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68章 与徐福的交易
    看着暴躁异常的徐福,我竟然生出了一丝快感。这种愉快的心情自我踏上秦岭的道路以来已经早已消散在了我的生活中。

    徐福落的飞快,只花了不到一个呼吸便已经落在了我的面前。

    这时的我才看清了徐福的情况,只见他的左臂空空荡荡,但却没有任何的血迹流出。

    是他先前就没有左臂?还是说他的身体?

    我刚想的这里,徐福便一个闪身,右手紧握黄金长剑,直接一个劈斩便直落而下。

    一见此景,我双魄齐开,身形微微一动,惊鸾硬接而上,挡在了他的黄金长剑上。

    徐福当即换招,左脚随即一蹬,身体竟然向左弯曲,他身体的弯曲程度绝对超过了常人,近似达到了90多度。

    现在的徐福就相当于一只弯曲的大虾,而且弯曲的方向还是身体的侧面。

    徐福的这套动作难度颇高,能做到这一点也证明了他不是一般的人物。

    不过比起他在道术方面的成就,他的近身能力并不算强。

    我随意的躲了过去,一拳打在了他的身上。

    徐福的身体再一次的“弯”了。

    就在这时,我的头顶嗖嗖嗖的下来了几人。

    正是齐弘一,彭加木,蓉蓉和胖子,至于胖子身后背着的,则是欧阳菘瑞的命魂。

    这里所有的人都在,唯独没有冯晓菱。

    “冯晓菱呢?”我大惊失色的喊道,刚刚还听到了她的声音,怎么突然之间就不见了?

    “她比我们早走了一步,应该是早就下来的啊?”齐弘一淡淡的说道,但在看到徐福后,当即色变。

    “徐福?你怎么会在这?”

    “哈哈!哈哈!”徐福低声桀笑着。

    “是你搞的鬼?冯晓菱去那了?”我大喝一声,直接抓起徐福的领口,将他提了上来。

    “哈哈!啊哈哈!”

    徐福依旧在大笑着,但他没有看向我,而是轻蔑的环顾了一周,最后定格在了我的身上。

    “是。又怎样?”徐福淡淡的说了一声,眉头还特意动了动。

    “小心!”

    齐弘一的声音蓦然响起。

    我直接踢向了徐福,身体也随之后退,恰恰略过了对方的黄金长剑。

    徐福在被我踢飞之后,身体在地上滚了一圈,直接爬在了地上。

    “这里是不能连接天魂的,先将他绑起来!”齐弘一当即喝道,他与彭加木两人上前,一人一边直接压在了徐福的身体上,并用麻绳绑住了他。

    徐福被两刃压住,一脸愤怒的被绑了起来。

    “你们最好现在就杀了老夫,要不然你们总有一天会被老夫施以凌迟之刑。”徐福一脸冷酷的道着。

    “冯晓菱在哪?”我再次大喝一声。

    “她和那两头蛮牛在一起!”徐福淡淡的说着,而后还特意挑衅的看向了我。“如果你现在赶过去,运气好点还能遇到她的即将化成飞灰的骨头。哈哈!”

    “王八蛋!”我爆出了一句粗口,冲着他的胸口便是一脚。

    徐福被我踢飞道了墙上,不断的咳嗽着。

    我自己的脚力我自己清楚,双魄齐开,盛怒之下的我绝对能踢碎一块钢板,但徐福依旧没有咳出鲜血。

    “把他的右臂砍下来!”我当即一怒。

    “小橙子?”胖子一脸惊愕的看向了我。

    “孩子,咱齐家行的是倒斗之事,阴德本就短缺,如果做出这等事情?”齐弘一一脸担忧的看着我。

    “他身体内根本就没有血,哪里算作是人?”我大声的喝问道。

    “好!这件事,我来做!”齐弘一当即说道,脸上划过一抹厉色。

    “师兄!”胖子在一旁说道,眼神依旧难以平静。

    “不用说了!就算有什么后果,我一人担着!”齐弘一道。

    “呵呵!”徐福冷笑一声。“小家伙,你是怎么知道老夫身体的异状?”

    徐福没有去管齐弘一,而是直盯着我。

    “你知道我这身体是什么吗?”徐福充满挑衅意味的看着我。

    齐弘一没有等徐福说完,脸上也未闪过丝毫的犹豫,直接抄起了双圣刀,砍下徐福的右臂。

    徐福的右臂在砍下来的一瞬间,就消失在而来空中。

    “这是怎么回事?”胖子大惊失色的看着徐福。

    “因为来到这里的,根本就不是徐福本人。在道族的道术中,有一个替身娃娃的术,就可以做到这一点。”我缓缓的说道。

    “知道的挺多吗?还真没看出来你对道术的理解有这么深厚的造诣。”徐福淡淡的说道。

    “我们来个谈个交易吧。”我缓缓的走到了徐福面前,笑吟吟的看着他。

    “交易?”徐福嘴角泛起一抹嘲讽。“你有什么资格和老夫交易?”

