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65章 通往第五层的道路(五)
    这虽然是一个模糊的身影,但却充满了烦躁的情绪,仿佛天地间所有的一切都站在了我的对立面。

    烦躁,狂暴,暴虐。

    一切的负面情绪如巨浪一般拍打着我。

    “啊!!!!”

    我情不自禁的怒吼了一声。

    “我”就这么看着我自己。

    现在的情况也只能是用“看”来形容了,我清楚且明白现在根本不是发泄的时候,但我的身体却根本不受控制。

    求影。

    这个时候我才明白这个道术为何要这么取名。

    天魂,在某种程度上就相当于我的影子。而现在我的天魂却如疯似颠。

    求影这个道术虽然威力颇大,但后果却也是显而易见的。

    我能够“看”着我自己,完全是因为我还开启了双魄。如果是欧阳菘瑞这种单纯开了天魂的人,那天魂被毁,就是灭顶之灾。

    我努力的去寻找控制自己身体的方法,但那个暴虐的天魂却一直在与我争夺身体的控制权。

    就在这时,我的眼角却多出了一个靓丽的身影。

    只见此人满脸的焦虑,高耸的****上下起伏,双眼之中露出的都是担心与无畏。

    冯晓菱。

    她竟然又回来了。

    冯晓菱在看到我的情况后,如疯了一般向我狂奔而来。

    我是多么的想要阻止她,但我的身体却连个话都不让我说出口。

    冯晓菱在我身前三米处落定,只见她快速的开启了玄灵法眼,直接盯上了我。

    顷刻间,一股晕昏迷离的感觉袭便全身,而那天魂却是比我更早一步沉睡了过去。

    当我终于“找”回了自己的身体,我才知道这求影道术对天魂的伤害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大。

    但现在的我却根本没有时间去管这些。

    “你怎么来了?”我喘着粗气,一脸疑惑的看着冯晓菱。

    “你是不是用了求影?”冯晓菱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咬牙切齿的反问了一句,这种情况像极了恨铁不成钢的母亲。

    我下意识的点点头。

    “你知不知道这个道术会毁了你的天魂!”冯晓菱当即怒吼了出来,她双目通红,如同刚出笼的野兽。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发怒时的冯晓菱。原先的冯晓菱,不管怎样都会保持自己的形象。现在的她已经没有了刚见面时的做作,有的只是一种复杂的情怀。

    “先别说这个了,咱们赶快离开这里。”我急忙说道。

    对于半月吊坠,落入徐福之手后,我只能另寻他法。

    原先徐福周身的骷髅虚影此时已经布满了血肉,除了哪张骷髅的脸依旧空洞之外,其余的地方已经全部都被填满。

    徐福也同样生猛异常,面对烛照和幽荧,他以一敌二毫不畏惧。不仅将吞入半月吊坠的虫头夹在了腋下,更是将烛照身上的那只钢毛巨蛇打的惨叫连连。

    “那是徐良?”看到那威猛异常的虚影之体,冯晓菱这才问了出来。

    “是徐福。倭国阴阳师的幕后首领。”我淡淡的说道。

    “原来是他!传闻竟然是真的!”冯晓菱不由的感叹一声。

    “什么传闻?”我眉头一皱。

    “有时间再和你聊。”冯晓菱嫣然一笑。

    听到这句话,我不禁翻翻白眼,这不是在进入这第四层时我对她说的话吗。

    这女人可真记仇啊!

    “她是?”冯晓菱看了眼我怀里的欧阳菘瑞,有点疑惑的问道。“欧阳?”

    我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这笔账,我会找通天道祖算清楚的。”

    冯晓菱点点头,但她的目光却盯在了欧阳菘瑞命魂上。“真可爱!”

    对于冯晓菱的话,我只能微微的苦笑。“彭加木呢?”

    “在你父亲那里!”冯晓菱淡淡的回道。

    “你没遇到终极?”我眉头一皱。

    “没有啊!”冯晓菱瞪大了双眼看着我。

    “快走!”

