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24章 钓鱼
    本尊也有舵主了!鸡冻的本尊是浑身肥肉漫天飞舞啊……昨天虽掉榜,但今天必须加更!

    ------

    隔了一天,宫琳终于回到了彭州,并在第一时间里约见了朱小君。

    宫琳开着她那辆玛莎拉蒂,带着朱小君,到了郊区的一个水库旁边。

    “喜欢钓鱼么?”

    朱小君摇了摇头:“太沉闷,不喜欢。”

    宫琳从后备箱中拿出了两套精美的渔具,给了朱小君一套:“学着点,钓鱼可以锻炼人的沉稳。”

    朱小君接过那套渔具,学着宫琳,做了些准备工作:“我还不够沉稳么?”

    宫琳斜了朱小君一眼:“你觉得呢?”

    朱小君干笑一声:“平时吧,我觉得自己已经足够沉稳了,可是一见到你,我就知道我错了,那种莫名的冲动,一波接着一波,当真是暗潮涌动,若不是光天化日,还真想被你侮辱一下我的肉体。”

    宫琳弄好了渔具,向岸边走去:“这个想法听上去很有创意,朱小君,有时候我就在想,什么样的子弹才能打穿你的厚脸皮呢?”

    朱小君跟在宫琳身后,嘟囔道:“你说我厚脸皮?我那是为了生存而装出来的,其实,我是个很害羞的大男孩,不信的话,你脱掉了衣服试一试?我保管会羞得满脸通红。”

    宫琳摆放好了渔具,下了诱饵,将鱼钩抛入了水中:“好了,该说正事了。这件事你做的很不错,老五应该带话给你了,是吗?”

    朱小君学着宫琳的样子,也抛出了鱼钩:“恕我直言,我对你策划的这件事很反感,可能用反感这个词不太恰当,不过我实在找不出更适合我的感觉的词汇了。宫总,这种做法,对肿瘤医院的伤害只是暂时的肤浅的,过不了多长时间,老百姓就会忘了此事。”

    宫琳转过头看着朱小君:“如果我们连续做上几次,积重难返,不就可以达到我们的目的了吗?”

    “你以为肿瘤医院的吴院长是吃干饭的?你以为人家就不会反击?咦~怎么回事?”朱小君正说着起劲,忽然看见自己的浮标猛地一沉,他下意识地拉起了鱼竿,只觉得手中沉甸甸的,禁不住站了起来:“哇塞,这么大一条啊!”

    宫琳叹了口气:“你的运气还真好!”

    朱小君将那条鱼拉上了岸,笨手笨脚地取下了鱼钩,将鱼放进了鱼篓中,沉入了水面之下,却忘记了重新安放鱼饵,便再次将鱼钩抛出。

    “这件事猛一看上去挺有效,可是啊,经不起推敲哦!若是被对手抓住了破绽,顺藤摸瓜,你不光达不到目的,说不准还会令唐氏蒙羞!”

    宫琳不由得放下了鱼竿,愣愣地看着朱小君:“接着说下去!”

    “我敢跟你打赌,赌资五毛,赌这件事的原始策划者并不是你!”

    刚恢复了一点正常状态的宫琳再次愣住了:“何以见得?”

    “咱还是钓鱼吧!”朱小君坏坏一笑,晃着脑袋道:“看破不说破,你好歹也是我的老板,面子总是得给你留足不是?”

    话刚说完,朱小君的浮标又是猛然一沉,有了经验的朱小君急忙拉起鱼竿。

    呃呵,又是一条不小的草鱼。

    没有安放鱼饵的鱼钩,竟然能钓上鱼来?

    宫琳是看到朱小君忘记了安放鱼饵的,她原本想着不说,留着笑话一下朱小君,可现在,她只有张着嘴巴吃惊的份了。

    “好像我刚才忘记了在鱼钩上放鱼饵了?卧槽,这样都能钓上鱼来,看来我朱小君还真是个天才!”朱小君说着,颇为得意地看了眼还在吃惊状态中的宫琳。

    朱小君将鱼从勾上取下,拉起了水下的鱼篓,放进了刚钓到的鱼。这边,宫琳也恢复了常态,她从随身的坤包中拿出了一张银行卡,在朱小君的面前晃了晃。

    “这张卡里有一万块,原本是想做为奖金发给你,可是,你说话只说一半,把我惹生气了……”

    “一万块?你拿一万块就想征服我?”朱小君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他将身子向宫琳的身边凑了过去,深深地吸了口气,嗅着宫琳身上的香味:“好吧,你又赢了,不过,我可不是被那一万块给征服了,我是被你给征服的。”

    宫琳笑吟吟地看着朱小君,晃动着那张银行卡:“说吧,把你想说的,能说的,都说出来,这张卡就是你的了!”

