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25章 水库论谈
    为老烟的第一个舵主加更,同时感谢所有打赏老烟的兄弟姊妹,你们的支持是老烟最大的动力!

    ------

    “那种事,如果能坐实了,对个人的攻击性确实很大,但是对医院来说,伤害只是个阶段性的。老百姓看病,信奉的是医院的医疗水平,而支撑了医院的医疗水平的,是那些专家。若是想把一家医院给搞残废,最好的办法就是奔着那些专家下手。”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唐氏应该加大挖人的力度?”

    朱小君摇了摇头:“挖人这种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就像我们普外科的马主任,你们唐氏能挖的走吗?挖不走马主任,你把他下面的六个治疗组的组长全都挖过去,也无济于事,因为老马可以在很短的时间里再扶持起六个组长出来。话再说回来,那六个治疗组的组长你又能挖的动么?民营医院啊,短时间内是成为不了医疗界主流的,医生们都是清高之人,宁为凤尾而不为鸡首。钱,可以使我朱小君这样的人迷失了方向,但唐氏挖来我朱小君这种层次的医生,又有什么价值呢?”

    宫琳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很对,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我们才不得已出此下策,想让肿瘤医院这个竞争对手自己垮掉,这样的话,我们不光在效益上会得到直接的实惠,在人才引进上,也会容易许多。”

    朱小君淡淡一笑:“可是,你却用了这么一个招数,这招数只会使肿瘤医院的专家们更加团结!我来跟你举个例子,就来说说美帝这个国家,他们为什么乐此不疲地在外面招惹是非?我看过一片分析文章,说的很有道理,那片文章认为,对美国来说,在外面的争端及战争,都是化解国内矛盾的最佳最有效的手段。也就是说,当美帝的国内矛盾激化到不可调和的时候,在外面找个敌人打上一打,就会把民众的注意力转移了,从而化解了原本化解不了的内部矛盾。”

    朱小君说得太多,感觉到口干舌燥,不自觉地从口袋里摸出了香烟,点上了一支:“我不知道肿瘤医院现在的内部矛盾有多大,但是不管多大,只要外部出现了一个强敌,而这个强敌很有可能会压缩了他们的生存空间,那么,内部矛盾将会被搁置,大家伙会不约而同地调转枪口,一致对外。”

    说完这些,朱小君闭上了嘴巴,专心抽烟。

    而宫琳则陷入了沉思。

    许久,宫琳才开了口:“你说的很有道理,这么做下去,确实有可能适得其反,非但不能搞垮肿瘤医院,相反,还会使他们更加团结。可是,不这么做又有什么别的好办法么?朱小君,你知道么?集团给我下达的任务很紧迫,三个月内,若是达不到目的的话,你我都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宫琳说到后面,无论是表情还是口气,都有着一股可怜的意味。

    朱小君的心里禁不住一阵抽搐,他最见不得女人的那种可怜巴巴的样子了,怜香惜玉,原是英雄本色,尤其是对宫琳这种姿色上佳的女人。

    “正如你所说,我能够认清楚这些道理,就定然有了更好的办法。”

    “拜托,朱小君,你就别再卖关子了……”宫琳眼巴巴看着朱小君,手中的鱼竿却被咬了勾的鱼儿猛然一挣,差一点脱手。

    这是在岸边,宫琳又是个女人,难免会有所惊慌。

    朱小君趁机过来帮忙,一把拉住了宫琳,只是用力有些大,没把握好分寸,将宫琳拉进了自己的怀中。

    怀拥香玉,岂能不陶醉?

    宫琳从朱小君的怀中挣脱出来,面色如霜,正欲发作,哪知朱小君却突然说道:“别生气,别发火,生气发火对女人的容颜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

    宫琳愣了愣,终究忍了下来:“你什么时候能正经一点啊?”

    朱小君嘿嘿一笑:“想看到我一本正经的样子么?告诉你,我只有在夜里睡觉的时候才会一本正经。”

    宫琳白了朱小君一眼:“你说,我当初怎么就鬼迷心窍地选了你呢?除了耍贫嘴,你还会干些什么呢?”

    宫琳用了一个‘干’字,这让朱小君不由得想入非非了。

    再加上刚才的怀拥香玉,朱小君感觉到局部地区开始有了强烈反应,他连忙坐了下来,调侃道:“我啊,也就两件事不会干,其他的都没问题。”

    宫琳来了好奇心:“哪两件事呢?”

    “这事和那事!我是这事也不会那事也不会,除此之外,什么事都没问题。”

    宫琳被逗乐了,笑出了声来。

    “这就对了么,你这么一个大美女,整天绷着一张脸,不是暴殄天物么?你看,你笑起来多美啊!”

