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玄幻小说 > 带着女尸去盗墓 > 第278章 无影龙玺
    “欧阳!”

    我抱着欧阳菘瑞,轻轻的呼喊了一下她的名字。

    欧阳菘瑞看着我,轻轻的用手“抚摸”了下的脸颊。

    “齐成!你,你变黑了。”

    欧阳菘瑞的声音依旧甜美,而且看样子,他已经完全恢复了记忆。

    “我!”

    欧阳菘瑞的这话,我还真没法接。

    “这里是那?”欧阳菘瑞站起了身,环顾了下四周。“他又是谁?”

    “老夫姓徐,单名一个福字。”徐福淡淡的笑了一声。

    “徐福?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欧阳菘瑞有些疑惑的说道。“咦!那是胖子吗?他受伤了?”

    “恩!”我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通天,胖子的伤势你要怎么做?”

    “救胖子这件事,他估计是做不到的,在场能救他的,只有老夫。”徐福缓缓的走了过来,一脸阴笑的看着我。

    “齐家的小子,老夫刚刚说的话,还有效。”

    我冷哼一声,没有理会他。

    “他的伤很特别,从灵魂的角度来说,他已经死了。”

    通天的话刚一说完,我就怒了。

    “那我们的契约到此为止。”我冷哼一声。

    “也可以!但维持她生存的力量,我会收回。”通天淡淡的说道。

    “我的生存?”欧阳菘瑞“看”了眼自己的身子,眉头一皱。“灵魂出窍?不!这是灵体夜游。”

    “灵体夜游?你不是说能彻底治好她吗?”我咆哮一声。

    “齐成!你在和谁说话?”欧阳菘瑞个道。

    “通天!”我道。

    “通天道祖?”欧阳菘瑞在听到这话后,当即一惊。

    我点了点头。

    “他是在人皇尊玺内?”欧阳菘瑞立即就判断出了声音的来源,微微的走到了我身边。

    “人之终极,我们已经很久没见了。”通天淡淡的说道。

    “人之终极?”欧阳菘瑞眉头一皱,她没有说话,而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看来你的失忆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重。”通天嘿嘿一笑,淡淡的说了一声。

    “灵体夜游是什么意思?”我爆喝一声。

    “灵体夜游的意思就是灵魂出窍,能在夜间行走,与常人无异。”欧阳菘瑞缓缓的说道。

    但我立即意识到不对。

    “那白天呢?”我紧张的看着欧阳菘瑞。

    “白天不能出门,就和鬼魂一般。而且由于我没有肉体,意识会渐渐的退化。”欧阳菘瑞说的淡漠异常,似乎说的并不是自己。

    “那?”我立即翻阅着娲给我留下的记忆,希望能找到解决的办法。

    “灵魂本就脆弱,特别是你的灵魂,能将你恢复到夜游形态,已经耗费了我不少的力量。”通天道。

    终于,我在娲的记忆中找到了解决的办法。

    日游!

    这是灵魂出窍的最高形态,可以让自己的灵体如正常人一般在白天行走。但日游有一个前提条件,那就是必须有肉体

    “如果我抢回了欧阳的肉身呢?”我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抢回肉身的话,我可以依靠肉身继续修炼下去。但。”欧阳菘瑞说道这,微微的摇了摇头。

    “怎么了?”我连忙说道。

    “肉体与灵体是不能分离太久的,人之终极毕竟在初级阶段还是太弱了,离开了肉体的她,已经不能与之完美的融合。”通天道。

    “所以说现在的肉体对我来说,那就是鸡肋,只能作为我修魂的辅助,况且现在只有命魂的我修炼起来将更加的畅快。”欧阳菘瑞异常理智的说道。

    听着欧阳菘瑞的话,我微微的摇了摇头。欧阳菘瑞这次醒来的变化有点大了。

    以前欧阳菘瑞虽然道术高深,但却有一个宋代女性的思维。她的所有思想都是围绕着我来转。

    而现在呢,她想的却是修炼。

    我希望我的感觉是错误的,毕竟欧阳菘瑞刚刚才苏醒。

    “那胖子呢?什么叫做灵魂方面已经死了。”既然欧阳这边暂时对肉体的渴望不大,那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救回胖子。

    “从他身上出去的那个东西,就是他灵魂。”徐福嘿嘿一笑,缓缓的说道。“在生命和灵魂方面,现在的人类研究的太少,充其量只懂一些皮毛。在道术的应用方面,你虽然有点造诣,但道术的根你却并不懂。”

    “你想说什么?”我眼神一冷。

    “看见他身上那条龙印不。”徐福淡淡的说道。“那是道术,关于灵魂的道术。”

    “灵魂的道术?”我喃喃自语了一句。

    在娲的记忆中,对灵魂方面的道术知之甚少,但对灵魂道术确实有所了解。而这灵魂方面的道术,最早就是出现在了虚族身上,乃是灵族所创。

    虚族?

    我立即想到了终极和赵元佐。难道是他们?

    “通天道祖是生命方面的大师,灵魂方面他只能依靠本能办事。但老夫不同,老夫精通灵魂道术。他的命现在只有老夫能救,只要找到那条龙,一切事情,都,好,办。”

    徐福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那是一字一句。他近贴着我的脸,一脸邪笑的看着我。

    “通天道祖,咱们的契约还算吗?”我再次喝道。

    “我对灵魂方面的造诣确实不高,他的命只能徐福大法师来救。”通天道祖的声音渐渐的传来。

    “现在,你可以说出那条龙的下落了吗?”徐福再次邪笑道。

    胖子身上的那道黑烟本来就与我没关系,告诉徐福并大碍,但问题是他和通天为何对这龙印的事情如此在意。

    这龙印牵扯到的应该不光是灵魂道术那么简单。

    “这是?”欧阳菘瑞这时站定在了胖子身边,一脸疑惑的看着他。“无影龙玺?”

    “无影龙玺?”我一听到这个,立马就知道徐福的目的了。他们真正想找的是无影龙玺,但他们没想到的是欧阳菘瑞也知道这龙印的来源。

    “既然你知道了,那老夫也就明说了。这无影龙玺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它来无影,去无踪,在华夏留下的传说都是这东西闹的。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徐福道。

    “最重要的是这无影龙玺中有关于灵魂道术本源的秘密,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在灵魂和生命方面真正融合的东西。”通天道。

    “难道它不是你们造的?”我有些疑惑的问道。

    “是我们造的,但灵族当年也曾得到过它,它是我们研究灵族秘密的一个重要参照。”通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