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21章 应对会议
    冲榜加更一章。据权威科研机构研究表明:在老烟冲榜期间,为本书投推荐票的人在2016年度定会好运连连、富财双至!赶快来投票吧……

    ------

    朱小君在来的路上就打定了主意,责任自己来扛,决不连累其他任何人。这件事的后果最多就是把他给开除了,若是真被肿瘤医院开除了倒也省心,省得被那个姓宫的使唤来使唤去,尽干些自己不乐意的事。

    所以,当刘跃进含沙射影地把责任推给朱小君的时候,朱小君并没有怎么生气,他甚至连站出来辩解一番的欲望都没有。

    可是,没想到葛辉却站了出来。

    “我补充两点,第一,我认为刘主任对那个斜疝病人选择的手术方式没什么问题,更谈不上什么错误。第二,今天上午,那病人的两个儿子并没有和解的迹象,相反,他们俩在医生办公室中非常嚣张,已经到了影响我们正常办公的境地。”

    稍作了一下停顿,葛辉又说了一句:“我承认,我们这些医生都很怕事,怕把病人家属的火气引到自己身上。但朱小君医生却能挺身而出,虽然在做法上有所欠冷静,但是他的行为是正义的,是值得我们大家尊敬的。”

    葛辉说完了,用着一种极为严肃的目光环视了一圈,这才坐下来。朱小君注意到,葛辉的目光唯独没有扫描到刘跃进。

    刘跃进也是个老糊涂,他跟那俩货的交锋是在医生办公室中,进行的过程及内容,大家伙都知道的一清二楚。这种情况下,刘跃进还敢信口雌黄地把责任硬生生推给朱小君,只是他片面的认为朱小君是个刚毕业的小医生,大家伙不会因为一个小医生的利益而得罪与他。

    没想到,刘跃进的如意算盘还没开打便被葛辉给摔破了。

    闹了个大红脸不说,还把朱小君给彻底得罪了。

    袁德刚未作任何评价,而是把目光投给了朱小君:“朱小君医生,你也是当事人,你来说说,当时是怎么一回事?”

    朱小君清了下嗓子:“那俩货在办公室里瞎闹腾,还对刘主任动手动脚的羞辱欺负,我看不惯,就让他们有事去找医务处。没想到,那俩货就把火气发到我身上了,各位领导、前辈,我承认当时有些不冷静,年轻嘛,总是血气方刚,一时没能控制住,就跟他们俩干了起来。”

    “那干赢了吗?”门口传来了吴大院长的声音。

    会议室中,众人连忙起身,迎接吴大院长,唯独马大主任,只是稍微欠了下身子,算是给吴院长表示过了。

    吴院长径直走到正中的主座上坐下来:“朱小君,你还没回答我呢,你干赢他们两个了吗?”

    朱小君隐晦一笑,答道:“完胜!”

    吴大院长笑着点了点头:“好!年轻人有气魄有胆识!他们被你打怕了,所以才会跟你约架,是吗?”

    朱小君答道:“我想是这样的。”

    “你应战之后,就没叫帮手吗?”

    朱小君毫无停顿,随即答道:“叫了!”

    会议室中顿时响起了一阵嘈杂,晚报上报道德事情看来并不是空穴来风啊!

    吴大院长敲了敲桌子:“安静,各位,安静!让我们听完小朱小君的话。”

    “我是叫了帮手!我虽然年轻冲动,但我并不愚蠢,一个人去打人家十几二十,那是在电视电影中才会出现的场景。所以,我在去医院大门的时候,就已经叫了帮手,只不过,我叫的帮手是个警察。吴院长,就是你上午在医院门口见到的那位秦警官。”

    吴院长转过身来看着马宗泰:“马主任,这件事你怎么看?”

    马宗泰在医院的威望不比吴院长差多少,甚至在某些领域上还要领先于吴院长,此刻,吴院长点了马宗泰的名,大家都知道,这不过是吴院长在借马主任之口来引领会议的走向。

    果然,马宗泰一开口就让大伙领教了他的与众不同。

    “事情已经出来了,我们在这儿讨论原因和责任,纯属浪费时间。现在我们最应该做的是商讨对策,想想该怎么做才能把晚报的负面影响降低到最小程度。”

    马宗泰的话音刚落,吴院长就表示了赞同:“马主任说得对,说得好啊!咱们现在不是在浪费时间吗?没事的时候,咱们尽量不要惹事,但已经惹了事,就不要怕,就不要把责任推来推去,要想办法把事情给解决了。有时候,一个正确的解决办法,往往会使坏事变成好事呢!我觉得啊,晚报这件事,只要咱们应对得当,就一定能把局面扭转过来,到时候,不就等于晚报给咱们上了一次免费广告么?”