    任何女人在面对别人对她容颜的赞美的时候,都是愉快的。

    宫琳收住了笑,但面容却仍旧带着笑意:“朱小君,谢谢你,好长时间了,我都没有过像今天这么开心地笑过了。”

    见好就收,这是朱小君一贯奉行的泡妞计策,像宫琳这样的女人,相比许月和刘燕,更是急不来,只能是温水煮青蛙,而且还要是最小的火才行。

    “你开心就好,既然你已经开心了,那么接下来,咱们就可以进入最关键的环节了,听我说我的计划。”

    宫琳捋了捋头发,安静下来。

    “二战的时候,法国修建了一个马奇诺防线,号称是人类史上最为坚固的一条防线。事实也的确如此,德国人若是正面进攻的话,拿下那条防线,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可是,德国人却根本没打算从正面进攻,他们兜了个弯,绕到了马奇诺防线的后方,结果怎么着?德国人几乎没费一枪一弹便拿下了这条史上最为坚固的防线。”

    “表面上看,是德国人聪明,会打仗,可深入研究一下,那些法国人都是吃干饭的么?就没有一个法国将领能看到马奇诺防线的致命弊端么?肯定不是。其中原因很多,但有一条最为重要,那就是法国政府出了问题。”

    “宫大美女,你刚才说,你的压力很大,三个月内若是达不到目的,你我都没有什么好下场。我朱小君烂命一条,光着脚不怕穿鞋的,唐氏能怎么对付我呢?干掉我?有意义么?大不了我朱小君从此浪迹天涯,过一种居无定所四处漂泊的日子罢了。无法接受这个结果的是你,你已经习惯了高贵的生活方式,一旦失去了,才会有生不如死的感觉。所以,你要记住,我所做的一切,可以说是为了帮你!”

    宫琳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朱小君说的最后一段话,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是感觉上,却像是被绕了进去,她张启嘴唇,就要反驳朱小君的这种厚黑式的说辞。

    朱小君却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我明白,你心里一定不服气,好吧,我换一种说法,咱们俩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要活活一对,要死死一双,所以,我们两个一定要精诚团结,不要像法国的马奇诺防线一样,因为内部问题,而被敌人不费一枪一弹便攻克了。”

    这种说法让人听起来舒服多了,宫琳舒展开眉头,点了点头。

    “我们做到了精诚团结,巩固了我们的马奇诺防线,那么,接下来就要寻找敌人的矛盾点,激化它,放大它,让敌人自顾不暇,让敌人的堡垒从内部开始崩塌。对肿瘤医院来说,这个矛盾点就是叶兆祥和吴东城之间的争斗。”

    宫琳已经完全被朱小君的思路给征服了,她有些迫不及待地向朱小君表示了认同。此刻,朱小君却停了下来。

    朱小君曾经读过一则笑话,说是有个猪贩子,赶了二十头猪,晚上路过一个寡妇的家,向寡妇借宿。寡妇起初不肯,可耐不住猪贩子苦苦哀求,勉强同意了猪贩子在她家的柴房里将就一夜。哪知猪贩子在柴房里呆了一小会就得寸进尺,以两头猪的代价,换来了在寡妇卧房地面上睡一夜的条件。之后,猪贩子再一次得寸进尺,又以两头猪的代价上了寡妇的床,上床之后,自然不肯安分,以剩下的十六头猪为条件,换来了云雨一番的应允。猪贩子很卖力,就在寡妇尽情享受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第二天,猪贩子赶着二十一头猪离开了。

    怎么会多出一头猪呢?

    因为,当猪贩子停下来的时候,轮到寡妇开始央求了,最后,猪贩子不单把自己的猪都收了回来,顺便还把寡妇的仅有的一头猪也赚到了手。

    这则笑话据说是哈弗的一个营销案例,朱小君管不了这则笑话的出处,但是他却从这则笑话中得到了许多感悟,比如说泡妞,一开始就要死缠烂打,怎么不要脸就怎么来,但是等火候到了,就得收着点,要把对方的那股劲给勾起来。

    现在,他把这一招用到了宫琳的身上,停一停,卖个关子,把宫琳的那股劲勾一勾,相信得到的结果一定比趁热打铁还要好。

    果然,宫琳的双眸中流露出迫切的神情:“怎么不说下去了?刚说到关键的点子上啊!”

    朱小君笑了笑:“我的计划早已经考虑成熟,现在说还是过会再说,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而你必须要跟我说实话,不能对我有半点欺骗。”

    宫琳沉思了片刻,最终还是点了头:“你问吧,我保证不隐瞒任何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