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72章 分离
    “终于到这里了!”齐弘一大笑一声,率先向前走去。

    “真美啊!”彭加木发自肺腑的发出了一声感叹。

    看着这座宏伟的宫殿群,我的内心也渐渐的激动了起来。

    突然,我的头顶掠过了一道暖风,吹的人心神激荡,可我正要发出感慨的时候,齐弘一猛的大叫一声,招呼众人向一边躲去。

    我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只见齐弘一一脸紧张的看着我们刚刚所站的地方。

    就在我们刚刚躲藏起来的时候,一个迷糊的人影出现在了那里,虽说是人影,其实就是一个人形的折叠物,根本看不清具体的样貌。

    我正要准备进入阴阳眼,却被齐弘一用手挡了起来。

    莫约过了一分钟,齐弘一才将他的手拿开。

    “师兄!这是什么东西?”胖子有些后怕的拍着自己的胸膛。

    “算是这里的守卫吧,越到深处越多。当年我就是被这样的东西追杀,差点没能逃出去。”齐弘一说着平淡,但能让他有如此之大反映的,肯定不会是平常之物。

    “这些东西有什么威胁?能力是什么?”蓉蓉有些不屑的说道。

    “他们的能力多种多样,颜色不同就代表着能力的不同。就像刚刚那个家伙,它的能力就是探查,感官很是灵敏,没有攻击力,我们也打不到它,不过这东西的速度极慢。有一种青色的东西,却正好与它相反,速度极快,但非常的脆弱。”齐弘一道。

    “这么说它们都是有明显的弱点了?”蓉蓉淡淡的说道。

    “可以这么说!”齐弘一淡淡的说道。

    “那就不足为虑。”蓉蓉淡笑一声,直接走到大门处,轻轻的敲了敲门。

    “唉!”齐弘一微微的摇摇头。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算是宽慰他。“当年你是怎么出来的?”

    “被那些家伙追出来的,他们每个单体都不足为虑,但一旦形成了规模,那就会相互协同,到最后你根本想不出对付他们的办法。”齐弘一无奈的说道。

    “那就等他们形成了规模再说。”我淡淡的一笑,既然进入了这里,就尽量往前走,对于没发生的事情,又何必去想呢。

    我同样走到了那碧游宫的大门前,轻声的敲了敲门。这大门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门不是这么开的。”齐弘一在我身后说道,只见他双手一动,双圣刀在我眼前一晃,我就感觉到了额头上有些微微的疼痛。

    我用手一摸,额头上有轻微的血迹流出。

    “开门需要你的心头血,抱歉了!”齐弘一有些惭愧的说了一声,便将双圣刀插进了那门缝之中。

    莫约过了半刻钟,这大门竟然渐渐有了亮色,门也渐渐的打开了一条缝。

    原来这开门需要戏志才后人的血液才行,可为什么齐弘一不用自己的呢?我知道他们找到我就是想用我的血,可齐弘一是我父亲,他的血难道与我的不一样吗?

    我微微的皱了皱眉,走到了胖子身边拉了拉他的衣角。

    胖子不动声色的站在了我的身前。

    “我父亲的身体上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胎记或者疤痕?”我悄声说道。

    “原先的脸上有,可现在他的脸几乎毁容,我们根本看不到。”胖子似乎看出了我的心事,他转身悄声说道:“他就是齐弘一,错不了,就算身子不是,灵魂也是。另外欧阳的命魂,还是你拿着吧。”

    胖子说完,将欧阳菘瑞的命魂交给了我,转身便走。

    现场只留下了我和冯晓玲。

    “我们也走吧!”我向前指了指,示意她先走。冯晓玲点了点头,便先行了一步。

    我望着这只有十几岁的欧阳菘瑞,露出了一个溺爱的笑容。

    当我走过这大门之后,碧游宫的门便缓缓的关闭了。

    进入了这里,我才知道这里为何会被称为昆仑天宫。只见这宫殿群根本不是建在一条水平线上,从这里眺望远方,这竟然是一个巨大的圆柱,不管是天上还是地下,都是宫殿。

    看到这样的情景,我只能微微苦笑。可就在这时,我的脑中竟然出现了一副地图,这幅地图中的很多景物都能与这里相吻合。

    看来娲留给我的,不光是道术,还有这昆仑天宫的地图。

    “从这边走!”齐弘一指了指左边的一条道。

    按照娲给我的记忆,齐弘一所指的这条道非常的安全,更何况他以前还走过一遍。

    “我觉的应该走这边!”我指了指右边的道。

    “为什么?”齐弘一紧缩眉头,期待着我的答案。

    “直觉!”我微微一笑,现在我感觉这个词简直是太好用了,不想说的原因都可以这么说。

    “我们是在碧游宫,直觉没有用,这条道我走过!”齐弘一断然道。

    “哼!来过这碧游宫的,可不只是你一个!”我嘴角一瞥。

    “不用吵了。哥哥,对不起,我们利用你进入了这里,但我们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我们不能出差错,如果你一意孤行,那我们只能分开。”蓉蓉的这话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说的,但她偏偏说了。

    “好!”我淡淡的回应了一声,现在也确实是分开的时候了。

    “对不起!”蓉蓉对我深深的鞠了一躬,转身便走,彭加木紧随其后。

    “儿子!跟我走吧!”齐弘一几乎是用祈求的声音在对我说。

    我缓缓的摇了摇头。

    齐弘一还想说什么,却并没有开口,我能看出他内心的煎熬,但却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你为什么要听融融的话?”我有些哀伤的说道。

    齐弘一长出了一口气,说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个世界很大,有些时候人是做不了自己的主的。”

    齐弘一说完这话,便摇着头向左走去。我能够感受到他的那种无奈,这是一种身心上的疲惫。

    突然间,我似乎感觉到了他的压力。

    当齐弘一的身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我便悄悄的抹去了自己眼角的泪珠。

    “师叔!你觉的什么样的人才能够控制我爸。”我淡淡的说道。

    胖子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以前或许有一个,现在嘛!没了。”

    “以前?”我微微一愣。“你说的不会是我爷爷吧!”

    “对,就是他老人家。”胖子笑了笑。

    我缓缓的摇了摇头。“师叔,你是孤儿出生,父子之间的情意你不会懂。就算我爷爷在世,他也不会如此逼迫我爸爸。”

    “我们现在去哪?”冯晓玲道。

    “走右边!在娲留给我的记忆中,那边似乎有一个特殊的房间,是当年道族的一个实验室。”我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