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64章 通往第五层的道路(四)
    这道白光既粗且亮,在射出的一刹那便产生了一道道刺眼的光芒。

    我也再向这边跑,被这道强光射中之后双眼被刺的根本看不清东西。

    我都这样,那就更不用说烛照和幽荧了。

    这两颗大眼珠子,在这道强光射出之后,也同样合上了眼皮。

    徐福也同样如此。虽然那巨大的骷髅虚影帮他抵挡了不少的光芒,但就剩下的余光也让他不得不闭上双眼。

    这真是天助我也。这道强光的到来,让那些家伙不得不闭上双眼。而我却并不用。

    我在闭上双眼之后,直接开启了阴阳眼,又加上了驭瞳术,双眼在睁开之后还是有很大的刺激。

    所幸我直接进入了地狱次元之中。

    没有遇到鬼魂,我也已经很久没有进入这个地狱空间。

    运用了驭瞳术后,我在这地狱空间中却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东西。

    那就是徐福。

    烛照和幽荧在地狱空间内是一红一蓝,这完全可以理解。

    地狱次元虽然是黑白底色,但如果本身带有很强的属性,也是可以将颜色表现出来的。

    而徐福此时所在的方位却是一片虚无。

    在这地狱次元中,就连欧阳菘瑞的命魂和那个骷髅虚影都有显现。但徐福却似乎在地狱中探索不到。

    这徐福的身影竟然在这里面消失?

    徐福真的不在这里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可连在地狱中都没他的身影。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徐福的存在,已经超过了我对这个世界的理解。

    但即便如此,我也必须冲一把。

    在地狱次元中,欧阳菘瑞的那道白色光柱依旧显眼异常,这道白色光柱似乎已经穿过了这第四层,进入了第五层。

    不过,这些都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的目的只是半月吊坠。

    那造成烛照、幽荧、徐福争抢的半月吊坠,此时正在那白色光柱的边缘。

    与我想象的一样。这不起眼的半月吊坠材质极其特殊,在这白色光柱的强力冲击之下,竟然没有半点的损伤。

    我趁着这机会,连忙利用风语之翅将这半月吊坠往回拉。

    在我原先的设想中,欧阳菘瑞的命魂会挡住烛照和幽荧,而烛照和幽荧会挡住徐福,这样我可以趁乱行动。

    但没想到欧阳菘瑞的第一招,就止住了两大眼珠与徐福。

    但同样没想到的是,在这白光之中,那半月吊坠竟然纹丝不动,丝毫没有收到我的控制。

    我深吸了一口气,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种程度。

    现在的我,距离烛照和幽荧也只有不到千米的距离,别说是烛照和幽荧,就算是我,这点距离也是顷刻间就能到达的。

    现在的情况是,欧阳菘瑞力压烛照和幽荧,徐福也被暂时压制。我虽然没有进入“争夺”的最中心,但这也确确实实被压制住了。

    半月吊坠我是绝不能丢的,但作为这里面实力最弱小的我,想要夺得半月吊坠的可能性却是最低。

    就在这时,地狱次元中的欧阳菘瑞竟然在慢慢的“缩小”。

    “缩小?”

    当我观察到这一点后,我的心立即沉了下来。

    难道这白光,竟然是要消耗欧阳菘瑞的命魂?

    一定是这样的。人之终极在当初设定的时候就是以不断成长作为基础。并不如“他们”的终极一般是直接就是顶峰。

    我与欧阳菘瑞都是终极,她的情况我最了解。

    通天道祖自己抵御不了烛照和幽荧,便改造了欧阳菘瑞,以毁灭为代价,来阻止烛照和幽荧。

    “通天道祖!!!!”

    我大吼一声,立即给自己加上了风语之翅。

    风语之翅是不能飞翔的,它只能加速。

    我恨啊!我怎么能想到这样的一个办法。

    我先极度的恨自己,要不是我想到这样的办法,欧阳菘瑞也不会陷入这样的危局。

    我急速的查阅着娲留给我的道术,一个个的攻击道术连续的射出。可任凭我的道术威力如何,在射到欧阳菘瑞身边之时都化作了飞灰。

    突然间,我看到了一个道术。

    准确的说,这不是一个道术,而是一个幻术。

    这个幻术会让人发狂,而且是不顾一切的发狂。它不仅对被施术者有巨大的影响,就连我这个施术者也会被此术影响神智。

    这是一个非常霸道的幻术,但它的要求却并不高。

    这个幻术的名字叫,求影。

    求影。

    别的道术都没有对道术名称的记忆,但这个求影却有。按照娲的记忆,这个求影道术的创造者竟然就是通天道祖。

    而且在记忆中,通天道祖是要求每一个道族人都必须学习这个道术的,但具体的原因却没有人知道。

    我没有多余的时间却关心通天道祖当年的想法,我现在需要做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利用求影,扰乱徐福,烛照或幽荧中的任何一个。

    按照求影的要求,我的双魄一动,天魂竟然直接脱体而出,在我的身后站立。

    当我这天魂出现之时,我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娲的气息。与此同时,娲的仅存的意志也极力阻止我使用这个道术。

    “求影!!”

    我爆喝一声,当这话音落地之后,我身后的天魂随之消失。

    感应虽然微弱,但我却依旧可以感受到那天魂的所在。

    幽荧眼前。

    准确的说,是在幽荧瞳孔中的那只巨虫眼前。

    这巨虫对我来说是庞然大物,但相比幽荧和烛照的体积来说,它就算小的了。

    在我的感应中,这天魂竟然直接钻进了巨虫的体内。

    随即,那巨大的幽荧竟然猛然睁开了眼皮,直接暴露在了那白色强光之下。

    紧接着,那幽荧瞳孔中的巨虫,竟然直接甩到了烛照的身上。

    这一下打的非常猛,烛照也因此脱离了那白色光柱的轮罩。

    收到猛烈攻击的烛照,在第一时间便睁开了眼皮,但它却没有却攻击幽荧,而是在第一时间,盯上了欧阳菘瑞。

    只见烛照的瞳孔猛然一动,一只庞然大物突然出现在了他的瞳孔之中。

    这是一条满身钢毛的红色巨蛇,这条巨蛇在出现的一刹那,就射向了欧阳菘瑞。

    仅仅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

    那红色巨蛇直接顶到了欧阳菘瑞的身上。

    白色光柱瞬间消散,欧阳菘瑞也在这猛烈的撞击下倒飞了出去。

    我立即转变了方向,飞速的跑向了欧阳菘瑞跌落的方向。

    当我抱住欧阳菘瑞的时候,她的体型已经明显小了一截。

    现在她命魂的体型,也只有我的一半大小,如果按照人类的年龄来算,她现在也就是10岁左右的小姑娘。

    我回头望了一眼。

    只见这时徐福周身的那个骷髅虚影已经渐渐长出了血肉。而那个半月吊坠,我却感应到应该在幽荧的身体内。

    就在这时,徐福周身的那个骷髅虚影猛然一动,双手之上赫然多出了一把长剑。

    这把长剑的模样与徐福手中的那把黄金长剑是一模一样。

    紧随而下,那虚影长剑竟直接斩断了那蓝色的巨虫。

    看到这一幕,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徐福果然生猛,竟然能将幽荧瞳孔中的那条蓝色巨虫斩断,他到底是不是人啊。

    也许是兄弟齐心。

    在幽荧收了重伤之后,烛照瞳孔中的钢毛巨蛇也直接缠在了那骷髅虚影之上。

    我有一种预感,这幽荧和烛照虽然有着道祖的潜质,但以它们的力量却打不过徐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