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75章 我要你杀了戏志才
    看着急速而下的通天和徐福,特别是徐福手中的那半张昆仑天宫图,我感觉飞的别扭。

    难道真的是我看走眼,这幅图上还有别的玄机?

    还是说他本来就知道这张图,所以才会如此“简单”的答应我的要求。

    “齐成!”

    这时,我听到了冯晓菱焦急的呼喊声,回头望去。只见此时的冯晓菱已经躲到了一个隐蔽的角落里,正叫我过去呢。

    我抱起了胖子,快速的跑到了哪里。

    通天和徐福。

    在我眼中,这两个人虽然都很强,但通天道祖却是一族的领袖,当年带着道族击垮巫族的存在。

    不管是个人力量还是出身地位都要高徐福不止一筹。

    而徐福此人,却是旧道门的传人。

    在我得到的信息中,正是旧道门灭亡了上古道门。也许在上古道门覆灭的过程中,虚族也参与了其中,但旧道门也绝对是当时的主角,特别是姜子牙,他与昆仑天宫的西王母还有一场跨越种族的爱恋。

    徐福身为旧道门的传人与身为道祖的通天竟然和平的走在了一起,这是我所想不到的。

    率先进入这里的是徐福,他手持着那张昆仑天宫图,似乎是在对比着什么。

    “在这边!”

    徐福的声音不大,但依旧被我听在了耳中。

    不过让我奇怪的是,通天却并没有出现。

    “这里似乎还有别人。”

    这时通天的声音竟然在虚空中传来出来,我只能判断声音的来源是在徐福的身边,但却察觉不到通天的所在。

    我悄悄祭起了天眼,通天的踪迹依旧难寻。

    我不敢看的太久,刚刚通天的那句话指的很可能就是我。

    “哦?这里还有别的朋友?”徐福故作深奥的说了一声,便环顾了一周。

    我没有做声,也没有行动,只是安静的在等待。

    我在赌,赌通天只是在诈我。

    “看来是你多虑了。”徐福淡淡的说了一声。

    “可我明明感觉到了一个特殊的气息。”

    “以你的本事,难道察觉不到是谁的?”徐福有些奇怪的说道。

    “这种气息我很熟悉,但它的主人却想不起来。”通天缓缓的说道。

    “这么说它不是这次进来的这几人了?”徐福道。

    “万事不要太绝对,气息的改变并不难。还是小心为上的好。”

    我没有听到徐福的声音,但我的心底却有一股不详的预感已经渐渐逼近。

    这是我家族的遗传,这种预感让我躲过了很多次的危机。

    我立即知道这是一个陷阱。

    我急忙抬起头,正好看见徐福站在我的不远处。

    “果然是你。”通天的声音再次从虚空中传来。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我冷笑一声。

    “太皇尊玺跟你的时间不长,但却占有你的气味,我能感受到它的异动自然就知道那你在附近。”通天淡淡的说道。

    “那你在哪里?难道想做一个缩头乌龟?”我故作讥讽的说道。

    “你用心感受,就能察觉到我的存在。她还好吗?”通天淡淡的说了一声,至于他口中的“她”则指的是欧阳菘瑞。

    我看了眼我身后的欧阳菘瑞,双眼微微一怒。“她好不好,你看不出来?”

    “灵魂本源受损,虽然严重,但并不彻底,很好。”

    通天的声音刚一说完,我再也无法抑制我的愤怒,欧阳菘瑞伤成了这个样子,他还好意思说这“很好”。

    虽然找不到通天,但徐福就在我眼前,我飞起一脚,直冲徐福面门而去。

    徐福淡淡一笑,手中的黄金长剑立即刺出,但我早已经料到了徐福会有此动作。在我飞身而起的时候,身旁的惊鸾也随即而动,在身体的掩护下,惊鸾直接插进了徐福的体内。

    “这么弱?”

    我躲过了徐福的黄金长剑,身体一动,落在了一旁。

    这个徐福有问题?

    我随即想到了这一点,但警惕之心,却愈发的严重了。

    “你很冲动,我能感受到你对她的爱,但你就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吗?”通天的声音再次传来,却变的更加缥缈。

    “你想说什么?”我大吼一声。

    “她的本源没有被毁,消散的只是一些灵魂的能量。如果我说我可以治好她,并且找回她的记忆,那你要怎么感谢我。”通天缓缓的说道。

    “治好她?找回她的记忆?你的意思是说欧阳能真正的苏醒过来?”我当即兴奋的说道。

    “世间万物,皆出道。世间万法,皆有命。即便看似再困难的事情,都会有一线生机。灵魂虽然不是贫道之所长,但却是吾父之本源。”

    通天的这句话颇有意境,但他说的意思却很简单,意思就是说他虽然对灵魂不是很在行,但他的父亲,也就是太混山,却很有办法。

    “你要我做什么?”我警惕的道了一声。对于通天,我虽然并没有太深的了解,但却可以看出此人绝不是“热心肠”,他这么做肯定是有别的目的。

    “贫道要你做的事情很简单。”

    当这句话说完,一枚戒指凭空出现。

    我定眼看去,正是那人皇尊玺。

    我当即将人皇尊玺接住,细细的观察了起来。

    “杀了戏志才。”

    当这五个字说出口时,我可以清晰的感觉到通天的愤怒。

    “戏志才?”我眉头一皱。“你为什么要杀死戏志才呢?”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只要做出自己的取舍便可。”通天悠悠的说道。

    一边是先祖,一边的欧阳。如果从感情上来讲,欧阳完爆戏志才。但从身体起源来说,戏志才对我齐家有重大的意义。

    “怎么?你不愿意?”徐福一板一眼的说道。

    我冷冷的看了眼徐福,并没有回话。

    “戏志才做的事情,破坏了这世间的平衡。他的存在对整个道族乃至人类都是一种很大的威胁。”徐福缓缓的说道。

    “道族?道族不都已经被灭了?”我冷笑一声。

    “不。你错了。”通天道。“当年贫道三人分别带领一支道族精锐离开了道星。期间虽然遭到了重创,但却有一个分支活了下来,并且逐渐成长了起来。要不然你以为虚族这些年为何会不找你们人类的麻烦?”

    “另一支道族?”我微微一笑。“这个与我没关系,你还是说一下,戏志才的事情吧。”

    “老夫来说吧!”徐福淡淡的说道。“戏志才是你齐家的先祖,他用狸猫换太子的办法,将骨血留在你齐家,并暗中扶持你齐家的成长,为你齐家逆天改命,对抗天道。”

    “天道?”我嗤笑一声。“这天道又是从何说起。”

    “我观你体态,你应该练过天书吧?”徐福缓缓的说道。

    我点点头。

    “天地玄黄四卷天书,就是天道,这是比太混山更早出现在世间的天道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