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sodu > 都市小说 > 医道无间 > 第028章 要出事
    赵世宏终于忍受不住了,如果说他母亲下午的突发情况还属于他能够理解的范围,那么第二次进手术室居然用了近四个小时就超出了他的包容范围。

    赵世宏在手术室门口焦虑地来回踱步。

    大姐、二弟、小妹,以及大姐夫、二弟媳、小妹婿,一家人,都把目光投向了赵世宏。

    长兄如父,即便是大姐,对他也是言听计从,这个家,他一个人撑起了一多半。

    为了控制住自己的焦虑,赵世宏先是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他爱人是个贤妻良母型的女人,要不是远在省城,要不是还得照顾正在上小学六年级的儿子,那么守在老母亲床边的一定是这个大儿媳妇。

    家里一切安好,爱人说,她已经跟单位请了假,并把她妈妈接到了省城来陪伴儿子,她订好了明天的高铁票,中午时分便可以赶到彭州来侍候婆婆。

    有着这样的爱人,赵世宏感觉到很欣慰。

    但欣慰解决不了目前的焦虑,赵世宏犹豫再三,终于拨通了省人民的魏大主任的电话。

    电话里,赵世宏将母亲的情况简单说了一遍,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焦虑所在:“魏主任,你说止个血能用这么长时间么?是不是我妈妈的手术出了什么差池了呢?”

    魏大主任先是干笑了两声,然后宽慰赵世宏:“放心吧,老马的水平我是知道的。听了你刚才的说法,我们可以明确你母亲的出血速度并不是很快,这就说明出血点很小,几年前我也碰到过一例类似的病人,止血也花了三个多小时,况且我那个病人的一般情况比起你母亲来要好多了,至少在凝血机制上很正常。好了,你就定定心,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赵世宏无话可说了,只能悻悻然挂上了电话。

    这边刚把手机揣到了衣兜中,就看见手术室门上的警示灯灭了,紧接着,出来了一个护士。

    “马主任让我来通知一下病人家属。”护士一开口,赵世宏的姐姐姐夫妹妹妹夫弟弟弟媳便呼啦一下围了上去。

    “我妈怎么样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

    “我妈没危险吧?”

    叽叽喳喳,根本容不得那护士说下去。

    赵世宏在人圈之外咳嗽了两声:“都别抢,听人家护士说。”

    众人这才安静下来。

    “马主任说,病人的出血点止住了,现在情况很稳定。马主任让我来通知家属,为了避免再次出现像上次的意外,马主任决定缓慢复苏麻醉,这样的话,恐怕病人会在icu中多呆一段时间。”

    赵世宏长出了口气,只要母亲能康复,多住一段时间的icu又有什么问题呢?

    又过了大概十分钟,老太太被推出了手术室,儿女们迅速围了上去,跟着运送母亲的推床去了icu。

    赵世宏只是看了母亲一眼,为母亲收了收被角,便目送着母亲去了icu,他还要留在手术室门口,他要等着马主任郭主任他们,他要在第一时间对这些手术者说一声谢谢。

    也没让赵世宏等多久,马宗泰带着郭老二朱小君他们出了手术室,赵世宏迅速迎了上去,一把握住了马宗泰的双手,两眼噙着泪,道了声:“谢谢!”

    一声谢谢之后,赵世宏竟然凝噎了。

    他对父亲的记忆只到了十二岁,从那之后,母亲含辛茹苦,一个人把他们姐弟四个拉扯成人。成年后,赵世宏忙于工作,一年见不上母亲几次面,若不是这一次母亲要动一个大手术,他也不会向领导请假回家。

    毋庸置疑,赵世宏是个大孝子。

    马宗泰将双手解脱开来,然后拍了拍赵世宏的肩膀:“出现这种意外,也不是我们想看到的,你母亲二次出血,而且出血点极其隐蔽,找不到出血点,就只能依靠压迫止血,可你母亲的凝血机制很不好,用了促凝血的药物,效果也不佳,若不是我们的朱小君医生的眼睛好使,恐怕这手术时间还要有一会呢!”

    赵世宏从刚才的激动状态恢复了过来,他急切地问道:“你是说后来是朱小君医生帮助止的血?哪位是朱小君医生?”

