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17章 是男是女
    “四蛋的老婆怀孕了,想找你帮个忙。”

    充分发泄了的秦璐气喘吁吁地坐到了朱小君的对面,顺手从茶几上摸起了朱小君的玉溪,往自己嘴巴里塞了一支,只是叼着,却没点火。

    “人流?还是堕胎?”朱小君从秦璐手中抢过烟和打火机,点上了一支。

    “流什么流?人家只是想找你帮个忙,看看是男是女。”

    朱小君抽着烟,瞄着秦璐,一脸的坏笑:“万一是个不男不女哩?”

    秦璐翻了翻眼皮:“找打是不?”

    朱小君连忙摆手:“我可不是那个意思!我刚到医院,医院的人都不熟,你让我怎么帮忙?”

    “四蛋家里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他老妈就盼着能亲手抱上个孙子,你也知道,四蛋他老妈时间不多了!”

    朱小君当然知道。

    一年前,四蛋他老妈被查出来了肺癌晚期,虽然幸运地做了手术,但这种病的生存期实在是不长,除非是奇迹发生,否则的话,四蛋他妈很难活过两年的时间。

    四蛋和他的女朋友是大学时的同学,这俩货原本打算拼搏两年后再谈婚论嫁,可四蛋老妈得了这种病,一切计划便只能推倒重来了。

    这俩货匆匆忙忙地举办了婚礼,然后又急急切切地展开了造人运动。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俩货居然在结婚当月便怀上了,算日子,现在应该是四个月左右的孕期。

    “这忙我得帮,不过,我就是想知道,万一查出来四蛋他媳妇怀的是个丫头,那该怎么办呢?”

    “堕胎!重来!”秦璐轻描淡写,似乎她就能做了主。

    “四蛋为啥不直接跟我说?”

    “妈了个巴子,你个死猪头还好意思说这话,昨晚上我们哥几个给你打电话,一连打了十几个都不见你接。”

    朱小君想起来了,那会他正在手术室中做手术呢,等回到科里,又因为郭老二的那句话严重伤害了朱小君,使得他竟然忘记了给哥几个回个电话了。

    朱小君拍了下脑门:“这事怪我。”

    说着,朱小君给四蛋去了电话。

    “哥们,这事在肿瘤医院办不了啊,一来是因为肿瘤医院太正规,人家b超师犯不着做这种事,二来哥们跟人家也不熟,要是等混熟了再办也来不及不是?这事啊,我老爹有办法!我这就回家去找我老爹,你等我电话吧!”

    放下了电话,那边秦璐也要告辞:“老娘还在上班呢,就不留在你这吃午饭了,死猪头赶紧去办四蛋的事,要是办不好或是耽误了,小心你那双耳朵。”

    朱小君下意识地捂住了耳朵。

    送走了秦璐,朱小君开始思考该如何找他老爹来帮忙。

    儿子找老爹帮忙很困难么?

    估计天底下最容易的事情就是儿子找老爹办事了!

    可那是一般情况下。

    对朱小君而言,找老爹帮个忙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知子莫若父,反过来,知父莫若子也一样能够成立。

    朱小君很清楚他老爹的个性。这个老家伙,除了对赚钱感兴趣,其他的事,能躲就躲,从来不喜欢往自己身上揽事,包括他亲生儿子的事。

    刚好也到了该吃中午饭的时候了,朱小君出了门,买了点熟食,又拎了瓶他老爹最爱喝的泸州老窖,打了辆车,直奔了他老爹的诊所。

    这是一个中医凋零的年代,朱小君他老爹的朱氏祖传中医的招牌也是日渐式微,一天接不到十来个病人,大可以用门可罗雀来表述其境地。

    朱小君拎着酒菜走进了他老爹的诊所,老家伙头也没抬一下,便知道了进来的人是谁。

    “你个小兔崽子,就在家里睡了一觉就见不到人了?这几天你死哪去了?”

    “我这几天都在肿瘤医院呢!刚上班,忙的很,就没来得及再回家。”

    老朱同志这才抬起头来,仔细打量了一下他家儿子:“你说个啥?啥肿瘤医院?你说你在肿瘤医院上班?”

    朱小君将那几包熟食摊开在他老爹的面前,有转身去拿了两只一次性纸杯,打开了酒瓶,给他老爹满上了。

    “是啊,我现在是肿瘤医院普外科的一名外科医生,哦,当然,得等到我拿到了职业许可证,才能真正称得上是一名外科医生。”

    老朱同志盯着朱小君,不自觉地把鼻梁上的老花镜往下拉了拉:“吹!你就吹吧!”

