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63章 通往第五层的道路(三)
    我怔怔的看着徐良,没想到他的幻术水平居然也如此高绝。这个徐教授到底是什么来历,这道术的运用和幻术的把握竟然如此的精准。

    “你到底是谁?”我情不自禁的发问道。

    徐良嘴角一撇,斜着眼看向了我。“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不给我,那你就必须承受那两头蛮牛的怒火。”

    我微微的扫了一眼不远处的烛照和幽荧,这两颗巨大的眼球已经近在咫尺,再耽搁下去,我真不敢想象这事情的后果。

    就在这时,我的眼角却突然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

    欧阳菘瑞。

    准确的说,这是欧阳菘瑞的命魂。

    只见那欧阳菘瑞的命魂一直漂浮在烛照和幽荧的头上,距它们的距离似乎与我刚刚见到的一模一样。

    她是再等什么吗?

    这时,我想起了通天道祖曾经说过的话。

    欧阳菘瑞的任务是阻止烛照和幽荧因为相互争斗而毁了整个太混山。

    那就说明,在通天道祖的眼中,欧阳菘瑞是有能力与烛照和幽荧对抗的。

    争斗?

    想到这里,我猛然看向了那烛照和幽荧,也许有一个办法可以试一试。

    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从胸前摘下了那块半月吊坠。

    “我可以把这东西给你,但你必须告诉我这东西的来历和作用。”我淡淡的说道。

    说完这话,我立刻转身,对冯晓菱说道:“你先带着彭加木走,我随后就来。”

    我这话的声音颇大,徐良也肯定能听见,我也没打算瞒她。

    冯晓菱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而后点了点头,转身便带着彭加木离开。

    我随手给冯晓菱的身上加持了一个风语之翅,速度虽然比我自己操控要慢的多,但增加的速度也不低了。

    “你真的想听?你要知道,你所剩的时间可是不多了。”徐良饶有兴趣的看向了我。

    “你说就是了。”我微微一笑,没有丝毫的惧意。

    “好胆色!”徐良微微夸赞了一声。

    “既然你硬要知道,那老夫也不藏着掖着。你身上的那块吊坠,是你齐家的祖传之物,只有直系血脉才可佩带,总共有两块。”徐良淡淡的说道。

    “你齐家的两块吊坠,是与摸金符齐名之物。但它们在你齐家的地位却比摸金符要高出不少。你手中的那块是你齐家一直保留的,我手中的这块,则是从你齐家抢来的。”徐良在说这句话时,一脸的淡漠。

    按他的话说这两块半月吊坠在我齐家的地位比摸金符还要高,那他想抢我齐家的东西,那我齐家的传人肯定是以死相拼,他简简单单的就将杀人的事情说了出来,可见他根本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我想完这事,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在我的记忆中,我齐家近几代并没有人意外身亡啊。

    “你这吊坠是几年前得到的?”我冷冷的说道,狠狠的握了握手中的惊鸾。

    “哦!还挺聪明的吗?这么快就想到这一点了。”徐良淡漠的说道。“这个吊坠嘛!在我手上近三百年了,在你齐家也是三百年。”

    徐良说完这话,还特意轻蔑的看了我一眼。

    “自从这个吊坠落在我手上之后,你齐家人的行踪,可就真的很难找了。”徐良在说道那个“难”字的时候,特意加重了口气。

    也许别人在听了徐良的话后想到的是我齐家传人行踪更加隐秘,但得到隐龙经的我却是知道他说的话是另外一层意思。

    三百年前,我齐家的当代家主在倒斗时意外身亡,丢失了我齐家祖传的那枚摸金符。从此之后,我齐家抛却了祖地,全族搬迁到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

    哪里也是我现在的故乡。

    此时此刻,我齐家的住所依旧不为外人所知。

    至于我齐家的祖地,那更是连我都没能知晓的地方,只是从隐龙诀中了解到,我齐家的那块祖地中应该藏着某个了不起的东西。

    想到这里,我也就知道了道三爷背后的那个倭国势力是谁了。

    他就是徐良,那个倭国势力的首领就是徐良,就是他领导了阴阳师集团,这是一个活了几百年的老妖怪。

    他手里既然有我齐家祖传的半月吊坠,那块带在胖子身上的那块摸金符自然也曾经在他的手里。

    正是他将摸金符交给了道三爷,道三爷才拿着那块摸金符找到了我,这也才有了秦岭之行。

    想必我的存在,在徐良这里估计也不算是什么秘密了。

    而综合上述这几点,我也猜到了我面前的这个徐良到底是谁了。

    他应该就是徐福。

    只是现在的他与我通过赵元佐尸丹看到的那两个人并不相同。

    当初我以为从赵元佐尸丹中看到的应该是戏志才和徐福,但现在看来,他应该才是真正的徐福。

    从赵元佐尸丹里看到的是别人。

    “我应该是叫你徐福呢?还是徐良?”我淡淡的笑了笑。

    “徐福也好,徐良也罢,名字只是一个代称而已。现在你可以把它给我了吗?”徐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并依旧笑吟吟的看着我。

    我微微一笑,淡淡的看着他。“你现在只是告诉了我它的来历,它的作用了。”

    “作用?”徐福微微一笑。“看见那两个大家伙了吗?它们现在梦寐以求的愿望就是能从这里面出去,而这太混山被那家伙给改造了,你手中的那个半月吊坠就是钥匙。”

    “钥匙?”我嘴角一撇。“既然你这么想,那就给你吧。”

    我爆喝一声,手指连动,直接给这半月吊坠加了一个风语之翅,而后将它直接掷了出去。

    那半月吊坠划过了徐福的身侧,直冲他的后侧方而去,而它的最终方向,则是欧阳菘瑞。

    “放肆!”

    徐福爆怒一声,手中黄金长剑直接斩向了我。

    但这一招只是泄愤,徐福在挥砍完我后,便直奔那半月吊坠而去。

    徐福的速度飞快,在飞行中,徐福的周身竟然出现了一只巨大骷髅虚影。

    这个骷髅虚影越变越大,在仅仅几个呼吸间便与那烛照和幽荧相平。

    “这是式神?”我喃喃自语了一声,但我却并没有停留而是同样向前跑去。

    那半月吊坠的方向虽然扔向的是欧阳菘瑞,但同方向上却还有两个巨大眼球。

    在烛照和幽荧感应到那半月吊坠之后,也同样疯狂的争抢了起来。

    而他们争抢的地方,恰好就是欧阳菘瑞命魂所在之地。

    欧阳菘瑞就算再受限于通天道祖之命,此刻也不得不做出了回应。

    只见欧阳菘瑞的手中骤然升起了一道粗壮的白光,这道白光直接射向了烛照和幽荧,但也同时射向了正在赶来的徐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