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70章 玉儿的踪迹(二)
    齐弘一有些怔怔的看着我,虽然我们是父子,我也很珍惜这段感情,但齐弘一他们这帮人却至始至终却有意无意的瞒着我。

    对于玉儿,我始终想不透她能去哪里,但毫无疑问,她的去向至关重要。

    “你就那么想知道?”

    说话的是彭加木,他悠悠的走了过来,面容有些愁苦。

    “不是我想知道,而是我必须知道,这关系到我的判断,是对你们的判断。”我直接指出了问题的所在,脸上挂满了冷笑。

    “你不相信我!”

    齐弘一推开了彭加木,眼中充斥着愤怒和不甘。

    “我对待任何一个人,都是以信任起步的,但过程总会充满了曲折。”我淡淡的回应了齐弘一,也间接的表明了我的态度。

    听了我的话,齐弘一如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怔怔的走到了一边。而一旁的彭加木则是面露难色。

    “怎么了?一个玉面血蝠的踪迹这么难说吗?”我浅笑的看着众人。

    这时,冯晓菱悠悠的转醒,再察觉到自己是躺在我怀中时,脸色登时一红,直接窜了下来。

    与此同时,胖子却悄悄的站在了我的身后。

    虽然我没有看胖子,但我和他合作多次,他这么做只有一个目的,保护我。

    我嘴角微微一撇,这里站的可都是“自己人”啊!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彭加木,但眼角的余波已经瞄向了他们身后的最后一人。

    蓉蓉。

    这时的蓉蓉还依旧挂着童稚的微笑,但她的眼神却慢慢有点冷了。

    一时间,整个空间寂静异常,众人的脸上都挂上了一丝尴尬。

    “孩子,我保证他的去处不会影响到你,你就别追究了。”彭加木有些哀求的说道。

    “你们在说什么啊?”冯晓菱有点不知所措的问道。

    “玉儿的去向!”我淡淡的回应道。

    “她?”冯晓菱皱眉。“你怎么突然对她的行踪有兴趣了?”

    “因为我与她接触的时候,能够明显感觉到她对幽荧的那种恨,但从我与幽荧的接触和一些其他的细节来看,似乎她才是被骗的那个,对吗?”我看向了彭加木,也同样看向了齐弘一。

    “哥哥!你不用问了,她在我这里。”蓉蓉突然说话了,并指了指自己的肚子。

    蓉蓉说完,便将自己肚子上的衣服掀了起来,露出了一张脸。

    这是一张绝美的容颜,有着清秀的面容和迷人的双目,可惜的是这对双目却没有了神采,就连那面容的颜色也有着一丝骇人。

    虽然有些模糊,但我依旧可以辨认出这是玉儿的面容。

    不知为何,在看到这张脸后我竟有一种于心不忍的感觉,虽然她对我并不好,但她的结局却让我有一种兔死狐悲之感。

    “这怎么可能?”我恶狠狠的盯着蓉蓉。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歇斯底里的看着蓉蓉。

    “这就是解决我诅咒的办法!”蓉蓉淡淡的看着我,面不改色的说道。

    “你解决诅咒的办法?玉面血蝠的大脑不能治好的你诅咒?”我爆喝一声。

    “不能!”蓉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哥哥!你知不知道你有多幸运,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你那么强大的家势。齐家底蕴之深厚,连这种诅咒都能让你像没事人一般,但我不同。”

    “你怎么不同?”我当即问道。

    “我出生比你晚,连带的诅咒也比你强,玉面血蝠的大脑我吃过很多个,但却只能维持我的生命,并不能彻底解决我的病。”蓉蓉道。

    “所以你就,你就。”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眼前的事情,因为玉儿的脸是长在蓉蓉肚皮上的,这显然不是一般的融合。

    “她只是回归而已!”蓉蓉有些淡漠的说道。

    “回归?”我双眼微。

    如果用回归这个词的话,那蓉蓉的身世是?

    “是因为我的父亲。”蓉蓉的这句话惊的我体无完肤。

    “你的父亲是谁?”我大声的质问着。

    “这些都是20年前的旧事,总之你想知道的已经知道了,不该知道的,就不要打听了!”齐弘一突然有些颤抖的说道,看着他那激动的身子,我就知道他表面上是在掩护那个神秘人,但同时也是在提醒我,不要再问了。

    对于20年前的事情,齐弘一肯定对我有所隐瞒,但没想到其中竟然还涉及到了一个神秘人物。既然齐弘一不想多提,那蓉蓉的这个父亲,肯定就是这其中的关键人物,也许他才是真正关键的人。

    就在这时,冯晓菱突然走到了我的身后,紧紧的抱住我。

    “不要问了,20年前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你想知道,我也想知道,但现在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冯晓菱的声音很软,软到我无法拒绝这个提议。

    “如果你想救她,就跟着我们一起走!”蓉蓉淡淡的说道,而她的手竟然指的是欧阳菘瑞的命魂。

    “你有办法救欧阳?”我疑惑的看向了蓉蓉。

    蓉蓉淡淡的笑了笑。“哥哥!我师承龙虎天师,正宗!”

    蓉蓉在说那正宗两个字上加重了自己的语气。

    “道门的传承虽然有了断层,但最古老的资料并没有遗失,只是以前没人能看懂罢了。”蓉蓉的面容依旧淡漠。

    “怎么救?”我急忙问道。

    蓉蓉微微一笑,从身后取出了一个陶瓷小壶。

    “这里面有一枚虫子,可以带着我们找到欧阳姐姐的肉身,在肉身和灵魂的融合方面,我有绝对的自信。”

    蓉蓉脸上的自信不像是作假,也许她真的有办法。

    “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吗?”

    这时,冯晓菱突然插嘴道。

    “你看出来了?”蓉蓉嘴角一撇,露出一个自信的微笑。

    这个时候的蓉蓉才显示出她的真正年龄,如果是一般的人,现在只会否认。

    “不!女人的直觉。”冯晓菱倒也坦然。

    我没有露出多大的惊疑,因为我本身就在怀疑蓉蓉,但与冯晓菱不同的是,蓉蓉虽然是出谋划策的人,但绝不是那个真正的幕后人。

    蓉蓉很聪明。聪明到了人们可以忽视她的年纪,但她的年纪却是她的硬伤,她不可能串联起如此多的人物,这些资料也不可能是别人无偿奉送给她的。

    但无论如何,这个幕后的策划人,与蓉蓉的关系很不一般,很有可能就是她那个神秘的父亲,也很有可能就是龙虎山天师堂中她所拜的师傅。

    “我们怎么走!”我无奈的耸耸肩,看向了蓉蓉。

    “听你的!”蓉蓉嘴角一撇,看向了我。

    与此同时,齐弘一和彭加木也看向了我。

    “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我们相信你。”齐弘一恢复了自然,一脸期望的看着我。

    “那好,我们就走这边!”我随手一指,方向却并不是前后左右,而是我们的头顶,也是我们刚刚下来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