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67章 与戏志才的第一次“对视”
    不要?

    是不要进来吗?

    听到了这话,我不禁暗自苦笑一声,这声音来的可真“巧”啊!我缓缓的扫视了一周,却只能发现一片漆黑,这漆黑的空间如同是给我的警告。

    它在无声的告诉我,我上当了。

    我大喊了两声,却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看来冯晓菱并不在这里。

    但我刚刚能听到她的声音,那她的声音是从哪里传到我这的呢?

    难道不是她看到我走到了这里才喊的?

    我不死心的多喊了几句,可依旧没有得到回应。

    我想要放一个照明类的道术看下这周围的环境,可我那天魂却没有了反应。

    “还真是个绝境啊!”

    我不由的感叹一声。

    既然没了道术,那天眼自然也是开不了的,只能试一试阴阳眼。

    可在阴阳眼下,这四周依旧漆黑。

    我又进入了地狱次元,这一次终于有了反应。同时也让我间接的看清了整个空间。

    如果非要用言语来形容的话,那我现在应该是在一片“海”里。

    我周围的空间竟然有诸多的奇异的色点存在,但我却感受不到他们的存在的方式。

    这些奇异的色点没有规律的充斥在整个空间中。

    这里究竟是那?

    是第五层吗?

    有可能,但如果是这样,我应该如何去第六层呢?

    我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也退出了地狱次元。

    我相信,如果这里真的是第五层,那肯定有出去的办法。齐弘一是不可能害我的。

    想到这,我眉头却是微微一皱。

    我突然想起了在第四层“最后”的一段时光。当时,我的内心应该是已经对齐弘一有了一定的戒心,可我为何会先他们一步走过来呢?

    是蓉蓉。

    在上面她最后与我说的那句话,虽然简单,但却直接影响了我的心绪。

    而且,我这里传不出声音的,那冯晓菱的声音,就不是从这里传进来的。

    换句话说,冯晓菱压根就没走到我前面,她一直就在我身后。

    我能进入这里,是中了幻术。

    冯晓菱就是幻术大家,连她也没能帮到我。

    由此可见,蓉蓉的幻术造诣,要比冯晓菱还要高。

    当我想到这个的时候,我心头猛然一惊。

    齐弘一和彭加木说这是一个局。这个局做的无疑非常的大,那其中涉及到的人就会很多。

    赵曼筠肯定也是其中的一环。

    甚至徐福都有可能是被吸引过来的。

    而霍东想必也是其中的一个参与者。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赵曼筠为何要带蓉蓉呢?

    难道真的是带蓉蓉来找最后生存的机会?

    我缓缓的摇摇头,知道这不可能。以前我判断事情老喜欢以自己的角度来出发。但如果我换位思考成一个女人,一个有孩子的女人,那结局很可能就会不同。

    而且蓉蓉生命期的最后三个月,和这罗布泊天圆地方大阵运转的时间竟然重合。

    这难道是一种巧合?

    我再次摇摇头。

    我给自己的答案是否。蓉蓉的病情应该是赵曼筠故意诱导我的,其实蓉蓉的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重”。

    另外,蓉蓉进入这里的理由,也有些牵强,是禁不住推敲。

    外面那么多的人,怎么可能放一个小姑娘进来呢?而且她还生着“病”。

    既然蓉蓉的身份有待推敲,那她在这里面能占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这时,我突然想到一个人,一个很关键的人。