    顺着马大主任及吴大院长的话,政治部的魏恒立即接了上来:“彭州市的媒体不止晚报一家,咱们可以把其他媒体的记者请过来,澄清事实,让他们作一篇公正的报道,以正视听。”

    袁德刚紧接着补充道:“对外联络办公室的薛主任也在,你不是认识很多媒体的记者么?明天把他们都请过来,咱们开一场新闻发布会,身正不怕影子斜,咱还怕了他晚报不成?”

    薛家强道:“记者嘛,我倒认识一些,请过来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咱们该怎么对记者说呢?挨打的是千真万确的病人家属,打人的也是千真万确的道上混子,咱们要是说不好的话,只怕会越描越黑啊!”

    刘跃进此时插话道:“那就让朱小君来说清楚嘛,把那帮黑社会的来历说明白,把医院澄清了……”

    刘跃进这么一说,大伙都安静了,把目光全都投向了朱小君。

    毋庸置疑,刘跃进说到了事情的关键,晚报的那篇报道,最伤人的就是那波突然出现的黑道分子,虽然晚报并没有直接说明这些黑道分子就是医院请来的打手,但字里行间,却暗示着事实即使如此。

    若是能以铁的事实来证明医院跟这帮黑道分子没有星点关联的话,那么晚报的这篇报道就失去了大半杀伤力。

    “刘主任的意思是让我承认那波打人的凶手是我朱小君叫来的?”朱小君笑眯眯看着刘跃进:“我不知道这么说好不好,如果领导们认为这样就可以解决这场危机的话,我朱小君没啥意见,愿意撒这个谎!”

    “屁话!”吴院长爆了粗口:“简直是胡闹!”

    众人顿时安静了,注视着吴院长。

    “那些记者是你们家亲戚?就这么听话,你让他们怎么写他们就怎么写?老刘主任啊,你这儿……糊涂啊!”吴院长说着,指了指脑袋:“让朱小君来撒这个慌,是简单了,可经不起推敲啊!那帮记者是唯恐天下不乱没有做文章的题材,你这么一来,他们要是刨根问底,把谎言揭穿了,谁来兜底?到时候,假的也变成真的了!”

    “报案吧!让警察把那帮打人的黑道分子给抓起来,审明白了不就没问题了?”袁副院长此时改变了自己的初衷,又提出了一个新的思路。

    薛家强摇了摇头,直接否了袁德刚的建议:“警察愿不愿意抓是个问题,就算抓到了,人家咬死口说是医院请的,怎么办?”

    葛辉也赞同道:“打人最多拘留十五天,这点处罚,对那帮混黑道的人来说,毛毛雨,算不了什么的。”

    袁德刚上来了脾气,把笔往桌上一丢:“那你说该怎么办?”

    薛家强和葛辉都闭上了嘴,他们能找到理由反对别人的意见,却想不出能站得住的办法。

    刚一冷场,朱小君忽然说道:“我倒是有个办法……”

    吴院长直接打断了朱小君:“你能有啥好办法?你小子,不给我惹事就阿弥陀佛了,还指望你来想办法解决困难?”

    马大主任也跟从着吴院长的话说道:“让你来是让你把事情讲清楚,这种事太复杂,你个毛头小伙子能有什么好办法?好了,你就听着就好了!”

    朱小君只能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会议开了一个多小时,你这样说我那样讲,到头来,谁也没能提出一个令众人信服的办法。

    最后,还是吴院长做了总结。

    “这样吧,明天呢,薛主任辛苦一下,请几个关系过得硬的记者来一趟,我亲自给他们讲一讲事情的原委,先把问题搅浑了,浑水才好摸鱼,大家说对不对啊?”

    谁会说不对呢?

    还都等着散会回家哩!

    一散场,马大主任就叫住了朱小君,说是科里有点东西要让朱小君帮个忙,给他搬到车上。

    朱小君自然答应了。

    马大主任交代的东西是两箱富士苹果,虽说不是太重,但是路程却不近,等朱小君把那两箱苹果搬到马大主任的座驾的后备箱的时候,双臂也累的有些酸了。

    “上车,咱们找个地方聊一聊。”马大主任对朱小君发出了邀请。

    朱小君虽有些不情愿,但马大主任要聊一聊的邀请是带着命令成分的,朱小君也是不得不从。

    拉开了副驾位子的车门,朱小君往后面一瞥,竟然发现吴院长居然坐在后排座上。

    “老马,去春来茶馆吧,那边清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