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69章 玉儿的踪迹(一)
    “这!这怎么可能!”胖子一脸惊奇的看着冯晓菱,双目中满是惊恐。

    “这应该只是个倒影,真正的烛照和幽荧还在我们的头上。”我淡淡的说道。

    冯晓菱嘴角微微一笑,直接抓住了我的衣领。

    “你们到底是谁?”

    冯晓菱的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橙子!”胖子一见此景,大惊失色,便准备冲了上来。

    我别冯晓菱的吼声,震的后退,头颅微微后仰,正好瞥到齐弘一焦急的神情。

    但不知为何,齐弘一没有动,他只是站在蓉蓉的身前,似乎是在保护她。

    从齐弘一的眼神中,我可以看出他的焦急。而他的行动也恰恰证明了蓉蓉的特殊。

    胖子没跑几步,就被冯晓菱给“瞪”了回去。

    此时冯晓菱的那对双眸,就像是一对磁铁,在看人的一瞬间会将人彻底的弹开。

    “你们还想出去吗?”我淡淡的说了一声,丝毫没有顾忌冯晓菱的咆哮。

    “你怎么知道我们想出去?”冯晓菱缓缓的说道,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一点点推敲!”我嘴角一撇,一脸冷笑的盯这冯晓菱双瞳中的烛照和幽荧。

    “你很自信,与那个人很像。而且你的身上还有着他的气味。”冯晓菱眉头直皱,围着我绕了一圈。

    “不光是有那个人的气味,似乎也有我们的气味。”冯晓菱口中的声音再次一变,这次变的无比的尖锐,仿佛是一根针插入了喉咙中。

    “的确是有。”那沙哑的声音再次说道。

    那个人的气味?

    如果我没猜错,说的应该是戏志才,我们齐家就是戏志才的后人,有他的气息并不奇怪。

    至于烛照和幽荧的气味?

    “你们说的可是月夜双目?”我缓缓的说道。

    冯晓菱没有回我的话,而是盯上了我的手指,我的手指上还残留着月眼之戒的碎片。

    “月夜双目?没听过,但我们的气息是从这上面传出来的。虽然很单薄,但的确是我们的血脉。”尖锐的声音说道。

    我淡淡的看了眼手指上那残破的月眼之戒。

    “如果你能把它带到我们身边,那我们就放过这个女孩。”尖锐的声音道。

    “它?”我眉头一皱,抬起了我的手。“你说的是从这么里面出来的那个家伙?”

    “你要对它尊重点!”沙哑的声音暴怒道。

    “好!”我无所谓的耸耸肩。“可是它好像不太听我的话啊?”

    “那是你的问题。说吧,你们来太混山是为了什么?”沙哑的声音一板一眼的说道。

    “寻找一线生机!”我微微一笑,将这个连我都不信的话说了出来。

    “你说的话,和当年的那人一模一样。”尖锐的声音有点落寞的说道。

    “可这太混山本就是一片死寂,那里来的生机。”沙哑的声音道。

    “既然你们提到了当年的那个人,那当年他都做了些什么?”我缓缓的问道。

    “他做了。”

    沙哑的声音正要说话,便被尖锐的声音阻止了。

    “这个我们不能说,不过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将这个给你。”冯晓菱伸出了一只手,手里正好有一枚半月吊坠。

    “你们大打出手,难道不是为了它吗?”我有些意外的盯着烛照和幽荧。

    “这个东西对我们来说只是出去的一把钥匙,太混山最深处的力量是排斥我们的。如果要想出去,只靠一把钥匙是不够的。”尖锐的声音道。

    我轻轻的接过半月吊坠,没想到这东西会以这样的方式回到我身边。

    “顺便提醒你们一句,另外的那枚半月吊坠,在下面。”尖锐的声音道。

    “下面?”我回头看了一眼齐弘一和胖子。“怎么会在下面?”

    “不可能啊!徐福一直就跟着我们,怎么可能走的那么快!”齐弘一同样大喝一声。

    “放肆!”

    沙哑的声音立即怒道,直接将齐弘一弹飞了出去。

    “我们没必要骗你们,当年那人将随身的吊坠一分为二。我们正是感应到了两枚吊坠在活动,所以才苏醒了过来。”尖锐的声音道。

    “在你们没到这里之前,就有一个人带着另一枚半月吊坠进入了这里,只是他的速度太快,我没能拦住他。”沙哑的声音道。

    “是徐福?还是终极?”我当即问道。

    “不知道。但我们却隐隐感应到那枚半月吊坠上残留着很怪的气息!”尖锐的声音道。

    “怪?怎么个怪法?”我眉头一皱,不懂这个怪是什么样的意思。

    “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现在我们需要你做两件事。一,将两枚半月吊坠结合,将太混山打开。二,将我们的孩子带回来。做到这两点我们就把这个姑娘放了。”尖锐的声音道。

    孩子?

    我嘴角一撇,暗道这烛照和幽荧果然是不通人情世故啊,这么简单就将这么重要的信息透露了出来。

    “两枚半月吊坠有什么用?”我再次问道。

    “无可奉告!”尖锐的声音几乎是抢着将这句话说出来的。由此可见,它们两个与戏志才之间肯定是有什么特殊的约定。

    “好吧!你们就这么相信我能做到你们说的那两点?”我笑眯眯的看着它们。

    “我们不是相信你,而是相信那个人。”尖锐的声音道。

    “好吧!”我无奈的耸耸肩。“现在你们可以将她还给我了吗?”我指了指冯晓菱,然后说道。

    沉吟了片刻。冯晓菱双眸中那黑虫和红蛇才渐渐退去。

    冯晓菱在恢复正常后,便直接刀在了我身上,我轻轻的抱住了她。看着她熟睡的面容,我只能深深的叹上一口气。

    冯晓菱的事情只能等三个月后,我出去在解决。但这里的情况似乎越来越有趣了。

    终极和赵元佐肯定先我们一步进来,至于他们用的是什么方法,这就不得而知了。

    但这两个人背后的是虚族。虚族对太混山的了解肯定比我们要深厚的多,能进入这第五层并不意外。

    而通天道祖带着人皇尊玺更是快了终极一步。

    至于那另外一枚半月吊坠,那肯定是在徐福手中。

    徐福当初是先我们一步进入的这里,要做什么手脚也肯定是在那期间做的。

    “橙子!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走?”胖子走过来,有些纠结的说道。

    我回头看向了齐弘一,蓉蓉和彭加木三人。

    “怎么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哪个玉儿到底在哪?”我扭头看向了彭加木,对方的脸色当即一变。

    “你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齐弘一有些不解的问道。

    “不为什么,只是想知道你们到底要做什么而已。”我双眼微咪,一脸笑意的盯着齐弘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