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27章 小牛一把
    郭老二上午做的这台直肠癌手术的病人是一个七十二岁的老太太。

    老太太慈眉善目,搭眼一看便知道是个文化人,修养颇高。老太太的血管天生的比常人要细,这对护士来说是个挑战,就算是业务水平最过硬陶丽娟护士长,也很难保证一针见血,每次挂水打针,往往要扎上两针三针,甚至更多。

    但老太太从来没有责怪和抱怨,对护士总是说:“不慌,孩子,慢慢来。”

    老太太对医生们更是尊重,朱小君每次经过四十八床的时候,老太太总会热情地跟朱小君打个招呼,若是床头有些水果的时候,就会招呼朱小君拿上几个尝一尝。

    这样的病人原本是医生和护士最喜欢的。但是,对普外科的医生护士来说,那个老太太却是极难伺候的一个主。

    因为老太太的背景实在是复杂深厚。

    据说,老太太有两个儿子和两个女儿,大儿子从了政,是省里一号首长的秘书,二儿子走了学术路线,是彭州市一所高校的系主任,大女儿和大女婿都是个商人,两口子一同经营着一间年销售额约为一个亿的科技公司,而小女儿则嫁给了一名老红军的孙子,那名老红军的孙子继承了爷爷的事业,在彭州警备军区中挂着上校的军衔。

    老太太被查出得了直肠癌之后,大儿子原本想把老太太接到省城去治疗,可老太太就只认马宗泰,执意要请马宗泰来为她主刀手术。

    大儿子为此还专门去了趟省人医,拜会了省人医的魏大主任,魏大主任对马宗泰的水平是赞口不绝,这才打消了大儿子的顾虑。

    这种层次的病人,对医生护士来说,有着一种无形的压力。

    今天上午,准备多时的手术终于实施了,马宗泰亲自主刀,郭老二一助配合,近三个小时的手术进行的非常顺利。

    老太太术后被送进了icu(重症监护)行麻醉复苏,一个多小时后转回普外科,这期间,所有的事情都很正常。

    可是,等下午刚上班的时候,巡回护士忽然发现老太太的腹腔引流管中流出了鲜红色的液体。巡回护士不敢怠慢,急忙汇报了陶护士长,陶护士长也不敢断言,又立即汇报了马宗泰和郭老二。

    马宗泰和郭老二一前一后相差不到一分钟赶回了科里,此时,老太太的腹腔引流袋中已经有了将近两百毫升的鲜红液体。

    “是二次出血,不用再犹豫了,送进手术室吧!”

    马宗泰很遗憾地摇着头,做出了决定。

    直肠癌这种病,绝大多数会发生骶前静脉丛的增生,而骶前静脉丛会有诸多细小静脉穿梭与骶骨骨缝之间,在手术中根本做不到完全暴露。因此,在直肠癌手术中,手术者都会格外注意骶前静脉丛,生怕一个不小心碰到了,弄破了。

    马宗泰做这类手术可谓是经验老道,整台手术对骶前静脉丛保护的都很好,手术结束后,还特意观察了一会,确定了骶前静脉没有问题,这才关了腹。

    可是,老太太的年龄放在那儿,这个年龄段的人,骨质难免会疏松一些,这给骶前静脉丛的增生提供了空间,因此,老太太并发的骶前静脉丛增生相对要严重一些。

    手术中虽然对骶前静脉丛的保护很到位,但这并不代表手术过程中就没有损害到骶前静脉丛。可能是术后从手术室到icu,再从icu到病区病房,两次移动,病人因体位改变而拉扯到了术区,使得手术中无意间损害到的但没有被发觉的骶前静脉丛的细小分支破裂而出血。

    若是年轻一点的病人,可以先给予一些凝血药物,破裂的细小静脉也有可能自我闭合。但老太太的年龄太大了,凝血功能原本就差,再加上老太太的背景问题,马宗泰不敢冒险,宁愿折损一些面子,也要求得最终的安全。

    上了台之后,沿上午的手术切口再次打开腹腔,暴露了手术区域后,证实了马宗泰在病房中的定论,确实是骶前静脉丛破裂而导致的二次出血。

    然而,破裂的是骶前静脉丛的细小分支,出血点隐藏在了骶骨骨缝之间,正常暴露的手术通道根本无法确定出血点,若是想在直观状态下找到这个出血点的话,那么只有扩大手术切口,从骶骨侧方来寻找出血点。

