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66章第五层
    齐弘一微微的摇了摇头。“现在的孩子们比我们那时要厉害的多啊。”

    齐弘一的这话看似是对我们说,但又似乎是对别人说。

    “的确是不好骗,快走吧!这里可不是久待之地。”

    回话的人居然是彭加木。不过,他的嘴却没有动。

    “怎么?没听过腹语?”彭加木微微一笑,顺手搭在了齐弘一的肩膀上,身子一动,便爬到了齐弘一的背上。

    “到目前为止,我们的计划还很成功。小家伙,谢谢你刚刚救了我,不过你要是不想掉队,就得跟上我们。”彭加木用腹语激了我一下,眼神还夹带着一丝挑衅。

    见我没动,齐弘一了露出了一个歉意的微笑。“孩子,事情确实有些复杂,但我们都没有害你的意思,至始至终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

    “是什么?”冯晓菱紧张的说出了口。

    “活着!”齐弘一缓缓的说出了这两个字。

    “先前我对你说的那个故事,大部分都是真的,20年前我们虽然都是八大世家的佼佼者,但本身的实力并不足以面对我们遇到的困难,为了活着,我们做了很多的事情,这些事情我们以后会告诉你。”彭加木缓缓的说道。

    “八大世家?你是张泽江?”我微微一愣。

    “张泽江已经死了!玉儿体内的只是张泽江一部分的意识,我体内也有张泽江一部分的意识,但我灵魂的主体还是彭加木。”彭加木微微一笑。

    “灵魂主体?”我微微皱眉。

    “好了,这些事情我们下去慢慢再说。”齐弘一焦急的催促道。

    我和冯晓菱对视了一眼,缓缓的点点头,现在确实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但20年前的事情和今天的事情居然是个计划,却让我难以接受。

    这中间的一切让我感到了匪夷所思。因为我现在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常人所能预料的,能布下这么大局的人,究竟是谁呢?

    我看了眼齐弘一,缓缓的摇了摇头。

    齐弘一不会是哪个布局人,但他却是一个重要的执行人。

    但至始至终,这个局是给谁布的,我却并看出来。

    是截城外的那些虚族?还是这太混山内的烛照和幽荧?又或者那是勇猛异常的徐福?

    对于这个所谓的计划,我心中猛然升起了一股抵触的情绪。

    从秦岭开始,我似乎一直都在别人的计划中前进。

    别人把我的身份和我的能力作为布局的依仗,又或者是计划的一部分在加以利用。

    原先的我以为这些所谓的“计划”会随着我的成长而消失,或者会被我一眼看穿。

    但我还是小看了这些布局的智者。

    我的智商绝对不低,解除诅咒后的我只可能更高,但身在局中的我却怎么也想不出谁是这个布局人。

    而且这里虽然名为碧游宫,但其实质却是太混山,要在这里将道族撇下,是绝不可能的。

    如果再夹杂上20年前的事情,那现在的情况就是个跨越人、道、虚三大族的大局。

    我深深的看了一眼跑在前面的齐弘一和彭加木。又回望了一眼那远处还在焦灼战斗的徐福和两眼。

    齐弘一说的没有错,这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果然不是等闲之物,虽然刚刚一直被徐福压着打,但慢慢缓过气来的烛照和幽荧还是将颓势反转了过来。

    我再次施展了风语之翅,加持在了齐弘一的身上。

    四个人向着那第五层的入口跑去。

    约莫过了十多分钟,我的眼前出现了一大片空地。

    这片空地呈圆形,一眼望去足足有三百多亩,这空地呈一股艳丽的紫黑色,让人在看到的第一眼就产生了一股厌烦的情绪。

    “这里是?”我眉头微皱,看向了齐弘一。

    齐弘一也同样摇了摇头,倒是彭加木说话了。“这应该就是第五层的入口了。”

    “你怎么知道?”冯晓菱面色不善的说道。

    “看那边!”

