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23章 接受采访
    半分钟,足够了。

    朱小君只戴了不到二十秒钟的时间便摘下了眼镜,他已经感受清楚了兰欣的想法。

    做为彭州电视台最金牌的栏目,《彭州热点》一项秉承着公正客观的栏目宗旨,而兰欣此次前来肿瘤医院,也正是想客观公正地复原此次事件的前因后果,给彭州人民一个说法,也给这个社会一个交待。

    嗯,这女人的思想还算是正直!

    可就在朱小君准备摘掉眼镜的时候,从兰欣的大脑那边又传来了另一个信息,而这个信息,则使得朱小君吓了一跳。

    兰欣对医生尤其是肿瘤医院的医生似乎很反感。

    朱小君不由得把眼镜在鼻梁上多留了五秒钟,可惜的是,除了能够接受这两条信息之外,别的却一无所获。

    “这眼镜是我一个好朋友送给我的,现在镜片被打破了一只,我都不知道该到哪儿去配。”朱小君在这二十秒左右的时间中,说着无关紧要的废话,用来掩盖他的真实意图:“美女主持,你见多识广,要是知道在哪能够配这种镜片的话,可得告诉我一声哦。”

    兰欣笑吟吟地等待了朱小君这二十秒的时间,待朱小君摘下了眼镜,这才问道:“能说说当时都发生了什么了吗?”

    朱小君沉思了片刻,开始陈述:“刘主任是出于对病人负责,这才制定了摘除患侧****,彻底封闭腹股沟管的手术方案,最大限度地降低了疝气复发的可能性。这一点上,刘主任做的绝对没错,走到哪儿都能站得住脚。同时,这个方案也得到了病人及病人老伴的认可,在病人入院住院手术直到出院的期间,病人的两个儿子一直都没有露过面。可昨天,病人都已经出院快三天了,他们却突然找上了刘主任。”

    朱小君指了指刘跃进的办公桌:“就是在那儿,那病人的两个儿子一左一右,将刘主任夹在了中间,说个话嗓门大的要命且不说,就说那两人的口气和话语,那哪里是在跟刘主任理论啊,那分明是在羞辱刘主任啊!”

    兰欣皱了下眉头,捎带疑问:“你看不过去,所以就跟他们发生了冲突?”

    朱小君笑了笑:“我承认,我当时的确是看不过去,但是,并不是因为我看不过去,就主动和他们发生了冲突。我当时只是告诫他们,不要在办公室内吵闹,有什么事情,可以去医务处反应。那俩人可能是认为我冲撞了他们的威风,就转过来教训我来了,先对我动手的是病人的小儿子,我只不过是做了正当防卫而已。”

    “正当防卫?”兰欣笑开了:“可是,我听说你毫发无损,而那俩病人家属却被你打得血流满面。”

    朱小君白了兰欣一眼:“三十多年前,我军发起了一场自卫反击战,对手被打得近乎残废,而我军基本上可以算作毫发无损。美女主持,按你的理论,是不是对那场战争的性质也有所怀疑呢?”

    兰欣无言以对。

    朱小君不依不饶:“当然,三十多年前你还没出生,或许不了解。”

    兰欣张了下嘴,刚想说些什么,却又被朱小君抢了先:“我应该是错了,看你的长相,那会子应该已经上小学了。”

    连珠炮式的三句话,将兰欣憋了个大红脸。

    兰欣自打出道以来,还是第一次被采访对象搞得如此狼狈。当然,兰欣并不担心她会在节目中丢了形象,因为回去之后,栏目组还要对这次采访进行视频剪辑。

    饶是如此,兰欣也是被气得涨红了脸。

    停顿了五秒钟,兰欣才恢复了正常:“好吧,我向你道歉。”

    得饶人处且饶人,朱小君随即换了个笑脸:“他们欺负人在先,当然,我下手也确实重了点,可是,你要知道,他们是两个人啊,二打一,我若是不下重手的话,只怕这会子你也只能在病床上采访我了。”

    为了能把这采访进行的尽量顺利,兰欣只能忘却掉刚才的不快,她带着一贯的笑容:“那么,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

    朱小君不假思索:“他们吃了亏,面子下不来,于是便向我发出了约架,我当时也是血气冲头,想都没想,就应下了。”

    “约架?”兰欣做出了一种不可思议的样子来:“能解释一下么?”

