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08章 四只死党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怀揣着五千块的现金,还有一张存着两万块的银行卡,朱小君登上了返回彭州的火车。【愛↑去△小↓說△網w  qu 】

    是火车,不是高铁。

    不是人家唐氏医疗集团抠门,那天宫琳给朱小君的车票的确是高铁票,而且还是商务座。可是到了火车站,朱小君只犹豫了三秒钟便决定把那张票退掉,换成普通火车的硬座票。

    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朱小君知道高铁上不准抽烟,他受不了。

    你说啥?从省城到彭州市的高铁才一个小时,有多大的烟瘾还受不了?

    好吧,好吧!朱小君实际上就是为了省下那两百多块的差价,他就是小气抠门铁公鸡。

    怎么啦?你咬他去呀?

    勤俭朴素是我们中国人的优良传统,人家朱小君……两百多块在彭州市都可以做个大保健的了。

    ‘光吃’‘光吃’了四个小时,朱小君终于踏上了故乡的土地。

    那感觉……

    其实一点也不好!

    因为,刚一出站,朱小君就被人给削了一顿,而且,削他的还是一个不男不女的货。

    “你个猪头,胆敢欺骗老娘,让老娘高铁站火车站的来回折腾了好几趟!”

    朱小君双手抱住了那货拧着他耳朵的手,大声讨饶。

    敢这么拧朱小君耳朵的人这世上绝对不超过三个。一个是朱小君他老爹,虽然现在仍然存在拧朱小君耳朵的欲望,但基本上没有实现欲望的机会。第二个则是朱小君小学时的班主任老师,不过估计这会在街上遇见的话,朱小君都已经认不出来了。第三个……

    第三个就是朱小君的女同桌,从初一开始一直到高三的女同桌。

    你说得对,初中男女同桌也就罢了,没见过高中也时兴男女同桌的。

    对此,该说些什么好呢?

    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猿粪吧!

    朱小君读初一的时候,他们班的男生和女生都是奇数,而老师非得要省下一张课桌,所以,朱小君就和那不男不女的货猿粪到了一张课桌去了。

    等读了高中,朱小君和那货仍猿粪到了一个班,而且这个班的男生女生还都是奇数……于是,猿粪继续被发扬光大。

    这货长的不赖,身材也很ok,可偏偏生就一副比爷们还爷们的性格。人家女孩子初中高中的时候都喜欢看看韩剧,追追明星什么的,可这货却偏喜欢耍枪弄棒,什么跆拳道空手道截拳道……说来说去就是一个非常霸道。

    最可悲的是,这货还超喜欢当老大,收下的第一个小弟便是朱小君。

    哦,忘了介绍一下这货的大名了。

    这个不男不女的霸王龙一般的货有着一个很不错的名字:秦璐。

    秦璐拧着朱小君的耳朵,把他扔进了一辆七成新的警车中……这货如今已是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

    “猪头,你怎么空着手出来?”

    “昂!要不你给我整幅手铐带上?”

    “去!老娘是说你的行李呢?”

    “扔了!”

    秦璐发动了汽车,也不管逆行不逆行,便冲出了车站广场。

    “混球和四蛋呢?”朱小君问道。

    混球的大名叫胡恩球,若是用拼音打字的话,连着打保管你打不出这三个字,打出来的绝对是‘混球’两个字,所以,胡恩球就有了这个光荣的绰号。

    四蛋的大名叫石磊,这俩字完全拆解开后就是四个‘石’,而‘石’字又为容量单位,多音读dan,同‘蛋’字同音,于是喜获‘四蛋’称号。

    而朱小君,在高中同学中被叫做‘猪头’。

    混球、四蛋和朱小君,都是秦璐在高中时收下的小弟。

    偷偷地说一声,秦璐秦老大也有个响当当的别称,小弟们背地里都管她叫禽兽。

    “他们俩一个去占位子,另一个去排队买烧鸡。”

    对排队买烧鸡朱小君很明白,彭州市有一家李记烧鸡,据说好吃无比,乃是秦老大的最爱。可吃个饭还要占位子……朱小君就有些不明白了,就算去大排档,那也不至于要占位子呀!

    秦璐开着车,冲锋在彭州市的主干道上,发觉到朱小君的困惑,笑着解释道:“你还不知道吧,彭州刚开了一家全聚德,我靠,那生意好的,都不接受电话订座。”

    朱小君大惊失色,道:“你老人家打算在全聚德吃烧鸡?”

    前方是一个路口,秦璐猛地一打方向盘,朱小君瞬间产生了漂移的感觉,吓得他连忙抓紧了旁边的扶手。

    “怎么?在全聚德不能吃烧鸡?老娘今天还就给他演一出鸡鸭恋了,不服啊?”

    不知怎么的,朱小君竟脱口说道:“鸡鸭恋?一鸡三鸭……”

    说完朱小君就后悔了,连忙改口:“我说的是一鸭三吃……”

    秦璐‘嗞嘎’一声把车子停在了路边,两道利剑一般的目光投向了朱小君:“下车!”

    朱小君的一头乌发差点就竖了起来:“我就是口误而已,你不会在这打……”

    秦璐表情严肃,指了指对面:“到地了,这儿不让停车!”

    顺着秦璐的手指方向,朱小君看到了‘干聚德’三个亮闪闪的大字……那led招牌的‘全’字的上面一个‘人’和下面的一个‘一’没了光亮,变成了一个小小的很不协调的‘干’。

    干……?

    朱小君压抑已久的春心开始荡漾起来。

    在省城读书的时候,人穷志短,只能半夜三更跑网吧里某个角落里浏览那些有码****的图片,然后再找个合适的地方撸上一发。那天,当朱小君拿到了宫琳给他的那张银行卡,就曾打算找个地方好好地大保健一下,可后来,伟大计划却被打架事变给耽误了,再后来,光惦记着陈老五欠了他的钱。

    但今天不一样了,朱小君口袋里有五千块的现金,另外还有一张存了两万块的银行卡,若不好好地干上一次大保健,那也忒亏待自己了。

    干!

    朱小君一边想着大保健,一边跟秦璐胡恩球石磊他们仨碰着杯。

    然后趁着秦璐上厕所的空挡,朱小君连忙向胡恩球请求道:“混球,喝完酒找个地方放松一下呗?”

    胡恩球两眼放光:“唱歌么?好啊!我这就打电话来安排。”

    唱歌?唱歌的地方有大保健么?

    朱小君正盘算着是不是纠正一下胡恩球对他的提议的理解偏差,就听到了秦璐的声音:“唱歌好啊!老娘老早就想去吼几嗓子了。”

    朱小君顿时有种五脏六腑被掏空的感觉,悻悻地问秦璐:“你不是去厕所了吗?”

    秦璐摸了下鼻子,回道:“厕所人多要排队,只能先憋着了。”

    六年同桌,秦璐学会了朱小君摸鼻子的习惯,只不过,朱小君是在说谎话的时候习惯摸鼻子,而秦璐则是习惯在无奈的时候摸下鼻子。

    胡恩球对唱歌视乎已经是迫不及待,打过电话后,对哥几个说道:“都安排好了,走吧?到那边咱们接着喝!”

    秦璐也表示赞同:“走!卧槽,这鸭子一点都不好吃。”

    跟在胡恩球和秦璐的身后,石磊给了朱小君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然后附在朱小君耳边悄声道:“等唱完歌,撇开他们俩,我带你去个地方,绝对的东莞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