    “宫大美女,你虽然表面上很职业,为了自己的职责,对对手会毫不留情且不择手段。不过,你的本性却很善良,事实上你是一个不愿意伤害别人的女人。”朱小君开始跟宫琳胡扯起来,对人的性格,朱小君并没有什么分析能力,但是他知道,女人都爱听奉承的话。宫琳是个不折不扣的女人,再怎么冷酷严肃职业,也逃脱不了女人的天性。

    果然,宫琳那双冰冷的眼神中流露出了些许暖意。

    “还有,你们唐氏虽然掌握了一定的暴力手段,但是,你却不怎么喜欢用暴力来解决问题,因为,你是一名智者!”朱小君的马屁是一个接着一个:“而前天那个事件,我只能说策划者是一个缺乏智商崇尚暴力的人,跟你比,相差甚远。所以,我断定,原始策划者肯定不是你。”

    “说下去!”宫琳的双眼中透露出一种异样的神采。

    “这个策划者也不会是你们唐氏的人。你是唐氏集团的总经理助理,若策划者是你们唐氏的人的话,那么,你将会拥有极大的对策划方案的修改权利。按照你善良的本性,依照你过人的智慧,这个策划将会被大篇幅的修改,至少,不会出现暴力手段。”朱小君顿了下,观察了一下宫琳的表情,那女人正聚精会神地听着,朱小君的心里更有了底:“这个策划者,是肿瘤医院医院的人,而且,位置尚高,你必须尊重他的意见!”

    宫琳双眸中那异样的神采越发浓烈:“这个人会是谁呢?”

    “一加一等于几?”朱小君突然莫名其妙地冒出了这么一句,不等宫琳反应过来,朱小君用手指做出手枪状,对着宫琳的脑袋:“啪!连这个都不知道,留着你有何用处?”

    “一加一等于几?”朱小君第二次问出这话。

    宫琳笑了笑,配合道:“等于二啊!”

    朱小君又用了手指做出手枪状:“啪!你知道的太多了,我不敢留你啊!”

    宫琳明白了朱小君的用意,笑着回道:“你放心,你不是说我心地善良,不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吗?除非你朱小君背叛了唐氏,否则的话,你的安全不会受到任何人的威胁。”

    朱小君撇着嘴笑开了:“我相信你!那好,我就回答你刚才的那个问题。这位医院的大佬,也就是那件事的策划者,就是肿瘤医院的主管医疗业务的副院长叶兆祥。”

    宫琳愣住了。

    过了许久,她才缓和过来,长长地吁了口气:“你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

    朱小君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智慧!用智慧加上科学的分析推理,没有什么可以瞒住我。”

    “那你还知道些什么?说出来我听听。”

    朱小君盯紧了宫琳,神色中透露着色色的味道,以颇为猥琐的口气道:“我还知道,这些天里,你做梦梦到过我。”

    “嗯,还有吗?”宫琳对朱小君的这种卑劣手段竟然完全免疫,根本没受到任何干扰。

    朱小君怎么也想不到,宫琳竟然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他的这句带有挑逗性质的推断。朱小君说出这句话,可不是天马行空信口开河,他的的确确是做了推断了的。

    对于宫琳来说,搞垮肿瘤医院是她的一项重要工作,那么像宫琳这种比较敬业的人,肯定会对如何搞垮肿瘤医院而日思夜想,做为她手中的一颗重要的棋子,朱小君出现在她的日思夜想中,也是理所当然之事。

    朱小君只是想用着这么一种带有调侃戏谑性质的推断来打乱宫琳的思维,干扰一下宫琳的情绪,从而使宫琳在言谈举止之间露出一些隐藏了的东西。可惜啊,宫琳确实是经验老道,根本不上朱小君的当。

    “没了!这两天,我就思考了那么多,都端出来了!”无奈之下,朱小君转变了策略,以守为攻,逼迫宫琳开口说话。

    可宫琳只用了一句话便击败了朱小君:“你的这些推断暂且不去评论,你刚才说到前天的那件事对我们的目的作用不大,我想听听你的详细分析,还有,既然你做出了这样的结论,那么想必你也有了更好的方法,一并说出来听听吧。”

    如果没有那张合约,如果不是担心唐氏对付自己的手段,朱小君会有一百种方法来对付宫琳。可是,他签了那张合约,拿了唐氏的钱,如果宫琳一旦跟他翻脸的话,他就要赔付唐氏六十余万的巨款。

    这期间,朱小君也想过一些策略来解决他跟唐氏之间的问题,可想来想去,也没能想到什么好办法,从他那天自作聪明地拿了宫琳的存了两万块的银行卡开始,朱小君就已经陷入了一个死循环。

    二十万的违约赔付款他是还不上,因为还不上,索性就接受了更多的报酬。接受了更多的报酬,就意味着一旦违约要赔付的金额则更为巨大。

    到了今天,朱小君感觉到自己就像是一只粽子,浑身上下都被那张合约捆的严严实实,无法动弹。

    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万一掉了,那馅饼也不是真正的馅饼,至少有九成九的可能性是个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