    朱小君笑了笑:“我就是朱小君,赵先生,你母亲的出血点封闭的很彻底,马主任又安排了缓慢复苏,以避免病人因咳嗽或躁动等因素造成的体位过度牵扯,一定会安全康复的,你就放心吧!”

    赵世宏伸出双手来,握住了朱小君的双手:“朱医生!年轻有为啊!这真是强将手下无弱兵呐!”

    郭老二此刻插话道:“你们熬了整整一天了,现在病人送进了icu,要等到明天早晨才好回到病房,你们家属也帮不上什么忙,这样吧,留一个人下来就好了,其他人都回去休息吧!”

    赵世宏摇了摇头:“这都快七点钟了,马主任郭主任,你们辛苦了一个下午,连口水都没来得及喝,我在医院对面的皇城酒家定了个房间,咱们随便吃点再回家?”

    马宗泰苦笑道:“不行啊,郭主任和朱医生今晚值夜班哦!”

    赵世宏是体制内的人,知道这脱岗的严重性,听到了郭主任和朱医生二人值夜班,也只好作罢了自己的邀请:“哦,是这样啊,好吧,等哪天各位有时间,我一定好好安排一下,不为别的,就图我老母亲的一个高兴,各位,这可是我老母亲给我下的死命令,你们一定得帮我这个忙哦!”

    马宗泰应允下来了。

    那天的夜班意外的清闲,因为没啥事好做,不到十点钟,郭老二和朱小君便进了值班室。照例,在睡觉之前,这二人得先聊上几句。

    闲扯了几句话之后,郭老二说出了他最想说的话:“朱小君,你那副眼镜很奇怪哦?”

    朱小君的小心脏陡然颤动了一下,在手术室,他是不得已才拿出那副眼镜来用的,若是因此而泄露了眼镜的秘密,那可是得不偿失了。

    “你说的是造型么?二哥,我只能说你out喽,现在市面上,比我那副眼镜的造型更奇特的多了去了。”值了几次夜班,朱小君也跟郭老二混熟了,私下里不在称郭老二为郭老师或郭主任。

    郭老二丢过去一支香烟,自己也点了一支,抽了口烟,郭老二道:“我说的不是造型,怎么说呢?你啊,戴上了那副眼镜,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朱小君赶紧搪塞:“换了个人?不会吧,莫非你是想说我戴了那副眼镜特别帅气不成?”

    郭老二摇了摇头:“不是帅气,是神气,显得特别有自信!”

    朱小君不想就眼镜的事情跟郭老二过多纠缠,于是岔开了话题:“二哥,听说那个老太太的大儿子是省里一个高官的秘书,是真的吗?”

    郭老二将只抽了一半的香烟丢到了地上:“你别打岔,咱还是说你那副眼镜,朱小君,拿过来让你二哥试试呗?”

    “那眼镜是……”

    “你怎么变得婆婆妈妈了,二哥又不打算讹你的,就是想戴上感觉感觉。”

    朱小君能给他感觉感觉吗?朱小君敢给他感觉感觉吗?

    正犹豫着,朱小君忽然想起了那眼镜的功能——只对女人有作用。

    而值班室只有他跟郭老二两个大男人,想必就算给了郭老二戴上一戴,也没啥大不了。

    “那好吧,你在这儿等着,我去给你拿。”

    等朱小君拿来了那副眼镜,郭老二戴上了,对着值班室的镜子左看右看:“还别说,这眼镜戴着挺舒服的。”

    朱小君在心里一秒一秒数着时间,当数到了二十个的时候,连忙哄着郭老二摘下眼镜:“二哥,你拿下眼镜看看眼镜腿上刻的那行字。”

    郭老二顺从地摘下了眼镜,而朱小君则暗暗地长出了口气。

    眼镜腿上还真有一行小字,只是那行字英文不是英文,法文不是法文的,郭老二看了半天也没能看得懂。

    别说郭老二看不懂,朱小君用了百度翻译,试了几十种语言,都没能翻译出来。

    郭老二没看懂那行字,也不愿意把眼镜还给朱小君,而是重新戴上了,继续照镜子。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敲响了值班室的门。

    郭老二的位置就在门口,随手就打开了房门。

    门口站着的是值小夜班的许月,而郭老二戴着那副眼镜,正看着许月。

    “我滴个老天爷啊!”朱小君在心中发出了一声哀叹:“这不是要了本少爷的老命了呀!”