    朱小君刚想解释,却突然意识到,这是个套!

    他马上改口道:“这是那俩人用的词,我起初跟你一样,也不怎么明白,后来才知道是双方约定了时间和地点,各自找了帮手再打上一架的意思。”

    兰欣淡淡一笑:“你答应他们的约架之后,去找帮手了么?”

    朱小君显得很无奈:“我是一名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医生,我周围的朋友无非是高中或大学的同学,若是搞一场辩论会,我随时可以找来十多个帮手,但是说是打架,我想,就算把我所有的同学朋友都叫来,也不够人家痛打一顿的。我刚才说了,我之所以会答应了他们,纯粹是因为我当时被血气冲昏了头,冷静下来之后,我也很后悔,很后怕。”

    “但你还是按时去了约定的地点!”兰欣的笑有些不怀好意的味道:“为什么会这么做?”

    “面子!”朱小君回敬了兰欣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男人的面子,女人的裤子,都是丢不起的!”

    兰欣变了脸色,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朱小君医生能说出这种话来。你说他是爆粗口说脏话吗?可他的字里行间却没有一个不雅之字。听上去虽然让人觉得很粗俗很不雅,但细品一下,却觉得还真是有道理。

    好吧,这些疑难问题都交给制片去处理吧,神奇的剪辑师会施展鬼斧神工的剪辑功夫来对付的,自己的任务还是要让这个朱小君医生爆料出别人尚未掌握的内幕来。

    兰欣捋了捋头发,让自己镇定下来:“你没有报警吗?”

    朱小君隐晦一笑:“可以说没报警,但也可以说报了警。”

    “怎么讲?”兰欣紧逼了一步。

    “我有个高中同学,她现在就是警察,我给她打了个电话,向她求助。这个行为,我不知道算不算报警。”朱小君拿出了烟来,抽出了一支,放到了鼻子下嗅着,却没有点上:“我是一名医生,我的天职是治病救人,而不是打架斗殴,所以,我希望能通过我那个做警察的朋友的出面,来制止这场闹剧。”

    “那么,你那个警察同学到场了么?”

    “到了,可是她来晚了一步,在她赶到现场之前,突然出现了一辆面包车,从车上跳下来四五个人,冲着另外一帮人就打了起来。当时,我并不能确认那些挨打的人都是些什么人,而打人的那几个,我根本不认识,和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那么,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

    朱小君笑了笑:“既然和我没有一毛钱的关系,那我能做什么?随后我那位警察同学赶来了,控制住了现场,而我,也就回家了。对了,昨天我是下夜班,所有的事情,都是发生在我的业余时间。美女主持,我在家做的那些事,你是不是也想听一听?”

    兰欣露出了职业的笑容,伸出手来跟朱小君握了下:“不必了,谢谢你,朱小君医生,谢谢你接受《彭州热点》栏目的采访,先就这样吧,再见!”

    朱小君将兰欣和那名摄像记者送到了电梯口,等电梯的时候,朱小君像是自语:“这么漂亮美丽的女主持,为什么会讨厌医生呢?真是可惜!”

    兰欣转过脸看着朱小君:“为什么会这么说我呢?你又是如何判断出我讨厌医生呢?”

    朱小君一撇嘴,笑道:“你要是不讨厌医生,那为什么不留下来,让我请你吃顿午餐呢?不要告诉我你没有时间,因为一顿午餐,或许你可以得到更深层次的信息。”

    呃~这个问题一下子倒把兰欣给难住了,唯一恰当的托词还被这个朱小君医生事先堵死了。

    不过,兰欣也不是盏省油的灯,朱小君的提问分明是在给她挖坑,对付这种手段的最有效办法就是不讲理:“既然你这么说,那好吧,我承认我就是讨厌医生,所以,我只能对你说抱歉,谢谢你的午餐邀请了!”

    刚说完,电梯到了,朱小君只能悻悻然目送着兰欣上了电梯。

    电梯门关上之后,朱小君照着自己的脑门来了一巴掌。

    “朱小君啊朱小君,你怎么这么****呢?怎么会见一个喜欢一个呢?那兰欣怎么会是你的菜?省省吧!”

    可内心中却有另外一个声音响起:“怎么啦?英雄难过美人关,我朱小君乃是当代英雄,喜欢美女那是理所当然,有什么拉不开脸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