    彭加木指了指我们左边不远处,哪里有一排脚印,从这脚印的痕迹来看,应该是刚才上去不久。

    不过有些奇怪的是,这些脚印只是前进了大约三十多米,便消失不见了。

    “这是胖子的脚印吗?”齐弘一看向了我。

    “不可能是。”我微微的摇头。

    “你认得胖子的脚印?”冯晓菱有些奇怪的看向了我。

    “不认得,但我知道胖子受了伤,他踩的脚印肯定是一深一浅,而且他的身边还有蓉蓉,蓉蓉从小体质就差,刚刚还处于昏迷状态,就更不可能踩的如此均匀了。”我淡淡的说道。

    “你知道胖子受伤?蓉蓉昏迷?”齐弘一一脸诧异的看着我。

    “我知道的更多。”我故意卖了一个关子,让自己显得高深莫测起来,同时细细的观察了一下齐弘一和彭加木的表情。

    但这两个人却的一脸淡然,没有丝毫的情绪流露。

    我心头微微一笑,他们越是没有动作,那就心里越是有鬼。按照惯例,这个时候身为我老爸的齐弘一至少有应该夸我几句,可他没有,可见他现在正在想别的事情,故意做出了一份镇定的样子。

    “那这个就是终极和赵元佐的脚印了?”冯晓菱道。

    “很有可能,只是他们的脚印为什么会消失。”我缓缓的说道,并且看向了彭加木。

    “彭教授,您刚刚那么确定这里就是第五层的入口,不会只是因为这简简单单的一排脚印吧。”我嘴角一撇,看向了对方。

    “这是感觉,你懂吗?这太混山总共是有六层,每一层的入口都不一样,但那戏志才做事却有着自己的规律。”彭加木没有解释原因,却用这种方法搪塞了我。

    就在这时,我们身边传来了一阵骚动。

    “哎呀!小橙子,你要是再不出现,胖爷可是要先走了。”

    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我当即一笑。

    胖子这时也从旁边的草丛中走了出来,他的背上还有蓉蓉,这个小家伙正一脸笑意的看着我。

    “你们在等我?”我淡淡的说道。

    “恩!”胖子笑着点点头,但这笑容却有些不自然。

    “好了,既然人已经到齐了,那我们就快走吧。”齐弘一道。

    “师兄,这地方可不能乱走,刚刚那终极和赵元佐就是从这进去的,到了那里却突然掉了下去。连个声响都没留下。”胖子以极度夸赞的口吻说道。

    齐弘一听了这话,眉头一皱。

    “可现在没时间了,再不走,徐福估计是要赶上来了。”彭加木也在一旁催促道。

    “你们好像很想让我们进去似得?”冯晓菱突然说道,脸色顿时一冷。她的话语虽然是在询问,但语气却非常的肯定。

    一时间,众人只见鸦雀无声,齐弘一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尴尬。

    “其实不管怎么样,我们最终不都是要进去吗?”

    说这句话的是蓉蓉,只见她瞪大了双眼,不解的看着我们。

    “你们大人想的总是那么复杂,我们现在已经回不去了,唯一的办法就是往下走。选择虽然是有两个,但结局却只有一个。”

    蓉蓉依旧在笑着,童真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善意的笑容。

    我微微一笑,想象也是,别说是我,就算是齐弘一和彭加木也是这盘棋上的棋子,他们也只是听从棋手的吩咐。

    既然无论怎样结局都是下,那为何不痛快一点呢。

    想到这里,我当即迈出了第一步。

    可就在这时,一个身影却比我先迈出了那第二步。

    冯晓菱。

    “让我先来。”冯晓菱说完这话,便头也不回的向前奔去。

    可她也仅仅走了三十多米,便直接消失在了这里。

    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迈出了第二步,当我走到三十多米的时候,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样。

    但在走到第四十多步的时候,眼前却突然一黑,与此同时,我的耳边却传来冯晓菱的一句疾呼。

    “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