    我的母亲,赵曼华。

    母亲对儿女的爱是毋庸置疑的。

    但我的母亲却在我进来以后一直昏迷。

    我在进入这里后,就被冯媛媛等人要求进入这碧游宫,先前的一切都似乎烟消云散。但关键中的关键,就是我的母亲,她并没有醒,她一直昏迷着。

    也许,我想要的答案就在她那里,这一切的行为她都清楚,她想告诉我什么,却没有这个“机会”。

    现在,我的思维中已经对事情的发展有了一个大致的导向,似乎我身边所有的人都被那个布局人拉扯了进来。

    就连我前面一直忽略了的蓉蓉,也开始占据了重大的戏份。

    幽闭的空间总是容易使人产生联想,现在的我就属于这样的状态。我不断的验算着本次事件的各种可能,企图找到那个布局者真正的目的。

    但以现在的情况和我所掌握的资料来看,那个布局者真正的目的,我根本想不到,方向甚至都有很几个。

    这里总共有六层,除却消失的第一层,还有第五层和第六层,没有真正的被发现。

    想清楚了这些,我也就想清楚应该怎么离开这里了。

    与其说这里是第五层,倒不如说我现在所处的地方,应该是第四层与第五层中间的地段。

    在布局者所布的整个局中,我占的比重应该不小,他们是不会轻易的让我涉险。

    也就是说,齐弘一之所以会眼睁睁的看着我走进来,是因为他们相信我可以走出这里。

    而在我没来这里之前,他们就能确保我有,而且不会消失的特质到底是什么呢?

    我的身份。

    或者说,是我身体内流淌着的血液。

    也就是我身体内流淌着的戏志才的血液。

    很不巧,这也是他们曾经特意提醒过我的事情。

    同时,现在的我也想知道了为何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会在我进入第四层后,发生那么“大”的反应。

    答案很简单,那就是玉儿的那些玉面血蝠。

    太阳烛照和太阴幽荧的确是为了抢我的半月吊坠才争斗起来的,但打扰他们沉睡的,却是玉儿。

    至于玉儿用的什么方法,我就不得而知的,这是他们计划中的一部分,也是他们需要做的事情。

    想清楚了这些,我淡淡的笑了笑。

    惊鸾直接划破了我的手掌,一滴滴的鲜血流了下来。

    每一滴的血液在滴到这黑暗的空间时,都会泛起阵阵涟漪,而后消失在了整个空间内。

    随着我血液的滴入,我脚下的黑色空间也渐渐的有了色彩。

    这是一片血红的海洋,在这片红色的海洋中,有一个中年男子正安详的躺在那里。

    戏志才。

    这名中年男子的相貌与我在秦岭赵元佐尸丹中见到的那个男子一模一样。

    他必定是戏志才无疑。

    但他就是如此安详的躺着,似乎他已经死了,这里就是他的坟墓。

    不过,我的第一直觉告诉我,这个像是假的,也许曾经的戏志才在这里躺过,但现在的戏志才,却绝不会在这里。

    就在我确信戏志才不在这里的时候。

    那红色海洋中的戏志才却在蓦然就睁开了双眼,他似乎是在“盯”着我。

    我有一种错觉,这里的戏志才虽然是假的,但这个眼神却是真的。

    戏志才就是在看我,虽然不在一个空间,不在一个维度,但我与他却真的“相见”了。

    “你好!”

    我淡淡的说道。

    这是一种来自本能的呼唤。

    对面的戏志才没有回答我,反而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就在他闭上双眼的时候,我身周的黑色空间瞬间消散。

    而我也看清了我所在的地方。

    这是一个金色的大殿。

    这里才是真正的第五层。

    与此同时,我的头上却传来了冯晓菱的呼声。

    “齐成!齐成!”

    冯晓菱的声音中带着浓浓的不安和焦躁。

    “小橙子!”胖子也开了口,他的声音也是充满了紧张。

    “我在呢!你们下来吧!”

    如果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他们是让我来探路,那就真的太逊了。

    “哈哈!我就知道他行!”这是齐弘一的声音,声音中带着浓浓的自豪。

    “都给老夫,滚!”

    就在这时,一个暴怒的声音直接传来。这是徐福的声音,从声音中可以听出他的愤怒。

    啪!

    如同一个石子打在了水面上,溅起了不大不小的声响。

    同时,一个愤怒的面孔也恰巧出现在了我的头上。

    徐福。

    此时的徐福已经没有先前的从容,剩下的只有暴躁。看来烛照和幽荧确实厉害,徐福终于败下了阵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