    徐福的这话显示出浓浓的不屑,但我却丝毫没有在意。“资格不资格的咱们先不提,咱们先谈谈条件吧。”

    “好!那老夫就先听听你的条件。”徐福淡淡的说道。

    “我先说下我的要求,我要你把冯晓菱给我带回来。”我缓缓的说道。

    “哈哈!小娃娃,原先以为你脑子还挺好使的,怎么说出这么没头没脑的话。”徐福淡淡的笑着。

    “我既然提出这个要求,那就一定有办法。”我自信的笑着。

    “哦?那老夫洗耳恭听。”徐福笑吟吟的看着我。

    “我知道在道术中有一个叫咫尺天涯,可以将冯晓菱换回来。”我道。

    “那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不能使用道术的。”徐福轻笑一声。

    “知道!”我轻轻的点点头。“但我也知道,你本身就是道术的集合体,以你体内现在储存的能量正好可以让你使用完这个咫尺天涯。”

    “笑话!老夫为何要为你做这么多?”徐福淡漠的笑着。

    “第一,你这身子落在我手里,会先一步被凌迟。第二,我有戏志才的后半本笔记。”我笑吟吟的看着徐福,脸上的笑意比他更甚。

    “戏志才的后半本笔记?这不可能!”徐福狂怒一声,不置信的看着我。

    “怎么了?你难道忘了拿到戏志才的前半本笔记就是我吗?”我淡笑一声,一脸淡漠的看着对方。

    其实我也在赌,赌徐福就是道三爷幕后的推手。

    徐福深吸一口气,缓缓的说道:“我先看看!”

    “你说的是笔记?”我故意问了一声。

    徐福狠狠的点点头。

    我缓缓的将我在人瓮少女哪里拿到的那幅昆仑填宫图拿了出来,这上面表面上是昆仑天宫图的一半,实质却是一份地图,在通天道祖将人皇尊玺内的东西扔出后,这东西就被冯晓菱拿到,是她将此物交给我的。

    “这就是你说的笔记?”徐福不屑的看了我一眼。

    “这是昆仑天宫图!你既然常来这里,就应该知道当年戏志才在进入这里后,留下了一半的昆仑天宫图,却将另一半昆仑天宫图给了铁木真。”

    “哪又怎样?”徐福道。

    “这昆仑天宫图的奥妙你应该有所听说,这里传说中的那个碧游宫极有可能就是戏志才依照昆仑天宫图的一半建造而成,戏志才最后的那些线索也就在这碧游内。而这另外的一半,则是进入那昆仑天宫的钥匙。戏志才的后半本笔记,也就在这昆仑天宫里。”我淡淡的说道。

    “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用这个来哄骗老夫?”徐福笑道。

    “你可以不信,但你却只有一个机会,如果我数到三你不答应我这个条件,那我就将这幅图烧了,咱们谁也别想进去。”我言辞凿凿的说道,并随手打开了一个火折子。

    “笑话,你在用自己的东西威胁老夫?你觉的老夫会信你?”徐福不屑的看着我。

    “一。”

    “烧吧!”徐福淡然着。

    “二。”

    “快烧啊!”徐福的眼神依旧淡漠,但目光却并没有朝向我。

    “三。”

    当我把“三”说完,我的火折子直接点在了这昆仑天宫图上。

    “不要!”

    “慢着!”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个童稚,一个焦躁。

    蓉蓉和徐福几乎是同时喊了起来。

    “把这画交给老夫,老夫这就把那女娃娃给你弄回来。”徐福恶狠狠的说道。

    “那你呢?”我又看向了蓉蓉。

    “哥,我只是觉的这幅画挺好看的,烧了有点可惜!”蓉蓉一脸委屈的看着我。

    我微笑着点点头,蓉蓉到底在这个局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我还没有弄清楚,但她刚刚的那句话,却让我彻底的相信,蓉蓉的身份很不一般。

    我走了过去,轻轻的将这昆仑天宫图插在了徐福的身上,没有了双手的徐福,也只能依靠麻绳了。

    “你就不怕我拿着东西跑了?”徐福淡笑着。

    “我相信你。”我淡淡的说道。

    “好!”徐福淡漠的一笑,而后口中不知默念着一些奇异的语调。

    随着这些语调的声音的慢慢变大,徐福的身影直接消散在了我的眼前,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昏迷过去的姑娘。

    冯晓菱。

    我轻轻的摇醒了她。“你没事吧!”

    冯晓菱缓缓的睁开了眼,她在看到我后,直接起身抱住了我。

    “没事了!事情都过去了!”我淡淡的说道。

    “你们到达是谁?”

    这时,冯晓菱却缓缓的说出了一句话。

    我急忙后退一步,之家冯晓菱的双眸一个泛红,一个泛蓝。红色的瞳孔里有一只红蛇盘旋,而蓝色的瞳孔里则有一只黑虫肆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