    如果我没记错,冯晓菱最先遇到的应该是终极和赵元佐才对。

    我手腕一动,立即为我们两人加持了一个风语之翅。

    可当我施展道术的时候才发现,由于天魂出了问题,我的风语之翅在施展的时候竟然会让天魂复苏,那种狂暴易怒的感觉再次袭来。

    所幸这风语之翅需要的能量并不多,开启双魄的我还是能压制住这股力量。

    加持了风雨之翅,我们的速度骤然加快。

    我和冯晓菱分开的时间并不长,她能遇到齐弘一并且跑一个来回,那就说明齐弘一离我并不远。

    果不其然,在疾驰了大约三分钟后,我遇到了齐弘一。

    这时的齐弘一正在照顾彭加木,而胖子和蓉蓉却并不在他身边。

    从我的角度来看,彭加木的情况已经好转了不少。脸色基本恢复了红润。

    “你怎么会在这里?胖子和蓉蓉呢?”

    “胖子受了伤,在那边照顾蓉蓉,我看到你们这边出了问题,所以就过来了。”齐弘一道。

    这句话本身是没有什么问题,但这却是最大的问题。

    要知道,当时我是用天眼才看到他们几个的行踪,这第四层的空间里也是杂草丛生,视力不好的人根本看不到。

    因为阴阳眼的关系,我平常的视力就非常的好,尚且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那齐弘一能发现我们,那只有两个可能。

    一是他的眼力比我还好。

    二是有人告诉了他我们的行踪。

    而能告诉他我们行踪的,也只有那个失踪的玉儿了。换句话说,齐弘一很有可能与玉儿早就有所联系,只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比较耐人寻味而已。

    玉儿就是张泽江,他与齐弘一是一起发现彭加木的,也是20年前那件事情的亲临者。

    这两人当年的关系一定是非同一般。

    我微微的看了一下齐弘一,而对方则很坚毅的看向了我。

    “你没事吧?咱们赶快走吧。那徐福是挡不住烛照和幽荧的。”齐弘一淡淡的说道。

    “徐福?”我眉头微微一皱。“你知道他是徐福?”

    齐弘一点点头。“我不仅知道他是徐福,更加了解烛照和幽荧。现在这两颗眼球还没有真正苏醒,等它们苏醒过来,徐福就算再厉害也不是它们的对手。”

    “你怎么知道?”我回头看向了那不远处的战场,徐福生猛异常,打的两颗眼球不住的后退。

    齐弘一抽出了自己的双圣刀说道:“齐家一共祖传有两把匕首,双圣刀和鱼肠。鱼肠是名剑,在咱家流传了两千余年,经过数代打磨锻造,有惊鬼退邪之妙用。但这双圣刀,则是三百年前,同半月吊坠一同出现,将它们给予咱齐家的,就是这截教的创始人。”

    “戏志才?”我当即说出了口。

    “你知道?”齐弘一瞪大了双眼,满眼的不置信。

    “我知道的比你还要多一点,看来20年前八大世家进入这里,不光光是为了救彭加木吧。”我嗤笑一声。

    “当然不是为了救彭加木,我来这里最大的目的,是给你寻找解除你身上诅咒的办法。”齐弘一道。

    听了这句话,我缓缓的低下了头,心中升起了一丝丝的愧疚。

    “也许齐成的病是你来这里其中的一个目的。但绝对不是最终目的。一个世家子弟虽然重要,但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将他看的如此之重。”

    冯晓菱一脸冷酷的看着齐弘一,她缓缓的上前两步,直接盯上了齐弘一。

    “看着我的眼睛,你最好不要说谎。20年前的事情,八大世家为此损失惨重,蒋家都因此灭了族,要不是霍东找到了蒋颖,蒋家都要被除名了。另外,有一点我可以确定,那就是当年除了我冯家之外,来的都是男性,那蒋颖是怎么出现的,我又是怎么出现的。”

    “你可不要说,我大姨就是我的母亲。我也是女人,我冯家对女人的了解比你想象的多,我大姨至今为止都是一个处子,她怎么可能结婚生子呢。”

    听到这里,我才知道冯晓菱对20年前的事情,要了解的比我深的多。也同样知道了20年前发生的事情,绝不可能如玉儿先前说的如此简单,彭加木的事情,只是其中一个小小的插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