    “我还真不是吹,朱大梁同志,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完全可以去一趟肿瘤医院,实地考察一番再说。”

    朱大梁没跟朱小君继续较真,他端起酒杯咪了一口,砸吧砸吧了嘴唇,品出这酒的品质还算不错,于是直接闷了一大口。

    “说吧,你个小兔崽子,是不是又缺钱花了?”

    朱小君撕了个鸡大腿递给了他老爹:“能不提钱么?提钱多伤感情呢!”

    朱大梁吃着鸡腿,喝着小酒:“不是缺钱?你个小兔崽子,又闯了什么祸了?”

    朱小君陪着喝了口酒,又夹了块猪头肉扔进了嘴巴里:“我就不能孝顺孝顺你老人家么?”

    朱大梁眯着眼呵呵笑了起来:“这太阳还是真打西边出来了哦,好吧,你不说的话就收拾起这些吃的喝的赶紧滚蛋……”

    朱大梁说着,就要替朱小君动手收拾。

    “呃,这姜还是老的辣,好吧,我什么事都瞒不过你,我认输了!”朱小君赶忙拦住了,又给老爹的杯子添满了酒:“我有个哥们,你认识的,就是四蛋。他老婆怀孕了,想用b超照一照,看看是男是女。”

    “几个月了?”

    “四个多月了!”

    “嗯,四个多月应该能看出来了。不过啊,做这种事可是违法的呀,一旦被抓住了,那可是要吊销诊所执照的哦!”

    “四蛋又不是外人,怎么会……”

    “不是外人?人心隔肚皮,谁知黑白红?算喽,这个钱还是不挣的好啊!”

    “要多少钱?”

    朱大梁伸出了一个巴掌。

    “五十?”

    朱大梁伸出的那个巴掌纹丝不动。

    “五百?”

    朱大梁收回了那只巴掌:“熟人价,少一分都不成。”

    “到哪去照b超?”

    朱大梁指了指里屋。

    “你这儿不是中医诊所么?怎么也弄起西医那套玩意了?”

    朱大梁叹了口气:“西医那一套好使啊!老子这不是与时俱进嘛,要中西医结合才有出路啊!”

    “便宜点吧?我叫你十声好老爹还不成?”

    “你就算叫到明天早晨也白搭,你以为老子会摆弄那玩意?老子请的可是市一院的退休b超师,干这种活,少不了花钱的。”

    朱小君深知这老家伙的个性,遇上了难得的能宰上一刀的生意哪里还会顾忌自家儿子的面子,于是便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沓百元大钞,数了五张出来:“我先替四蛋把这钱垫上了,朱大中医,你安排个时间呗。”

    朱大梁紧盯着朱小君手中剩下的那一沓大钞,心有不甘地接过那五百块,口气中颇有些后悔的意思:“今晚上吧,晚上没什么人,干这种事,得避开人。”

    两个月之后,朱小君跟一个上来进修的乡镇卫生院的医生在一块喝酒聊天,不知怎么的就聊到了用b超来看男女的这个产业,那乡镇医院的哥们告诉朱小君,说在乡下干这个活很赚钱,查一个可以收一百块……

    才一百块!

    朱小君当时就蒙了,他老爹可是扎扎实实收了他五百整哦,是行情价的整整五倍之多,黑!真他老婆的黑!

    再后来,朱小君跟他们医院b超室的一个哥们喝酒,也聊到了这件事,那哥们摇了摇头,告诉朱小君,这种事他们一般不会做,如果是熟人,实在推脱不开的话,那至少也得包一个四位数的红包。

    四位数?那就是至少一千块!

    朱小君听了当时就气顺了,他老爹才收了他五百块,比起肿瘤医院来,整整便宜了一半,值!真他妈de值!

    有意思的是,四蛋他老婆当时查b超的结果是千真万确的男孩,可半年之后生出来的时候,却意外地变成了女孩。

    而四蛋他妈,早在孩子出生前三个月便离世了,老人家临走的时候,拉着儿媳妇的手,一句话也没说,可大家都知道,老人家是想告诉四蛋他老婆,等生了,到她的坟前给她说一声,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她都会欢喜。

    出于对四蛋的歉意,朱小君专门请教了一位资深的b超专家,那位b超专家答疑说,婴儿在母体子宫中因为体位的问题,会出现脐带折回的现象,而在b超影像下,就可能显示为小jj的样子来,出现误诊也就很好理解了。反过来,一个男孩,如果体位不佳,还不到小jj的影像,也有可能被看成个小女孩。这种几率虽然不高,只有百分之一二,但摊上了,也就成了百分百。

    四蛋对这个意外的结果倒是欢喜得很,他私下里对朱小君说,其实他最希望的还是生个女孩,膝下有个女儿,可能会操心十几年,但会幸福一辈子,反过来,若是有个儿子,可能会开心十多年,却会烦恼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