    而它的使用方法也瞬间浮现在了我的脑中。

    驭瞳术。

    驭瞳术的使用方法比较简单,仅仅使用天魂就可以做到,并不需要开启双魄,这也是后人学道走入的误区之一。

    而一般人在开启天魂的时候,所形成的往往的一个模糊的人影和几个黯淡的星星。而我的天魂在开启的时候,光芒虽然不强,但却有一个完整的人形和较为清晰的面貌。

    娲本来就是道术大家,古代人类道术的最强者,与她的命魂融合直接让我的天魂提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当我再次看到五指山后,那悬浮着的五个画面依旧存在,我轻轻的点了下我的额头中心。

    那里是天眼存在的方位,阴阳眼如果用天眼来看,效果要直接上升几倍。

    驭瞳术就是驾驭天眼最好的道术。

    天眼开启之后,我立即进入了阴阳眼的世界。

    这一次,这五指山的情况被我一览无余。

    而那威面后的人影也显现了出来。

    太。

    威面后的身影就是太。他之所以会给我那种熟悉而陌生的感觉则是因为我与它朝夕相处,却从未去真正的了解它。

    如果我选择了它,让它放弃“一生四死”的选择,那就可以皆大欢喜了。而这种方法,也应该是最有可能保全所有的。

    “我的选择就是,它。”

    当我将“它”喊出来之后,整个五指山瞬间崩塌。

    “一生,四死。威面获得新生,其余五人身死。”

    这个声音再次响起。

    “我要他们五人也活!”

    我爆喝一声,直接踩了一脚。

    这时,我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巨大的人脸,细细看去,它的模样正是那威面。

    “你已经选择了我,我可以带给你无穷无尽的力量。吸收了你生命中的其他几人,我的力量可以暴增4倍。你因此可以得到无上的权利,拥有无尽的威势。”威面缓缓的说道。

    “哼!权利?威势?我需要的,我可以亲手拿过来。”我不屑的说道。

    “如果你拒绝了我,他们自然可以不用死。但也将永远失去对我的使用权,作为回报,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威面淡淡的说道。

    “我要你阻止通天,唤醒欧阳菘瑞。”我当即说道。

    “这是两个条件,你到底是要我阻止通天?还是唤醒欧阳菘瑞。”威面再次说道。

    “唤醒欧阳菘瑞!”这根本就是不需要选择的问题,阻止通天,本身也就是为了唤醒欧阳菘瑞。

    如果通天依旧不放弃,那我对他也不会客气。

    “好!唤醒欧阳菘瑞。”威面缓缓的说出了这句话。

    当这句话彻底落音之后,我又再次出现在了通天道祖和欧阳菘瑞的身前。

    在看到欧阳菘瑞身上那并不强的乳白色白光之后,我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

    就在这时,欧阳菘瑞的头微微的动了一下,双眼也渐渐的睁开。

    而此时站在她身前的通天道祖,则是眉头一皱。

    “怎么可能?”

    通天道祖惊疑一声,而后快速将手从欧阳菘瑞的身体内抽出。在抽出的一刹那,欧阳菘瑞双眼极瞪,似乎收到了莫大的痛苦。

    在看到这一幕后,我的心快要痛死了。

    “给我。滚!”

    我爆喝一声,双魄与天魂齐开,伸手一张,一道暗紫色的波纹直接射出。

    “幽冥暗影,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