    这个方案,稍有些经验的外科医生都会否定,因为这样做,对病人的伤害会加大,而找到出血点的可能性仍然很低。

    唯一的办法就是压迫止血。

    马宗泰、郭老二以及上午上台的两名医生,轮番上阵,对老太太进行压迫止血。

    各种止血材料都用上了,可那个出血点却不见消停。

    一晃眼,就是三个小时。

    手术室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

    这期中,郭老二曾建议过用止血胶水来配合压迫止血,可尝试后却发现毫无用处。因为出血点太深,而且应该在骶骨的侧方,止血胶水很难起到理想的作用。

    这真是一个特殊案例,饶是马宗泰数十年的外科经验,也只能是采用最原始的压迫止血办法,至于结果,也只能是听天由命。

    这个时候,朱小君来了,左手拿着那副造型奇特还缺了个镜片的眼镜,右手拎着一袋子红牛。

    “你们都累了吧,喝点红牛解解乏。”朱小君将手中那袋红牛递给了郭老二,然后又对正在台上坚持的一个进修医生道:“哥们,你再坚持一会,我这就去洗手,回来换你。”

    朱小君将那眼镜放到了物品柜中,去洗手了。

    十五分钟后,朱小君洗了手,换了手术衣,上了台替下了那个进修的哥们。

    手术室中压抑的气氛稍有缓解。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的样子,马宗泰休息够了,再次上了手术台。

    “松开手,看看情况怎么样?”

    朱小君拿开了手,和马宗泰一起仔细地观察着,似乎,血止住了。

    “老二,上台,血好像止住了!”马宗泰的声音里含带着浓郁的喜悦。

    郭老二重新换了手术衣和无菌手套,上了台。在朱小君给他让位子的时候,郭老二对朱小君竖了下大拇指:“福将啊!朱小君,你这一露头,好事就来了。”

    这个时候,最安全的策略是确定了不再出血之后,保留压迫用的凡士林纱布关腹下台,等一天后,出血点彻底闭合了,再上一次手术室,把凡士林纱布取出来。

    若是这样做的话,那么马宗泰的面子就彻底折了,因此,他决定冒险,台上取出凡士林纱布。

    小心,再小心。

    马宗泰和郭老二两人极为小心的取出了纱布,然后就看到血又汩汩地冒了出来。

    马宗泰一声长叹,吩咐郭老二重新填塞纱布,继续压迫止血。

    这时,朱小君叫了声身后的那进修哥们,让他帮自己把那副眼镜戴上。

    戴上了眼镜的朱小君站到了马宗泰刚才的位子上,只瞥了一眼,便清清楚楚地看到了那个出血点——骶骨尾端后壁的骨缝中,一根微小静脉断裂后缩进了骨缝里。

    “拿电凝刀来,我看见出血点了!”

    器械护士下意识地准备了电凝刀,就要递给朱小君,却被郭老二一把拦住了:“朱小君,你开什么玩笑?电凝?搞不好会加大出血速度的!”

    “我没开玩笑,我很清楚自己要干什么,你知道我朱小君是个怎样的人。”朱小君知道,这眼镜他戴不了多久,于是又向身边的进修医生请求道:“哥们帮我摘下眼镜,擦擦汗!”

    那哥们帮朱小君摘下了眼镜,却没看到朱小君的脸上有汗水。

    马宗泰在一旁严肃地问道:“朱小君,你确定看清楚了?”

    朱小君转过头,对着马宗泰道:“马主任,我确定刚才看得一清二楚,那个出血点就在骶骨尾端后壁的一个骨缝中,不过现在出的血太多了,看不清楚了。”

    马宗泰点了点头,他也看到了,出血点就在骶骨尾端的后壁上,只是相对于半个毫米不到的出血点,那骶骨尾端后壁的面积也忒大了。

    “把电凝刀给他!”马宗泰发出了命令,然后站到了朱小君的背后,拍了拍朱小君的后背。

    “郭主任,麻烦你帮我清理一下积血,我能看清那个出血点的时间非常短,我们必须配合好!”朱小君说完,开始做深呼吸。

    他最多只能有三十秒钟的时间,超过了这个时间,他就有可能发生眩晕,若真是晕倒了,那可就好看了。

    有了马宗泰的命令,郭老二虽然很不情愿,但也只能无可奈何地按照朱小君的吩咐,老老实实地用纱布去清理积血。

    朱小君见郭老二清理的差不多了,长长地吐出了口气,对那进修哥们道:“帮我把眼镜戴上,我只有带着这副幸运眼镜,心里才会踏实。”

    为了节省时间,朱小君闭着眼戴上了眼镜,然后伸手接过器械护士放到自己手中的电凝刀,然后深深地吸了口气,睁开了双眼。

    整间手术室中,只有电凝刀发出的‘呲呲’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